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2 - 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2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12-11 22:12

乌桕叶红

       





乌桕叶红

                    覃炜明

不久前,我在公众号《活在吾乡》推送一篇小文《家乡的霜天》,其中说到家乡霜天的枫叶,红云一般灿烂。但是因为我配图时候使用了两张乌桕的照片,有朋友误以为我家乡可能没有枫叶,所以我误把乌桕当做了枫树。

其实,吾乡以前不但有很多枫树,而且都是老树,这些老枫树开出来的枫叶,一片一片像张开的手掌,互相摩擦,发出一阵一阵清脆的节拍,这个时候枫叶红得特别明净,和古朴曲折的树身映衬,展示出一种文字根本无法描述、可能需要附加音乐才能够表达的韵律美。那是看一眼便要烙印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再加上枫叶特有的枫香,让人身处其景总有一种飘飘欲醉的感觉。

当然,吾乡也有不少乌桕,但是比较而言,乌桕的树身没有像老枫树那样显出奇形怪状。因为吾乡的乌桕总是夹杂、散落在各种灌木中,经常成为樵夫刀下的柴火,很难长出枫树那样长命百岁的样子。乌桕的美,在枝条、在叶子。乌桕的枝条,特别是有一些日子的老树,其长出来的新枝条,颇有杨柳一般的柔软,往下垂挂着;而发黄的乌桕叶子,黄得好像树上吊着一串一串金钱,红色的乌桕叶,则又像一串串红艳的小灯笼,在风中摇来摇去,让整个山野都弥漫着成熟和收获一样。如果说,枫叶的红艳有某些画家笔下油画的绚丽,那么乌桕叶的美放在大自然的色板上,就有一种水墨画的迷离。在唐人张祜的诗里,乌桕就是诗画意境中的随意一笔:

秋滩一望平,远远见山城。

落日啼乌桕,空林露寄生。

烧畬残火色,荡桨夜溪声。

况是曾游处,桑田小变更。

不过,在我的记忆中,乌桕不是因为颜色美、更不是因为枝条美而留下烙印,而是因为乌桕的实用,甚至有点神奇的功能。

乌桕木在吾乡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鸭鞥(吾乡土话,读音近euang,第三声,蹲的意思)木。为什么叫鸭鞥木?是因为乌桕叶具有跌打的功能,农村养鸭子,一旦鸭脚被折断了,只要在山里摘一把乌桕木叶回来,把受伤的鸭子放在乌桕叶上让它“鞥”(蹲)上一个晚上,鸭子受伤的脚大多数情况都能够康复。奇怪的是,本来非常好动、多动的鸭子特别是小鸭子“鞥”在乌桕叶上,就会显示出乖乖接受治疗的样子。我一九七一年十四岁初中毕业,没有升学,家里人让我养鸭。五十多只鸭子,并不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五十个人。有一次把鸭子放在生产队刚刚收割的稻田上觅食,有几只鸭子看到一边没有收割的稻子,更能大口大口的饱腹,立即不顾一切的抢吃那些还没有收割的稻穗。旁边一个花名“罗王”的女社员看到我看的鸭子不老实,疯狂抢食稻子,就大声的呼唤我:“哗,这样养鸭子的啊?吃生产队的谷子,这样好养的鸭子,我都想养一百八十啦!”期间还夹杂着嘲笑,大概意思是我养的鸭子喜欢偷吃,人也不会规矩。罗王的儿子是贫协主席,亲自主持过对我母亲的批斗。她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很强的嘲笑,让我一下子怒火中烧,但是我没有勇气反击罗王,我选择了向我的鸭子出气。我举起竹竿,狠狠的甩向了几只抢食谷子的鸭子,其中两只被我打得当场呀呀呀呀的乱叫,艰难地拍打着翅膀,再也不能走动了。这时候一个我叫十兄的堂兄跑过来,他一边把被我打得惊慌失措的鸭子抱了起来,一边瞪眼睛劝我:“大馆伙头睇鸭颈,很多事,该忍就要忍啊!”十兄叫我:“去,到河边折几枝鸭鞥木,让两只鸭子‘鞥’两天,鸭脚或者会好的。

我如法炮制。奇怪的是,晚上两只鸭子居然老老实实的“鞥”在乌桕叶上(当时是夏天,乌桕叶还碧绿一片),第二天它们居然能够啪啦啪啦的走路了。事后我问母亲,十兄说的“大馆伙头睇鸭颈”是什么意思?母亲说,“大馆”在我们农村就是私塾,“伙头”是对煮饭的伙夫的别称,旧时候在大馆(私塾)读书的孩子,大多数来自有钱人家庭,挑剔很多,在这样的地方做伙夫,脾气一定要好,忍得。母亲说,十兄这句话的意思是,看鸭子和做私塾伙夫一样,都要忍得,“不要随便发脾气。”

可能因为这样一段旧事,我对鸭鞥木也就是乌桕木总会有一些特别的关注。不过,无论在吾乡或者他乡,能够见到乌桕木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我居住的顺德,有一个叫桂畔河公园的地方,我发现种植有几株乌桕。每年深冬,乌桕木叶就会发黄。叶子将要落尽的时候,枝条上疏疏落落的挂着一些叶片,经过这个地方,我往往会生出他乡遇故知的感动,让我想起老家,想起老家的山野,和那些估计已经微微泛黄的乌桕,当然还有已经远去的那一段岁月。

又,突然在桂林的一个论坛知道,桂林的漓江上游有一个大江滩,江滩上有一丛丛的乌桕林,每逢秋冬时节,树叶红透,尽显漓江的魅力风情。其名其景,早已经让我神往,不知道何日能够亲临其境?

              0二一年十二月十一日·顺德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2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