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7
用户名:  E言男劲
昵称:  杨旭乐

日历

2017 - 6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17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6-28 11:39

参加贵港市城市文化品牌座谈会的一些感悟

      上周五端午节前夕,参加了贵港市“和为贵”文化品牌总体思路调研工作座谈会。一直未能抽空将座谈会上众家的言论和会后自己的感悟写出来。这个座谈会是市委宣传部邀请广西民族大学钟海青教授率专家组到我市进行实地文化考察后举行的一个座谈会,主旨是贵港市“和为贵”文化品牌的定位讨论,参会人员包括市委宣传部、政协、旅游、文化、宗教等相关职能部门人员,以及区内文学文艺界人士:东西、凡一平、黄佩华等,他们都是活跃在广西文坛前线的桂西壮族作家群体,还有我市本土一批资深文化文艺界人士:潘大林、李柱南、黎寿光、宋显仁、钟山龙。各家均表达了自己对贵港文化的理解,对什么最能代表贵港的文化品牌进行充分的讨论,在某种程度上,部分人士的发言还是比较尖锐的。在此,E言将座谈会上各家的发言进行一个简短的总结。

      首先是潘大林作了《贵港文化范畴》的发言。大林先生显然是做足了功课,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功课也是这位容县人在浸润贵港这片土地整整二十年后的结案陈词。大林先生将贵港文化范畴罗列为十三个方面,分别是政治文化(大藤峡、太平天国、大成国)、历史文化(秦汉文化)、生态文化(荷、桂、茶)、宗教文化(佛、道、天主教、西山、南山、白石山)、民族文化(汉、壮、瑶等)、客家文化(围屋、语言、习俗)、宗族文化(姓氏、族谱、宗祠等)、民间文化(山歌、传说、故事、刘三妹、三月三、师剧、牛歌戏、麒麟舞)、语言文化(粤、壮、客)、民俗文化(节庆、婚庆、嫁娶、龙舟等)、科技文化(冶炼、陶瓷、稻作、水运、纺织等)、水上文化(疍家、龙母、禁忌、歌谣)、文人文化(历代名人、文人墨客、谪士迁翁),可谓洋洋洒洒,一气呵成。随后大林先生还将我市现存的部分历史文化遗址遗存通过课件进行了简短的介绍,包括登龙桥、孝子里、汉墓群、大南门、南江石步码头、中山公园驰道牌坊、亚魁牌坊、安澜塔、南山寺、不老松、橘井名区、龙华寺、洗石庵、白石山、白马双英等,这些都是本土历史文化爱好者耳熟能详的贵港地域特色的物质文化遗产,用与会专家的话语讲,这是一连串的历史碎片。

      第二个发言的市旅游局范东波。东波先生对“和为贵”定义为“贵港文化品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和为贵引申为荷文化不妥,并认为和为贵与和谐社会的和谐是有不同的区别,在政治概念上有与江湖文化混淆的倾向,这在主流政治中要时刻注重的敏感性议题。同时,对如何界定范围、如何赋予深刻内涵以及文化项目策划、产业包装等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第三个发言的是?志伟(忘记是姓什么)。志伟先生对近年来关于贵港名片五花八门的讨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向与会者提出了自己对贵港这座城市的名片口号:青春古郡 荷美贵港。

      第四个发言的是黎寿光。寿光先生认为贵港的荷文化讨论不应局限于市辖三区,应包括桂平市和平南县,特别是名篇《爱莲说》的作者周敦颐在平南畅岩的这个史实更应大书特书。

      第五个发言的是李柱南。柱南先生是贵县老一辈文化人的代表,发言不多,对市政府提出以和为贵的贵港文化品牌这一思路,认为贵港以荷为贵是中肯的。

      第六个发言的是凡一平。一平先生发言也不多,提出经济发达城市在于人文的光辉。对太平天国这个贵港本土元素,认为要站在全人类的高度,站在人性的角度,对这段历史给予客观真实的反映。

      第七个发言的是黄佩华。佩华先生认为谈文化,以“和为贵”作为命题负重太多,过于沉重,“和为贵”跟荷、跟廉跟莲之间颇为牵强,有些勉强。感觉佩华先生自己还作了角色调换的努力,作为一个桂西壮族作家,他企图站在贵港的角度,以贵港为自己家园的思维,认为贵港文化多重泛化,无突出重点,主流不清晰,不能像区内其他城市,如百色打红色文化,北海打海洋文化,贵港则有些无所适从,毕竟本身是多样文化特色并存。佩华先生推荐贵港作好水文化这个牌,认为水文化在西江流域绝对是一种渊源,并推崇九凌湖,建议将九凌打造建成以广东客为客源地的一个戏水圣地,以港澳珠为推介范围,以水文化加上南山及西山的佛文化为切入点,将贵港的客、壮、佛等多元文化因子汇聚于九凌这个将来港澳珠旅客的潜在目的地。

      第八个发言的是东西。东西先生提到文化是一个宽泛的话题,认为文化应该是去政治化的,但中国历史上只有在政治遇到困难时,才会搬出文化来救命,因此他认为要勇于甩掉历史包袱。此外,东西先生注重谈论了文化产业和文化事业两者的关系,他指出当今多数执政官员注重的是文化产业,但事实上文化事业才是根基,只有营造对文化重视、对文化向往的环境氛围,先做好铺垫的事业基础,才能真正做好做强文化产业。在谈及贵港本土文化题材时,他认为在太平天国这个地域文化因子只有石达开是唯一合适的题材。

      第九个发言的是钟海青。海青先生是贵港人,现为广西民族大学党委书记,是一位教育专家,是此次市委邀请文化考察专家组的领队。因此海青先生的发言也算是洋洋洒洒,在论及文化与教育,文化与文明的诸观点得到与会人士的赞同:任何文化都离不开人,文化都是人创造出来的,文化离开人就没有任何意义,文化即是人的文明化。同时,海青先生对文化培植发育的目标及“和为贵”的选择角度等顶层建筑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对贵港仅存的一系列零散的文化碎片如何形成一个基本的脉络,对和为贵这个文化品牌如何做到思路清晰、如何运用创新来支撑回这个文化品牌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此外,海青先生还提及了重大决策延续性的问题,认为像确定文化品牌这类性质的事情应纳入全市经济发展战略规划之中,通过法定的程序经过充分酝酿充分讨论并确定后,要按照既定的发展步骤、发展目标持续的接力下去。最后,海青先生认为文化是一个载体,文化也是经济发展的组成部分,贵港市要花大力气、要凝聚力量来打造高素质的文化建设队伍。在整理挖掘本土文化元素时,要有所为,有所不为,通过著作、影视剧等方式及特定项目工程来牵头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

      第十个也是最后一个发言的是黄志光同志。志光同志总结词基本上没有什么客套的措词。他简洁的回顾了贵港市提出“和为贵”这一文化品牌的来由与背景:2010年以来市委市政府召集文艺界代表,对本地的历史文化资源进行深入挖掘,提出以万寿古佛、不老松、葛洪丹灶遗址等为代表的寿文化,以宋代孝子梁诏、思湾夜渡等为代表的孝文化,以陆绩任满回乡稳船之石为代表的廉文化,以荷塘为代表的荷文化,以南山和西山为代表的佛文化,即所谓的“一梁四柱”:寿文化代表身心的和谐、孝文化代表家庭的和谐,廉文化代表执政的和谐、荷文化代表自然的和谐,佛文化代表心灵的和谐。“和”与荷城的“荷”同音,“贵”与贵港的“贵”同字。在荷寿廉孝佛五个符号中,以荷为纲,这就是和为贵文化品牌最先的初衷。志光同志的讲话代表市委市府发出了重视文化建设的声音,他认为这是贵港经济建设达到了一定水平后自然而然的一种需求,如果是在十年前,五年前提出这种思路,无疑还未能纳入市委市府的决策视线范围。他认为大林先生提及的一连串看似零散的贵港文化碎片自始自终都是一个有机整体。还谈及了其他一些方面,E言记不清了。最后,志光同志认为这次座谈会是贵港文化建设事业中的一个重要里程式碑式的研讨会,对完善、充实、反思、调整贵港的城市文化品牌大有裨益。

  相册 影集 图库 写真 美图 卡通 摄影 生活照

      最后在这里谈下自己参会的感受。首先,近年来市委市府对文化建设的思想重视程度和资金投入程度都在不断的提高,并且呈现出持续状,这次邀请专家进行文化考察及召开相关座谈会无疑是这个趋势发展中荡起的一朵小浪花。但从目前的影响和效果看,贵港市培育文化事业,打造文化产业的任务还是漫长艰巨的:贵港现有经济发展水平与地方财政收入远未能达到区内一些先进地市对文化的投入水平。其次,相当多的执政官员还未能从政绩项目中走出来,还未能理解并真正落实文化也是一种生产力的思维,在经济建设中唯GDP论依然是根深蒂固,造成这种顽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此不表。最后,说一百道一千,贵港的文化建设不是抛出一个城市品牌就可以水涨船高的,文化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但对现有的历史文化资源,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及非物质文化遗产、非文物保护单位的文化遗存,却是可以一朝一夕就可以覆灭的,想想红小兵当年对文物古迹的破坏力,而现如今有一种比红小兵破坏力更致命的杀伤性武器就是执政者的漠视:看看现如今的贵港汉墓群区域,早已被冠以国家开发建设项目浪潮而龟缩成几个孤岛;看看老贵县五门古城范围内的清民时代官署及民间建筑残余,犹如鬼城般的啸杀;看看旧县衙地腾空而起的水泥森林傲然地俯视风雨摇坠的大南门城楼;看看千年古刹南山寺破败驳离的寺门,仿如被遗弃于历史垃圾堆中。过去,已不可穿越;未来,还没有到来;而只有现在,才是唯一能够掌握的:企望执政当局能够开展具体详细的可行的有实质意义的文化建设三年计划出来,让一连串的贵港历史文化碎片能够延续,不至于三五年后,成为文化碎沫,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企望执政当局能够站在全人类的高度,以人性的视角重新修编涉及东湖周边地区的东湖综合整治项目:将东湖东面这片广大区域重新修编,整合保留市井民居,杜绝东湖东面规划建设高楼大厦,在如今西、北及南面高楼包围的窘境下,给东湖地区留下一线城市天际线,留给子孙后代一个窗口,了解贵港历史文化的窗口:登龙桥、孝子里、莲塘夜雨、恩湾晚渡、铁巷朽榕。另外,重新修编汲及县东街-西五街为轴心的郁江北岸堤园路项目:将贵县古城的南部城墙根一线的残存城垣遗迹进行保护性修缮,拆除大南门城楼上的红砖平房,最大程度的还原大南门原貌,将县东街-西五街沿江北岸辟为贵港城墙遗迹公园,在古城内地势最高的地段甚至可以考虑不连接已修至大东码头的北岸防洪堤坝以保证城墙遗迹公园的完整性及欣赏性。城墙遗迹是贵港这座城市的历史根脉。在E言看来,唯有贵港老城区两大地区的东湖周边及古城轴线-县东街西五街为代表的北岸沿江地域都能够最大程度的修复保留,才能让贵港散发出自身特有的城市异质,才能在千城中保留突出自己的地域特色:东湖周边的市井民居,代表的是本本土民间文化生活风貌;而郁江北岸边上的县东街城墙遗迹,则诉说的是这座著名历史城池的铮铮往昔岁月。

      最末,E言认为,贵港这座城市的文化品牌,不是荷文化,不是寿文化,不是廉文化,不是孝文化,不是佛文化,也不是水文化,恰恰是上述及其之外的一切文化的汇聚:贵港的城市文化品牌就是多元文化,融合文化:贵港的历史源头是本土的西瓯文化与南下的中原文化及楚文化,与西溯的滇文化,与东张的吴越文化相互交映相互吸收影响;在汉唐,通过茶马古道及南方海上丝绸之路传进了南亚次大陆的佛教文化与东南沿海乃至整个太平洋南岛语族的天后妈祖文化;到了晚清,西方传教士随着船坚利炮将天主教的十字架尖顶教堂建在了距大南门不远的地方,使贵港市辖三区至今仍保留着十几座天主教堂。从先秦时代的本土西瓯文化,历经两千多年来各式文化、各式文明的交流碰撞相互吸收,相互借鉴,形成了如今贵港色彩斑斓的地域多元文化。到今时今日,在贵港市辖三区175万人中,仍然是粤、壮、客三分天下,各占三分之一,这也是贵港诸多文化因子里,没有任何一方能够占据压倒性的一个内在原因。如今,走在贵港的大街小巷,随处可听到汉、壮、客、粤等诸语种,这些诸语种并存共生便是贵港多元文化最生动最直观的体现。

      未来,南山寺声播十里的飞来钟钟声与郁江北岸畔天主教堂里的弥撒祈祷声交织在一起,与此同时,天空中弥漫着龙母庙、伏波庙、天后宫、文昌祠、武圣宫、城隍庙、玉皇阁、武当庙、真武庙、龙王庙、北山庙、药王庙、东岳庙、三界庙、万寿庙、梓潼寺诸神的烟火,这一刻,一边吹拂着滔滔郁江的江风,一边聆听着诸神诸仙的喃语,漫步于大南门城墙遗迹公园的人们会深刻的感悟到这就是和而不同的多元之城---贵港。

 DSCN1298.JPG 相册 影集 图库 写真 美图 卡通 摄影 生活照

这是2011年在柳州举行的广西首届园林园艺博览会城市永久展园之贵港荷趣园中的“和”墙,“莲石”,及盛开的荷花地砖。

 


类别: 文字 |  评论(0) |  浏览(338815) |  收藏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