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2 - 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2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5-10 12:21

碎  光


  

 

|覃炜明

 

   

   

     盛夏之夜,好月光。

我拖着劳累了一整天的身子,躺到了床上。透过蚊帐,可以看见月光泻进房里的碎影,斑斑驳驳像几块碎银。

我竟辗转不能睡。

月亮在我心目中,是温柔与爱的化身。想到爱,我自然地记起了母亲——一个劳碌了一生的、十分普通的农妇。

二十几年前,我才四五岁,也是这样的月色。我撒娇地伏在母亲的膝上,听完了那些星星和月儿的美丽故事,悄然入睡了。母亲轻轻地抱起我,来到我现在回乡住着的南屋,又轻轻地把我放到床上。

这时我实际上已经醒来,只是倦怠得懒开眼。

母亲接着拿过一只软绵绵的枕头,让我垫好,然后把我压在胸口的双手,掰开来,平展在身旁,再把蜷曲的小脚拉直.....这一切都做得那么从容、自然,以至于有时还醒着的我也毫无察觉。

啪,啪啪。我知道,这是母亲正拿着那把磨破了边却用布缝好了的旧蒲扇,赶着帐子里的蚊子。显然,她总想轻-一点,但还是弄出了声音来。我感觉到,这每声响过后,她总会关心地瞥我一眼,也许是怕惊了我的好梦。


随着一阵-阵的风,飘来了一缕又一缕糅合了母性温馨的气息。我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又一口.......

下了帐子,母亲不会马上就睡。她举着煤油灯,在帐子里巡转一周,到确信没有一只蚊子后,她还在端详着我。良久,我觉得母亲在对我笑呢。于是我蓦地睁开眼,母亲有点歉疚地把脸转了过去。

她吹灭了油灯,轻轻地躺在我的身边....

隔着帐子,我看见了那一轮圆月泻进房内的碎光。

现在,母亲去世已经十一年了。每当我在床上看到这样的碎光时,我便想起她倾注在生活中的心血。我暗暗激励自己:活在这世上,就应像母亲爱儿子那样去爱我们的生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02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