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8395
用户名:  我是贝贝
昵称:  是贝贝也是秀逗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7-25 03:23

削发铭志

所住的X山路段上的按摩院遭整顿,生意每况日下,对街的一家按摩院盘出去了,不久,一家簇新的发廊开了张。爱开玩笑的某男街坊说,对街的店从洗小头变洗大头。当然不止洗的范围扩大了,里面的服务员性别也换了,每次我路过往里瞄——清一色的年轻男子拿着剪刀在那聚精会神地盯着大头,左一刀右一刀地,看似很忙。工作人员的性别换了以后,工作范围也扩大许多,男女通杀,大小通吃。

 

我是N年不进一次发廊的人,四年前在女友的怂恿下,到发廊弄了个大波头,进去就后悔了,太浪费时间了,没两小时以上出不来。我很怕无聊地闲坐,所以平时很少到发廊洗头,浪费时间是个原因了,还有个原因是洗头小妹不停地使劲给你挠,洗头水挠出的泡沫一层又一层还不去冲水,洗个头洗得头皮发冷,易感冒。四年前的大波早已不在,而我的头发也就蓄了四年。当干涸的发尾齐腰时,觉得该上一次发廊了。

 

发廊门口写着开业期间3.8折,选择这家剃发不是因“近水楼台”,而是那诱人的价格。连续几个晚上都有事情要处理,剃发一拖再拖。说真的还真有点舍不得,也尽量地找理由拖。《孝经》中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头发是自己身上长出来的,更何况是蓄了四年的飘飘长发。眼看发廊的开业优惠价就要到期,因工作上某环节的怠慢让我谈了两个月的Case跑单了,长叹短嘘失财后,突然想起“削发铭志”。古代男人的“削发铭志”都是剃个光光头,我乃女儿身,光头肯定不行,就来个短发吧。

 

下楼走到对街的发廊,三个年轻男子正在为顾客的头型做收尾的修改,已经很晚了,估计处理完这些收尾他们该打烊了。老板对我这个半夜十一点才来的客户还是很宽容,把我直接请到冲水龙头,并解析道,我的头发太长了,坐在椅子上挠不了,只能躺在龙头前,边挠边冲水。没想到长头发到发廊洗头还是个大工程,不知他过后会不会多收我的费?那么长的头发会用他好多洗发水哦。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来暗暗庆幸,这是头发长的待遇,如果是坐在椅子上给他挠,哪能那么舒舒服服地小酣一会?

 

迷糊中坐上椅子,只见镜子中的师傅开口问:“怎么剪?”“帮我把发尾修一下,不要修太多,至少我的头发能扎个马尾辫。”师傅麻利地把头发吹半干,接着手上多了把飞剪,梳一下剪一刀,快刀斩乱麻般地把我头发修好。一结帐,才六块大洋,没多收我的。回到家把头发一扎,马尾依旧,但感觉头顶上轻了不少。这次的“削发铭志”是没削掉型,外人看来是没有什么变化,个中的变化也只有我清楚,减轻的分量犹如卸去部分心理负担。看来头发不能一下剪得太多,心不爽一次就剪一次,越长的头发越经剪。

Tags: 生活   理发   发廊  


类别: 走过今天 |  评论(0) |  浏览(8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