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9-26 21:59

哦,合面狮

    日前,一个饭局上,认识了一位本地政府人士,交谈以后知道,我们是老乡!她的父亲居然和我的岳父曾经同一个单位!更吃惊的是,她曾经在一个叫合面狮的地方生活。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到合面狮采访,写过合面狮的纪实散文。于是推送一下这一篇写于1987年的散文,寻找那些曾经为建设合面狮流汗出力的读者朋友。

 

哦,合面狮

|覃炜明

合面狮有一个惟一的神话。

 

据说当年有两只雄狮,从遥远的地方跑来这贺江边会面。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横直在它们面前。两只尤物隔江嘶吼了几万个日夜,遂化作两座对峙的石山。

 

合面狮,荒凉的合面狮。

 

到了20世纪70年代初,这里咆哮出人类这头巨狮的怒吼。上千个日夜过去了,一条混凝土石坝,横江而出。千百年来只知道无拘无束任性地放肆撒娇的贺江,在这里转了几个圈,乖乖地滞留下来了。

 

而今的合面狮,多了一潭碧水,多了阵阵并非狮吼的轰鸣,多了千百条状似纤绳也非纤绳的铝线。在合面狮大坝下游半里路的坡地上,还多了一座居住着今天的合面狮人的小城。

 

为了寻觅那一潭碧水、那一阵轰鸣,循着那连结着千家万户的光明之线,我们来到了合面狮。

 

这里绿树成荫,大道宽阔,楼房井然。商店、银行、邮电所、电影院、中小配套的服务项目,使这里酷肖都市,却没有都市的喧嚣,俨然孤城,却又并无孤城的潦落寂寞。

 

今天的合面狮人,以那潭水千尺的深情,欢迎我们这一批来自市井的客人。

 

喝着茶,抹着汗,听一听今天的合面狮人的介绍,我们仍然为昨天挥舞在这一块小小天地的上万只巨臂所创造的业绩而惊叹、钦佩、激动。当时,梧州地区集八县民工,靠着每月每人二十一元的津贴在这里风来雨去,艰苦创业。四年,整整四年,他们终于用现在不可想象的有限投资,建设了一个今天的合面狮。可以想象,这里当年那一场人类用意志和毅力,为打破这寂寞的自然而蓄意抖动的地震,是何等壮观的场面!

 

走出宁静和谐、秩序井然的宿舍区,我们来到了两座狮头雄踞下的合面狮水力发电厂。

 

明开六个排水闸门,暗装四台发电量各为1.7万千瓦的机组的混凝土石坝,不宽却高,傲然地将贺江裁为两段。坝面上,潭碧水清,群峰倒影,静如处子,柔若少妇,松松坦坦,呈现一种阴柔的美。坝底呢,水从闸门飞出,在平台上被弹成一大堆洁白的棉絮,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再汇同那机组下流出的几股水流,一齐疯疯颠颠地向下游奔去。这是雄性的美,阳刚的美哟!哦,合面狮,是那两头焦灼的石狮,在这里咆哮么?

 

合面狮那些昨天的建设者们,大都已经“解甲归田”了。要是你们能够有机会重游合面狮,面对自己一手创造的业绩,对着这疯疯颠颠的流水,再听一听今天合面狮人告诉你那一串闪光的数字,你会为自已昨天的奋斗感奋不已。

 

诚然,数字是最枯燥的,但在创业者来说,数字却又是最能够打动人心的。听听吧,这穿透了大坝,带动了水轮机的滔滔流水,十年来为国家转出了多少财富?七千多万啊。这远远超过了当年一个合面狮建设的总投资量。

 

在你的家乡,随着这合面狮土地的颤动而结束了黑夜漫长的日子的时候,你就成了家乡人民的功臣。

 

你应该自豪,应该骄傲,合面狮的建设者们。你的汗水使梧州地市的工业结束了火力发电的历史,香港、广东、广西一座座城池不灭的霓虹灯中有你释放生命的光明。就是从今天合面狮人将自豪喜形于色的脸上,我仍然可以看到创业者的无私和伟大。

 

机船载着我们在合面狮数十里库区上遨游。绿水青山,风,湿湿的,吻着面颊,带来两岸松林特有的香味,撩拨着游人的意绪。偶尔有一只鸟儿,从头顶掠过去。倏忽间,前面山重水复处,又荡出了一叶串着笑声的轻舟.……

 

同行一位当年曾在贺江上拉过纤的诗人,记忆犹新而又心情沉重地,在绿水中寻找着当年那些零零星星的村落以及坎坎坷坷的小道.....

 

只有记忆依旧。

 

合面狮库区水域漫长,自贺县浮山以下几十里水路已一碧如镜,当年从江边伸延直达大桂山林场北娄分场的一条乱石小路,已被深深埋进了水底。现在林场的木材可以通过合面狮库区直运出境,林场工人出人都市一律以船代步。

 

哦,这一潭碧水,不但可以发光,可以灌溉,还可以载舟载船啊!

 

今天的合面狮人,自然不必像昨天的创业者那样顶风冒雨了。他们住进了两房一厅的水泥楼,生活条件已大为改善。但他们有没有忧患呢?

 

面对这一潭碧水,我想起这里的一一个“头儿”。这头儿五十多岁,是一个显得豁达却又不乏经济头脑的桂东大汉。他调到合面狮才不过三年。这三年之中,每一个大雨滂沱之夜,他都是焦急不安地在电话机旁,在紧张的思考和计算中度过的。为了让这一潭碧水,每一滴都转出一线光明,转出一分效益,他们不愿轻易放去一涓细流,可为了大坝的安全、百姓的无恙,更因为一些体制管理方面的原因,造成了供过于求的矛盾,这里常常是有水不能多发电。无可奈何,他们只能痛心地打开几个闸门,让潭水白白地流到下游去。“飞流直下三千尺”、“一江春水向东流”,在诗人的眼中,这是极尽写意之情的妙句。可对合面狮人,尤其对一个具有事业心和责任心的企业负责人,眼看那滚滚的飞瀑和白流的江水,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呀。这便是今天合面狮人的忧患。何况,合面狮库区那一潭碧水下面,曾经是数千农民世代居住耕作的家园。如何使这一部分农民重新建设一个胜于昨天的家园,合面狮人还要担负着一份思考和努力呢。

 

或者正因为这种思考,才使得合面狮人格外珍惜这一一潭来得不易的碧水吧。

 

只有了解了合面狮人,了解了合面狮人的胸怀....你才会准确地感觉脚下这一潭碧水的分量!

 

带着主人的殷殷别情,我们离开了合面狮。肯定的是,明年,最迟后年,我们,还要再来。到那时候,我宁愿不再欣赏那如棉的飞瀑,只要合面狮人额头上少了那忧患的皱纹,只要这里响起合面狮人和那些曾经惶惑过的库区农民们联欢的笑声。

写于1987年,原载散文集《碎光》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