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27 09:54

久违了,狗儿豆!

久违了,狗儿豆!
   覃炜明

我有一位师长,忘年交,已经八十有七,我叫他俞老。俞老是我的早年伯乐、写作的启蒙老师,更是一名响当当的老革命。他一九四九年从香港回到内地参军,搞土改,转战两广,先后担任政府官员、报纸老总、到现在仍然是一位闻名梧州的公益律师。俞老先生曾经多次和我说过,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大难不死”。其中,在苍梧倒水,被土匪围困于区政府,眼见身边的解放军战士被土匪枪弹击中,光荣牺牲。“如果子弹打偏四十公分,那个牺牲的烈士就是我。”俞老说。另外一次,当“走资派”,俞老被半夜三更拉去野外,打靶,一枪过来,“造反派”把一个四类分子打死了——他变成了陪打,捡回了一条命。
俞老先生另外一次大难不死,就有些特别——居然是因为吃狗儿豆!那时候,一九六零年,粮食奇缺,为了解决食物不足,担任县委办公室主任的俞先生,在别人的推介下,在宿舍旁边,种了两株狗儿豆。藤生作物,攀缘在树上,结豆累累。俞先生非常高兴,收得满满一盆。根据别人经验,将狗儿豆先煮、再泡,加猪油渣,煮了满满一锅。结果,吃完,一家五口,全部中毒。头晕、肚痛、口吐白沫。好在立即送医院急救,又是灌肠、又是输液,一家五口,好不容易被救了过来。前些日子,俞老先生和我总结当时所以中毒的原因,认为一是漂水时间太短,没有把狗儿豆的毒素清除,二是那时候油水少,身体抵抗力差。“而且几乎将一锅狗儿豆当饭吃,怎么会不中毒?”想起六十年前,为了这样一餐狗儿豆,差一点全家送命,俞老先生依然心有余悸。
狗儿豆,并不是为狗儿的豆。估计是这种豆样子像小狗,身上甚至有很多毛,故得名。外地又叫狗豆,猫豆,狗踭豆,白黎豆,龙爪豆、猫爪豆……狗儿豆是吾乡最常见植物。因为容易生长,产量可观,特别是可以做菜餸,更可以当杂粮充饥,所以曾经被村人普通种植。小时候,看见村民的村头屋角,路边烂地,堆了一些泥,几乎是无声无息,过几天就会发现那一堆泥土里长出了袅袅婷婷的新芽。再过几天,发现这几条新芽,借助旁边一两根罗淹木枝,弯弯曲曲往上伸张起来了——不用说,这就是村民们常种常吃的狗儿豆。狗儿豆容易种,容易长,基本不需要浇水,只需要淋菜时候随便泼一两勺大粪,一点不像其他作物那样娇贵。一般进入初夏,狗儿豆藤就会疯长。随着天气炎热,夏天到来,狗儿豆的藤蔓早已经爬上篱笆,蓬蓬勃勃,开出碧绿的叶,长出一串一串紫色的花。农民们并不懂欣赏花的美丽,但是知道狗儿豆花开,收成的时候已经近了。果不其然,再过三四十天,篱笆上绿油油的狗儿豆叶间,就会长出一串一串长长的狗儿豆。在农民眼里,狗儿豆属于比较烂贱的植物,过去以粮为纲,农民并没有太多时间种植其他蔬菜,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一些狗儿豆。房前、屋后,乃至猪舍、粪坑,有篱笆的地方,就长有狗儿豆。
不过,狗儿豆虽然容易种,但是并不容易吃。大盘大盘的狗儿豆采摘回来,并不能够像其他豆类那样,剥了就煮。狗儿豆有毒,要泡水,去毒。煮狗儿豆,需要先放在水里,煮上十几分钟,然后把豆子捞出来,放到清水里,漂一两天,把里边的毒素漂出去。漂水的过程,要反反复复换水。有些人家,干脆把一大桶狗儿豆,泡在河里,用石头压着,泡上三两天。在水里泡过的狗儿豆,实际上不需要油盐,也可以充饥了。有一年,我到珍竹篦游水,肚子饿了,看见河里有人泡了一大盘狗儿豆,就抽了好几根,正泡在水里狼吞虎咽吃起来。被一个我叫二嫂的邻居看见了。她疾言厉色、大呼大喊:“你啊,饿鬼一个,吃吧,早晚不被毒死,就是噎死!”我裤子都没有穿,灰溜溜的跑回家去,她不忘记在我的后边扔过来一块石头。
回到家里,母亲见我狼狈的样子,问起原委,告诉我:你不能够怪二嫂,狗儿豆有毒,你这样不明不白的偷吃,吃死你,她怎么办?
母亲告诉我,她自己被关进村里祠堂的时候,二嫂曾经给我喂奶,母亲说:“二嫂也是为了你好。”
    其实母亲说的话一点不假。因为那时候,村子里因为吃这样那样的食物,中毒的人并不少。据说倒牢(地名)就有一户人家,吃了没有漂干净的狗儿豆,全家五口,全部丧命。而我的父母,包括两个哥哥,在我没有出世的时候,也因为吃一种有毒的野菌(假麻子菌),全家中毒。据说是灌了臭不可闻的沟渠水,才把毒菌吐了出来,留下了全家性命。
不知道是因为食物丰富了,还是因为漂狗儿豆的过程比较繁琐,我发现,现在老家已经没有太多人种狗儿豆了。实际上,地里的其他蔬菜都不多了。现在农村农民生活习惯向城市看齐,甚至很多人家的青菜、瓜、豆都是在镇上买了。不愿意种地,以种地为贱、为没有本事,似乎成为某些青年人的“时尚”,所以回家要吃到狗儿豆这样的菜餸已经不怎么可能。
不过,我所在的顺德,是一个有着悠久种植传统的地方,走出城郊,可以看到不少人家的地边,篱笆上,依然种植了不少狗儿豆。菜市里,偶然也会发现有人卖狗儿豆。虽然,狗儿豆的味觉记忆还在,但是觉得,毕竟有毒,而且做工比较繁杂,还是不太愿意买回家操弄。有些植物,可能就是时代的产物,盛与衰,总有其中原因吧。
据说,狗儿豆早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载,它具有很好的药用价值。狗儿豆性温味苦,但是有很好的补气功效,能治疗腰脊酸痛。用它的嫩叶擦身,还能够清热凉血。所以在民间有一种方法,就是用它来炖猪腰吃。狗儿豆需要成熟之后进行采摘,吃豆子,也吃豆皮,豆皮肥厚。为了能够长期保存,可以先将豆子漂水,最后晒干,干燥保存。在其他季节若是想吃,便拿出一些,泡发后,可以和猪肉(肥肉)加蒜头、豆豉一起爆炒,吃起来回味无穷。它虽然有毒,但是很多地方的人,依然冒着生命危险食用,一来是它的味道十分鲜美,另一个原因就是它营养丰富,含有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以及钙、铁、磷等营养成分。想起来也是,河豚有毒乎,人们拼了老命,都要去吃,何况狗儿豆?
                          2020-7-26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