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31 16:32

盐麸子与偷盐蛇

  盐麸子与偷盐蛇

                     覃炜明

盐麸子,是一种中药。盐麸子与偷盐蛇,则是我的童年记忆!因为说起想起盐麸子,一定会想起偷盐蛇。

中药中,盐麸子“咸能软而润,故降火化痰消毒;酸能收而涩,故生津润肺止痢”。《本草集议》云,盐麸子根,能软鸡骨。“有人被鸡骨鲠,项肿可畏,用此根煎醋啜至三碗,便吐出也。”

但是小时候,盐麸木在我的心中,就是普通到连打柴都可以完全忽略的树木。因为盐麸木不高,木质也不结实,不太好烧。而且生长也不普遍,东一株西一棵,路边,其他草木间,不张扬,不显眼。不过说起盐麸木上长出来的盐麸,则是味觉记忆和视觉记忆一起涌了出来。

盐麸的记忆在盐麸子。盐麸子很小,小得像一粒一粒干瘪的谷粒。夏天盐麸子成熟以后,一串一串的挂在盐麸木上,半干半生,不太显眼。但是,盐麸子却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口中的美味。

盐麸子,并不是为了果腹,而是为了体味那一种半咸半干、甚至带有特别香味、酸味的植物味道(好像在所有植物记忆中,只有盐麸子的味道是咸重带酸的)。我家屋后,一个叫岭景的地方,泥路边有一口小水塘,我们叫岭景塘窝。早些时候,塘窝边长有一棵特别茂盛的盐麸盐麸上的盐麸子,特别大也特别咸,味道十足。有一年因为要摘一串吊在水塘上边的盐麸子,我掉到了水塘里。水塘水并不深,但是衣服全部湿透。到河里把衣服洗了,回家以后,发现没有钥匙开门。只好把大门关上,把衣服脱了,放在在院子里的竹篙上晒。这个时候,有人敲门。原来是隔壁的八嫂,她要到我的院子里蹚碓(用石碓碎米)。我说我没有穿衣服,不能够开门。后来还是把门打开了。

八嫂后来对母亲说,想不到水木(我的小名)小小年纪,就懂得害羞。说的时候,我分明感觉,抱着我的八嫂,用双腿紧紧夹了我一下。八嫂是倒水人,从一个叫烈村的村子改嫁过来,嫁给八兄保棋,一直没有生养孩子,估计她那时候对我的一言一行都特别喜欢。但是我并不喜欢八嫂,因为她抽烟,我不喜欢抽烟的女人。

回到盐麸子,其实我们摘盐麸子的时候,经常会看见偷盐蛇。偷盐蛇其实学名叫马鬃蛇,属于蜥蜴的一种。大约因为其颈背上有马鬃一样的髻,所以得名。不过我们叫偷盐蛇,是因为马鬃蛇也吃盐麸子。而且,我们每一次摘盐麸子,几乎都会发现树上有一条甚至几条偷盐蛇。开始我们只是把偷盐蛇赶走,把盐麸子摘了,各得其所。后来,一个叫“阿北”的小伙伴,发现偷盐蛇是可以卖的,卖到供销社里,每条可以得到两毛钱。以后阿北和我们的分工就有些变化——发现盐苏木上有偷盐蛇,由胆大包天的他,先赤手空拳把偷盐蛇捉了,我们再摘上边的盐麸子。至于捉偷盐蛇卖得的钱,当然是阿北独吞。他经常得意洋洋:你们也可以捉啊,为什么我捉的,要分你们钱?他知道,我们几个,看到偷盐蛇的样子,都会起满身疙瘩,所以阿北捉到偷盐蛇,还经常故意在我们面前晃一下,吓唬我们。有时候因为卖弄,到手的偷盐蛇呼的一下溜了,阿北会狠狠的踩一脚,将一条逃跑的偷盐蛇,活活踩死。场面惨不忍睹,吓得我们心里发毛。

阿北大胆,不但捉偷盐蛇,后来也捉另一种类似偷盐蛇的动物。这种动物没有马鬃,肚子有红点,尾巴短而大,我们叫“旱枪公”。这种蜥蜴身体肥大,爬行比较慢,供销社并不收购。阿北很多时候是捉来玩。玩够以后,或者故意把旱枪公的尾巴断了,再放生,或者甩死,全靠他当时心情。几十年过去,这个有点残忍的阿北,去年已经作古。他一直没有结婚,在这个世界,悄悄地来,又悄悄地消失,如果也有记忆,恐怕只有一些微小的生命,会记得他曾经带来过的那些伤害。

在农村,因为盐麸木长相和一种有毒的树——漆树非常相似,我曾经误将漆树的果子当做盐麸子吃,结果喉头奇痒,难受了好几天。大约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正值文革时期,天天劳动。有一次种花生,休息的时候,我摘来一扎树叶,让老师休息休息。我没有注意树叶里有漆木叶,宋老师坐到了漆木叶上,不一会,痒得他浑身乱抓。有同学说,我是故意出老师的洋相。宋老师瞪起眼睛看我,将信将疑。后来他还是相信我是无心之失,因为我自己也因为摘这些树叶浑身发痒了。

宋老师是我比较尊敬的老师。我实习时候,在流山小学曾经和他同事。星期六,我们一起步行七八公里回家,星期天晚上,我们一起匆匆赶回学校。后来我离开家乡,据说宋老师回村子小学当了校长。是他提出动议,并亲自决策,把村子的青砖古祠堂拆了,用祠堂的砖木,异地重建了学校。这个焚琴煮鹤的行为,让我以前对他的好印象,一下荡然无存。

漆树,为中国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的有毒植物,其毒性在树的汁液,对生漆过敏者,皮肤接触即可以引起红肿、痒痛,误食引起强烈刺激,如口腔炎、溃疡、呕吐、腹泻,严重者可发生中毒性肾病。好在,在吾乡,漆树的生长,并不普遍,而且大多数漆树,并不能够长大、长高。           

                             2020-7-28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4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蓝诗草 2020-07-31 18:26 Says: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