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7
用户名:  E言男劲
昵称:  《话说怀城》

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8-19 20:51

乡愁品味最香醇——中国画《映日荷花》的创作始末

乡愁品味最香醇

——中国画《映日荷花》的创作始末

 

文/ 韦炳宏

       题记:我喜欢画画,就像鱼儿无法离开水,绘画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也离不开画画。我想要用画画来表达我的所想,描绘世界一切美好的景色。每当我拿起画笔,我就很快乐,因为这是一种艺术的享受。它可以让我的心情很舒畅,也可以倾诉我的喜怒哀乐,更可以把最美的东西,用最美的方式表现出来。

突接任务

在市图书馆参加市中华文化促进会成立大会结束后,作家杨旭乐送给我一本他刚出版的新书《话说怀城》,并很谦虚地道:“请多多批评和指正。”

顿时,让我受宠若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能兴奋地道:“一定好好拜读,谢谢!”

对于一个特别热衷乡情的故事迷的我来说,回到家后,迫不及待地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这不仅仅把整个贵县的历史完美阐述了一次,感觉还有根有据的给我上了一次比较全面而又有深度的乡土历史课。引经据典,考证碑记,雅俗结合,文采飞扬,比原来在网上连载的更加成熟有味,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几天后接文友韦捷兄的通知,说是代表杨兄邀请我出席《话说怀城》新书发布会,并希望谈谈读后心得。

清风轻拂鸟思春,熠熠娇阳暑气熏。

碧桂新园文客聚,书吧甘露笑声频。

走村串巷寻真迹,涉水爬山访众邻。

历尽艰难圆美梦,乡愁品味最香醇。

随后,我绞尽脑汁挤出了这首“七律·《话说怀城》新书发布会有感,兴冲冲地发了过去,就以为万事大吉了。不多时,韦兄真诚地说,还希望我能为这次新书发布会留下一张绘画作品,作为活跃现场气氛的调和油。

新书《话说怀城》,漓江出版社出版。

反复选题

接到这个艰巨的任务后,我最先想到是倪瓒的《六君子图》,通过写江南秋色坡陀上有松、柏、樟、楠、槐、榆六棵正立的树种,以树喻人。就如黄公望为其题写的诗曰:“居然相对六君子,正直特立无偏颇。”这样的体裁来表现应该不错吧,冥思苦想的我喃喃自语道。然而,在中国传统文化的题材中,世人又常用“四君子”梅、兰、竹、菊之傲、幽、澹、逸的品质来寓意圣人高尚的品德,这样也许会收获更好的效果,我的思绪迅速将“六君子”切换成“四君子”。

“花中四君子”能成为中国人借物喻志的象征,更是咏物诗文和艺人字画中常见的题材。其文化寓意各有千秋:如梅,探波傲雪,高洁志士;如兰,深谷幽香,世上贤达;如竹,清雅澹泊,谦谦君子;如菊,凌霜飘逸,世外隐士。他们都没有媚世之态、遗世而独立。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时代,能静下心来研究地方史的青年作家是九牛一毛,用在杨兄身上是最好不过的了,应该比树中的六君子更切贴些。

头绪甫定,我就开始动手画了一些小构图,但因体裁太多,总感觉不能更好的突出展现主题。

稍作思索,马上更换成“岁寒三友”图。南宋的刘松年利用万物萧疏的隆冬之笔意,在山巅上凌空独立,绘画了四季常青的松树。另一个是清代郑板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就是精神抖擞、高雅、纯洁、虚心、有节的翠竹。还有一个是北宋的王安石,“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足雪,为有暗香来”。

从树之“六君子”与花之“四君子”中拣选出松、竹、梅这“岁寒三友”,借用这种方式来表现可能更震撼人心,更加能表现青年作家杨兄对家乡历史坚毅不移的探索的精神。

2018年5月27日, 碧桂园甘露书吧,《话说怀城》新书发布会。

推倒重来

初稿一出,自我感觉效果不错。正得意之时,我爱人就笑着说,画是很好,只是画面太寒冷了些,对新书发布会主题不太合适。幡然醒悟,自己就主动换过纸,重新确定以苏东坡朱竹的方式来表现。

挑灯夜战,又作了一幅。枝繁叶茂,姿态挺拔,又有层云簇拥之势的朱竹太湖石图。翌日,我爱人又给了新的参考意见,《话说怀城》中的“怀城”正是现在的荷城,不要因为自己经常画荷,而忽略这一次就不用这个荷花体载,希望我再三琢磨一下。

茅塞顿开!真是“九言劝醒迷途仕,一语惊醒梦中人”,对于常以荷花为主题的大写意、小写意或者工笔等形式创作的我而言,那都不成问题,但要以新书的书名相关,并结合作者的事迹就得好好地思考一番了。

思虑良久的我,再次更纸,埋头苦干。晚饭后,我还是盛情地邀请爱人一起来欣赏,她品读许久后,慢慢地发表了她的看法,作为一幅艺术作品绝对是精品,但对于送给文友贺礼,而且又是一场读书会活动的主题,最好把数朵绽放的荷花再加以提炼,会更加完美。

俗话常言“听君一句话,胜读十年书”,我趁墨意还浓,锁在书屋中,深思熟虑地考究了一番,又开始精耕细作起来。

中国画《映日荷画》全图,韦炳宏作于荷城。

画作终成

最后,一幅淡墨轻岚的荷花图呈现在眼前。这次在淡墨与用笔和选材上都比前一次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一枝新出土的碧箭,正微微舒张半卷的箭荷,与那含苞欲放的荷花,显得层次分明,格外生动。与上次代表贵港市赠送台湾花莲访问团的那一幅作品相比,还要显得成熟老练得多。

我爱人一边欣赏一边赞扬地说着:“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有点诗意,那一只红色的蜻蜓,刚好从淡红色的花蕾展翅高飞,能巧妙地把鸿运当头与大展宏图溶进去,实在有意思!同时前面左边浓墨与花青大写意的荷叶,更有衬托出宏图大业之意,想得很周到嘛!细看又像摆放在书桌台面的笔筒,正好有一支笔斜插在里面,把胸有成竹的意图表现出来,比前面的作品有很大的提升。前排右边清澈见底的活水,恰好地表现源源不断给用笔之人补充新生的血液,想法还是很多的嘛!”

我微笑地告诉她,这是取源于“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诗意。

她接着又说:“中间一朵的正在盛开的大荷花,简练生动而又特别鲜艳,与顶上精雕细刻的红蜻蜓,构成了一个虚实相生的双眼,与那源远流长的主题结合,也算你有本事,用得活灵活现。后面淡墨泼法比多姿多采荷叶烘染出来,再加上交替多重、又不太引人注目的节节高的芦苇草,显得更加自然淡雅。这不但与新书的内容相融合,还给人一种“笔墨淡抹抒怀明志,笑侃红尘淡如烟雾”感觉,更让我读到的是红尘往事,生之境界,描绘灌顶的人生!”

我还是会意地笑了笑说,这个创意又是归于“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意,想着和文友杨兄多年来,一直静静地坚守在荷城贵港这一片神土上,怀着一颗恬然的心,花了数年的时间,终于把一本40万字的书撰写好,今天也是大功告成了!自己文笔不好,只能试着用画笔来表达自己同样激动之情。因此,希望《话说怀城》新书发布会取得圆满成功!    (2018年5月,于贵港)


类别: 文字 |  评论(0) |  浏览(756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