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2 - 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22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4-14 12:33

草木记|生荆木









草木记
|生荆木


|覃炜明

我曾经以为,吾乡口语中的“生荆木”叫“圣经木”。而且寻思,在吾乡草木中,这种野草一样平常的杂树,居然能够和《圣经》扯上关系!什么原因?难道西方的《圣经》也曾经来到过我这个闭塞的小山村?

一直到叮嘱老家的大哥,拍了一张照片发过来,用“识花君”扫了一下,才知道,我以为和《圣经》扯上关系的那一种树木,叫荆条,推敲老家的*惯,是把学名的荆条叫做“生荆木”!

 百度一下,生荆木虽然和《圣经》没有关系,但是和一个家喻户晓的成语有关。“负荆请罪”里边的“荆”,居然就是荆条!大将廉颇到宰相蔺相如家请罪,背的就是一根又硬而且特别韧的荆条!《列女传》里的梁鸿妻孟光,“荆钗布裙”,这里说的“荆钗”是荆条做成的钗,也就是用吾乡的生荆木做成的钗!这样的典故,居然和吾乡看起来那么普通、平凡、甚至经常让人忘记的生荆木有关。更难怪记忆中农村很多妇女的钗,实际就是木棍做的,估计用的也是生荆木!可见,生荆木承载的是厚厚的传统文化,还有生活文化。当然,我本文之重,不在于重复这些典故。

实际上,生荆木在吾乡一直属于卑微得没有什么用途的杂树。生长在路边,杂草之间。说高,不过一两尺,最多三四尺;树身往往只有手指大小,弯弯曲曲,间杂在杂树杂草里生长,树根就特别发达。在作物的地边长出来的生荆木,经常是被作为杂草杂树铲除的。但是生荆木的生命力特别强,今年把树枝砍了,明年同样的地方,依然能够长出茂密的荆条。有时候新长出的生荆木,开花了,淡淡的紫色,非常好看。但是影响了作物的生长,更好看的植物,都会被勾刀砍之,锄头锄之。我今年清明节,看到伯母的坟头就长出了新的生荆木,一串紫色的花,将开未开,但是我几乎毫不犹豫就把它砍了。不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些生荆木,被砍了,只要根部还在,明年照例会长出新枝。更有一些生荆木,被作为柴火砍了,扎起来成为一扎,背回村里,放在墙根,经常发现这些生荆木,不但没有被风干,反而依靠接触那么一点泥土,居然长出了新芽。——你不能不佩服,生荆木是吾乡生命力最顽强的一种杂树!就想祖祖辈辈生活在吾乡的那些乡人!

当然,在吾乡,生荆木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首先,以前农村环境不好,蚊子特别多,没有风扇,经常是利用烧湿的生荆木驱蚊。烧生荆木,满屋子都会冒烟。这些白色的烟雾,带着生荆木叶的幽幽香味,人闻起来觉得挺舒服,蚊子闻到却跑得远远。那时候,我家养的两头肥猪,就睡在地堂边,一到晚上,特别是黄昏时候,蚊子穿梭一般飞来飞去,经常叮咬得肥猪也睡不安宁,烦躁得呶呶直叫。后来,我发现六伯娘每天傍晚都会从一个叫“岭景”的地方,砍回来一大把生荆木,她把生荆木堆放在地堂一边,用柴火引燃,生荆木的烟雾,马上弥漫整个院子。地堂里没有蚊子了,猪不叫了,我们一家也把饭桌搬到地堂里,在弥漫烟雾里,吃上一顿安心的饭。

生荆木的另一个作用是烧灰,把生荆木烧过,变成灰,然后把生荆木灰包了,放在水中,泡出来的水,叫“灰水”。烧生荆木形成的灰水,是包粽子上好的原料。把糯米放在“灰水”里,泡上大半天,糯米变成金黄,用这种糯米包出来的粽子,叫“灰水粽”,一般在夏天食用。灰水粽全部是灰水浸泡过的糯米,有浓浓的生荆木灰的香味,粽子不要包肉包豆做馅,就非常好吃。有些人家在灰水里加黄糖,那样的灰水粽,又甜又香。有一年,我屋后的二伯娘给我几个灰水粽,发现她的粽子,外观非常好看,特别每一颗糯米都金黄灿灿、晶莹剔透,咬一口,口感柔润得微微弹牙,满嘴都是灰水的香味……可以说,吃过这样的灰水粽,其中味觉一辈子都会留在胃里。二伯娘名字叫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她外号叫“岭脚佬”。是不是因为她经常去岭脚趁圩?我也不知道。二伯娘没有生养儿子,但是养有三个女儿,小女儿六妹大约和我同龄,曾经一起摘野果。“岭脚佬”二伯娘为人低调,走路轻手轻脚,基本不会弄出脚步声。她经常无声无息的来到了我家厨房,把粽子(或者是一串龙眼、黄皮)交给我母亲的时候,轻轻说:“让水木(我的小名)尝尝,尝尝”。现在,二伯娘去世已经几十年,但是她的灰水粽的味道,她的龙眼、黄皮的甜蜜,几乎烙在我的味觉记忆中。甚至看到灰水粽,看到龙眼黄皮,我就会想起二伯娘,那一个卑微地行走在巷子里的身影。

到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吾乡所以流行包灰水粽,完全是因为农家没有钱卖肉做粽子的馅,灰水粽可以不要肉。当然,更因为夏天做灰水粽,放三天五天,也不会变味。而如果肉馅、豆馅做的粽子,过不了两天就会变馊。用生荆木灰泡水包灰水粽,可能就是吾乡乡民的一大发明。

读百度资料,知道吾乡生荆木是黄荆的一个变种。黄荆是中药,茎叶可以治疗久痢,种子为清凉性镇静、镇痛药,根可以驱蛲虫。花含蜜汁,是极好的蜜源植物。荆枝可以编筐 ,结实耐用。更因为生荆木叶天生秀丽,其花清雅悦目,根、茎、叶都有益而无毒,近年看到不少风景区和居民小区都栽种生荆木。一些盆景,使用的也是易生易养的生荆木。生荆木资源丰富,分布于东北、华北、西北、华中、西南等省、区。可以治疗风寒感冒、痧气腹痛及胃痛、急性胃肠炎、久痢不愈、小便出血、腰脚风湿痛不止、乳痈……这么常见,又这么多用途,我觉得我值得为生荆木写下这些杂七杂八的文字。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三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