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9-20 15:23

或静待花开,或出水才见两脚泥

或静待花开,或出水才见两脚泥

 

   覃炜明

 

因为曾经写过一条小稿《顺德教育:水有多深,火有多热》,引发网上小小轰动,昨天本人应区教育局邀请参加“顺德区教育高质量发展恳谈会”。顺德区教育局邀请了媒体代表,企业代表,家长代表,校长和教师代表凡20多人参加恳谈,区教育局领导和区政府主管教育副区长都参加恳谈会。会议气氛热烈,由下午三点到晚上七点。有朋友说座谈会变成了“饿”谈会。但是似乎参加者普遍不以为苦,反以为乐。散会以后,突然觉得要把自己在会上语无伦次的发言,整理一下,形成“有些话,再说说。”

主持会议的教育局书记陈宇莹,在会场临时征求我的意见,想我做两轮发言,先讲,然后等大家发言后,我再讲。开始我觉得这个安排有些特别,到后来我慢慢听出来,原来这一次恳谈会,很大程度是因为我的那一篇小文。教育局领导说,文章让他“水深火热”了一次,所以要我带头发言,然后再说一下我作为“始作俑者”听完以后的体会。

现在回过头来,先说说我那一篇“水深火热”的文字写作的起因。我所以写那一篇关于中考的文字,是因为我曾经做过十年老师,种下了一些教育的情结。大约从2010年起,因为先后担任了三届政府特约监察员,队伍里有几个来自教育界的人士,接触之余,我们自然会谈到顺德教育的情况,当然也了解到一些顺德教育的问题。我和另外几位特约监察员先后就顺德公民办教育的公平竞争和民办学校的提价管理问题,几次向政府提出过监察报告。报告引起了政府部门(教育局、物价局)的重视,提出的一些问题实际已经得到解决。

又因为有这样那样的接触,我对教育的问题自然多了一份来自职业的敏感。2012年以后,我就顺德教育开始逐步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先后给媒体(主要是南方都市报)写过多篇评论,意思无非在提醒顺德教育要识得清醒、再清醒。可能因为实实在在的影响,我给外界留下了对顺德问题(我也评论过顺德的其他政府管理方面的问题)“比较敢讲”的印象。去年中考,我推送了一篇实际是写于2015年的旧稿《民校出状元,背后凉飕飕》,一下子有十二万人点击阅读。

今年中考放榜,先后有多位朋友希望我就顺德中考成绩“惨不忍睹”(一位政府部门的朋友语)发一下的声音。说实在,因为我已经退休,不太了解教育的信息,信息不对称,再写评论好像不容易。但是看一看报纸披露出来的表征数据,又真的有一种欲罢不休的冲动。所以我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我身边有部分朋友频频去区外民办学校踩点,而不少家长表示宁可放弃公办学校录取机会也要选择民办学校)向一些家长做咨询,原来他们除了担忧顺德初中教育的质量,有些家长更是因为看重民办学校的办学条件(比如住宿有保障)。为了免除孩子上学放学的后顾之忧,一些家长只好花费不菲的学费,选民而弃公。根据这些印象,想到几年前大良街道突然宣布取消小学生午休床位,我做了一个判断,我们的有些学校,包括教育管理部门,是不是在对学生的人文关怀方面出现了一些缺失?第二,也是因为中考问题,陆陆续续有做老师的朋友,向我反映老师的待遇比周边低,甚至有知道招聘内情的老师透露,已经很难招到一流师范大学的毕业生了……正是基于这些消息,引发了我对顺德教育的焦虑,于是我写了《顺德教育,水有多深,火有多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标题比较煽情,或者是因为中考成绩本来就是市民的泪点、痛点,小文推送出来,立即引起朋友圈疯转,留言铺天盖地。据说,区委主要领导也看到了此文。

现在想起来,这篇文字,尽管也经过一个晚上的冷静推敲,但是因为时间仓促,特别是自己了解的信息不多,加上我本人表达上一直缺乏比较严谨的系统思维,所以行文仍然有不少地方欠缺严谨。

当然,我比较庆幸,这样一篇文字,得到了区教育部门的高度重视。9月2日下午,陈宇莹书记专门用半天时间,向我介绍了顺德教育的一些数据。第二天又邀请我参加有媒体代表、企业代表和家长代表参加学校探营活动,实地走访了三间学校,体验顺德初中教育的实际情况。此次“探营”,我特别了解到,我在推文中特别关心的学生住宿问题,事实上政府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今天更从现场透露的顺德教育未来3年6大发展计划了解到,顺德已经提出力争三年实现初中学校100%全寄宿,教室100%安装空调。还有成才的数据,优秀率的数据,一二三四五六,听到以后的确令人振奋。

了解到这些情况以后,让我发言、再发言,我自然不能够再老生常谈、老调重弹。应该说一点“新意思”。我首先觉得,在顺德这样一个地方,教育的问题,特别是教育硬件的问题,只要政府重视,特别是一把手重视,解决起来应该不成为太大问题。事实上从主要领导的频频表态和职能部门即时的反响,已经证明了解决教育硬件,未来可期。

显然,在政府已经“硬”起来,动真格的时候,硬件问题,我已经无话可说,只留时间作证。我倒是想思考一下“软”问题。软的问题,第一个是办教育的理念问题,教育为什么的问题。这个问题既有点抽象,实际又很实在。可能是老话题,但是又实在是新问题。举一个例子,这些年,政府建设了一些学校,像顺德一中这样的学校,校内建筑美轮美奂,但是在设计的时候,居然遗漏了要在校门口多加一座过街的天桥!这不能够不说是遗憾。这些年,学生往返学校,绕交通灯过南国路,经常且惊且险!我曾经多次听到一中一些老师的反映,也曾经在2014年左右在媒体发文呼吁,在一中门口架设天桥或者隧道。记得大良政府也做出了回应,甚至设计的方案都亮相了,公示了,但是六年过去,南国路的快速改造也早完成了,这一座天桥,影子在哪里?为什么这样一座不过是“方便学生”的过街天桥,千呼万唤不出来?我看不会是钱的问题,而更多可能是忘记了教育为了谁、城市建设为了谁的问题。近日我去顺德京师励耘学校、去华师大北学校,感受最深的不是校园的建筑,而是宿舍里的基本设施。京师励耘学校的低年级学生宿舍,没有使用不方便小学低年级学生上落的架床,而华师大北学校的学生宿舍架床,旁边设置了专门的木板阶梯,让上架床的学生方便上下——我觉得,这样的细节,小小的改良,体现的是一切为了学生的理念。我们的教育投入,一定要有这样的理念。有了这样的理念,就不会把钱用得没有方向,至少不会像早几年大良街道那样,明明有些学校不乏学生住宿的条件,却一刀切命令叫停提供午休场所。这些年,多少学生陷入无法躺下午休的纠结,多少家长为了孩子睡觉问题不得不选择更高的投入!

第二个“软问题”,是教育的评价制度。教育的评价制度,应该是全面的、科学的、可以量化的、公开的、有说服力的制度。要有标杆,也要讲堆头。要看到拔尖的数量,也要看到进步成长的方方面面数据。可惜我们的评价,无论是教育行内或者是社会看教育,总喜欢用“标杆”,用“屏蔽生”,这些年我们经常被别人的“标杆”擢得焦头烂额。事实上对教育的评价,要有客观科学标准,要敢于直面问题,更要敢于亮出方方面面的数据。当然,社会也要有理性看标杆的眼界。

第三个是舆论引导。舆论引导是一门艺术,太高调容易吹破牛皮,太低调会使人丧失信心。教育的舆论引导,一要抛弃报喜不报忧的思维,二要记住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事实。当某一件事出现高潮的时候,宣传的调子要尽量放低,不能够得意忘形,顺德经验,有些事真的可以只做不讲。出现低潮时候,不要总是相信沉默是金。要学会以开放心态,直面问题,引导舆情,振奋人心。相信实事求是容易引发共鸣,文过饰非只会令人生厌。

坐了一个下午,听了方方面面的声音,突然觉得自己对顺德教育的了解和理解,实际上仍然是凤毛麟角,很表面、也很肤浅。现场说三道四,已经是班门弄斧;再发这样那样的声音,可能会贻笑大方。对教育这样复杂的事情,还是交给行家、方家去实践吧?我们要做的,当然是静待花开!用顺德话说就是,出水才见两脚泥 !                         

2020-9-19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6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