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22 21:42

草木记|大茶藤,断肠草

 草木记|大茶藤,断肠草

                 覃炜明

    写下“大茶藤”三个字,我的脑海浮现着一幅大约是五十年前情景。也是这样一个夏天,不大不小(八九岁吧)的我,和几个村人,在村头的龙眼树下纳凉,阳光灿烂,竹林里扫过来的风,挺凉。

这个时候,路口突然传出来哭声。是上屋的七嫂(《活在吾乡》写过的“鸡乸七嫂”),拉着她的小儿子阿瘦(阿瘦应该比我小一两岁),母子俩哭哭啼啼,跌跌撞撞,往一个叫力子坡的地方走去。往山里看,那个叫力子坡的地方,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影。

由村人的口中得知,七嫂的老公,我叫七兄的保宏堂兄,喝大茶藤死了。就死在我们进长沙冲的必经之路——力子坡。隐隐约约的几个人,大约正在力子坡那里处理保宏七兄的后事。

保宏七兄有一个很难听的名字——罗鬼,不知道是因为他的长相有些鬼鬼祟祟,还是因为他的鬼点子多。记得,他的右手食指只有一截,据说是为了逃避旧社会兵役,不甘心被拉去当炮灰,活生生用柴刀把自己右手食指的两截斩去了。自断手指,当然就不能够再勾动扳机,当然就避免了可能去送死!很难想象保宏七兄动手的时候,需要有怎么样的意志,才能够下手。不过,据说七兄逃得过兵役,但是还是逃不过牢狱,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保宏七兄被劳改过。正因为七兄是“劳改释放犯”,文革期间被拉去批斗、关押。就是在被关押期间,七兄连夜逃跑了。不过他没有跑远,而是在老家的山里兜兜转转。一个夏天的晚上,他来到我们进山的必经之道——力子坡,在那里吃了大量的大茶藤,死了!力子坡是我们进山的必经之路,他为什么选择死在力子坡?我估计他也是怕死在其他地方,没有人发现,死了都没有人埋!不过此后若干年,我路过力子坡,我的头皮都有些发麻。脑海中总会闪现出保宏七兄那一双鬼马幽幽的眼睛。

其实,保宏七兄和我家的生活并没有多少交集。但是,我记得,一九六四年,捡父亲的骨殖,请的正是保宏七兄。只见他嘿嘿啊啊的,挖开泥土,看见了父亲的骨头,就用一个竹子做成的夹子,将骨头一块一块夹起来,放到金埕里。夹完了,也没有洗手,就卷起卷烟,啵啵啵地抽了起来。

现在,这个活生生的七兄死去了,若干年后,他的骨头,也会这样被人若无其事的夹起来!一个乡人的生命,就这样的卑微、无常!而造成七兄由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堆骨头的,就是因为他吃了大茶藤——这种我们在山里经常见到的野藤。因为,据说,吃少量大茶藤,并不会送命。身体特别累的时候,喝一点大茶藤煲的水,可以消除疲劳(乡下说法是去“麻气”),而如果发现家里养的大猪小猪肚子里有蛔虫,把若干大茶藤放在猪食里一起煮,猪吃了,经常会拉出一大堆蛔虫。而人吃了过量大茶藤,则会如同千万枚钢针在腹中扎刺,又如肚肠寸寸断绝,最后一命呜呼,所以我们村里把大茶藤也叫断肠草。

其实,村子里喝大茶藤死去的,并不止保宏七兄一个人。我在《活在吾乡》写到的正达三伯爷,因为年纪大了,两个儿子拒绝帮他出钱买生产队的口粮,他先是跳水自尽,被人救了起来,后来喝大茶藤自杀,死于家中。

村子里还有一个喝大茶藤自杀的人,名字叫覃扶生。这个人我应该叫十二兄,是生产队的会计员。扶生读过中学,打算盘打得特别快,经常留一个小分头,显得他和别的村民与众不同。有一年生产队把晒干、还没有来得及分配的稻谷堆放在会议室里,晚上有人在会议室的门边凿开了一个洞,打开会议室的木门的机关,偷走了里边一些谷子。不知道为什么,来破案的公安咬定,偷谷的人其实有会议室的钥匙,在门边凿洞不过是为了迷惑别人!而手上有会议室的钥匙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继父,他是生产队的记分员,另外一个就是扶生。于是两个人都被拉去大队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实际是要交代问题。可能因为我的继父为人一向老实,又是老党员,长期担任生产队长,信誉好,他只参加“学习”两天,就放回家了,而扶生一直被扣押在“学习班”。有一天晚上,他跑了出来,在一个叫播塘的地方,也是喝大茶藤自尽了。

扶生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一直没有任何结论。那时候,一个人的命运,或生,或死,真的连山里的一株野草都不如。

扶生死的地方,也正好在力子坡附近。这个地方是田里的一个小山包,三面是水田,一面是小河。我估计,有点文化的扶生,选择这样的地方告别世界,心里可能有一种无奈的视死如归。据说,扶生去世的那个小山包,分田到户以后,居然分给了扶生的儿子。他的儿子现在在那里办了一个山庄,今年春节我曾经到过这个地方,但见鱼塘边,李子树开着一株一株灿烂的白花,我估计再没有人在会记起扶生这样一个乡人,如野草一样生于斯、殁于斯的生命。

而事实上,在吾乡,还有一种野草吃了同样可以致人丧命,这种野草叫“鸡儿苦晚”,学名“了哥王”,也是剧毒。“了哥王”虽然是木本,但是树身不高,只有几十公分,叶子如榄核,果像珍珠,非常漂亮。小时候,母亲特别交代,这种“鸡儿苦晚”不能吃,也不要玩,“看着漂亮,吃了会死!”

以前,吾乡山里,大茶藤、鸡儿苦晚,随处可见。两种毒草,开花都很漂亮。断肠草的花,和金银花更是非常相似。我发现,现在很多庭院都种有断肠草,作为观赏植物,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但是见到这种植物,我总是旧事难忘,心里忐忑。

百度了一下,实际上,大茶藤,或者断肠草在学术界上的名字叫做钩吻。有时也叫胡蔓藤、大茶药、野葛、毒根、山砒霜等等。虽然叫它,但是实际上它是一种断肠草是马钱科多年生,常绿环绕纠缠性的木质藤本植物。断肠草中的的钩吻碱和吗啡一样,具有缓解疼痛的效果。断肠草攻毒拔毒,是治疗湿疹,体癣,脚癣这类皮肤病的常见药材。用法很简单,将断肠草、野萝卜根、冰糖一起捣烂加醋,煎水洗,外敷在患病处即可。

                       2020-7-22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