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03 15:51

种谷记

                         种谷记

                   |覃炜明

   十四岁做农民,到十八岁离开家乡,到外地当民工,我足足干了四年的农活。可能因为年纪小小就面朝黄土背朝天,对有些农事一直记忆犹新。比如种谷这样的农事,我就一直难以忘怀。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在浩瀚如烟海的中国文学作品中,居然没有发现有哪一个人写过如何种稻谷的文字!除了记得古人有诗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应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之外,关于种谷子,文字记载如凤毛麟角!这,对得起我们世世代代吃之不厌,而且一直是子子孙孙得以繁衍生息,社会得以安宁发展,看起来微不足道、实际上是力顶千钧万钧的那一粒谷子吗?

所以,我很早就想以自己的经历,写一写谷子是怎么种出来的之类的文字,但是一直没有动笔,大约是怕自己也写不好。今年五一劳动节,正逢在家呆着,百无聊赖,没有心情做其他事,就把记忆中种谷这样的陈年旧事说一说吧。

我种谷的时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那时候以生产队为单位集体种谷,科技还比较落后,耕作方式也还比较原始,谷子的产量也就比较低。一般每亩产量只有四五百斤(好的有六七百斤,差的只有一百来斤),交了公购粮,留下来分配的谷子,必须掺和一些番薯、木薯之类杂粮,组合着吃,才勉强够一家人糊口。几年下来,种谷的艰辛,很多细节,自然更是铭刻在年纪小小的记忆中了。

 

种谷,首先是就是选择谷种。那时候还没有推行杂交水稻,大多数生产队的谷种都是自产自留。在前一年的谷子中,选择产量高、禾杆壮的谷子做谷种。每亩稻田大约要预留十几斤谷种,专门场地晒干,专门仓库保管。日子再艰难,谷种都是不能够吃的(在吾乡,如果有人说某人“吃谷种”,就是说他断自己的后路)。那时候记得有一种谷子叫“鸭乸粘”,因为谷粒饱满,适合做谷种。后来知道,这样自留谷种,实际很不科学,因为稻谷这样自然留种,会逐年退化的,今年产量好,明年就不一定产量好。那时候粮食产量低,大多数原因首先是因为谷种质量没有保证。

上一年留下的谷种,到第二年春天再播种。播种前,要先将谷种用水浸泡(我们叫浸谷),等待发芽,然后再把发芽的谷种撒到秧田里,精心阿护,等待长出秧苗,方能插秧。

浸谷的时间,一般是在二月初二(社节)以后,那时候天气寒冷,必须将谷种放在竹箩里,淋上十几度的温水,每天淋一两次,等待谷种发芽(在吾乡,经常需要用下井的井水浇灌,谷种才能发芽)。大约四五天,一粒一粒谷种就会长出弯弯曲曲的白色的新芽,这个时候就可以把带芽的谷种撒到秧田里。一般的秧田,就设在要插秧的稻田一角。如果要插一亩水田,就要准备好大约一分地的秧田。稻田翻耙之前,秧田要先放水,用锄头,用人力(有时候也用牛)把秧田踩成稀泥,然后刮成微微的拱形(鸡背状)。这时候的秧田,可以映照出干活的人面样,撒谷种的时候,感觉场面就是一幅非常生动的水墨画。

正常情况下,谷种在秧田里大约生长二十多天,就长成了秧苗。如果遇上天冷,或者倒春寒,谷种上边的新芽被冻死了,再长不出秧苗,这个时候要再浸泡谷种,及时补上。如果秧苗刚刚长出,遇上寒冷,则要给秧苗盖上薄膜,保持秧苗生长需要的合适温度。小时候看到农民阿护秧苗的功夫,真真正正知道什么才叫粒粒皆辛苦。

秧苗长到大约五六寸高,就可以进行插秧了。插秧之前,一边要犁田耙田,一边要给秧苗施肥。给秧苗施肥,要先淋上大粪,再在粪水上边撒一层草木灰或者是草皮泥,这样插下去的秧苗定根快,容易生长。我十四岁回家做“准农民”,干得最多的活就是给秧田撒草木灰,或者放草皮泥。我们这些还没有到一级劳动力的四五个孩子,由一个叫全家泰的老人(大家叫他五翁,我则叫他五伯爷)带着,专门给刚刚浇了大粪的秧田撒干肥。家泰五伯爷那时候大约已经七十岁,由于无儿无女,一把年纪还要操劳农活。不过他非常乐观,一天到晚乐呵呵的,有时候还会跟我们说一些笑话。又因为他舌头大,发音特别有趣,经常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我们都特别喜欢跟他干活。记得有一年生产队开会,他把衣服穿反了,来到会场上反反复复扣不上布做的扣子,后来大家都发现他衣服穿反了,一起哈哈大笑,他用大舌头发出的声音,笑阿阿的说:“这个老婆子,故意出我洋相。”原来他的衣服是出门时候,五伯娘帮他套上的,他归咎于老太婆故意开她的玩笑。

在种谷整个过程,插秧的场面是最热闹的。因为是生产队集体劳动,在插秧的现场,农民各有分工。力气大的男人,一般专职做铲秧。所谓铲秧,就是把秧苗连根带泥,用秧铲铲起来,长长一块。会铲秧的人,能够把秧苗块铲成一尺或者更长。这些铲得很薄的秧皮,装在篸箕里,每一个竹篸箕大约可以装十块。然后由另外一拨负责担秧的人,把这些秧泥挑到田基上。每一篸箕的秧泥上边,放有一粒竹子做的牌子。插秧的人就是靠这些竹牌子计算自己的工作量,多劳动多记工分。

插秧的现场,最活跃的是那些插秧的人。他们一般都是女人。卷起裤脚,扎一个头巾,有时候还要把腰间的衣服用带子扎紧。因为插秧的时候,全程弯腰,手上全是泥巴,头发不能够散开,否则会掉到泥水里,衣服不能够太宽松,否则容易弯腰时候走光——除非你是已经结婚的大嫂,已经不太在乎自己的仪容,否则开始插秧的时候,都要在这方面做足功夫。开始插秧的时候,只见那些女人们,一个一个精神抖擞,拉着空秧盆,到田基上抽起一篸箕的秧苗,“笃”的一声,放到秧盆上,然后拉着有些重量的秧盆,一幅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来到自己认定的位置。她们检查一下头上,腰间,然后把袖口再往手臂上扎实,拿起一块秧泥,轻轻一抛,秧泥下边用手掌托着,秧泥上边几乎要顶到胳膊,一切准备好了,女人弯下腰,另一只手就像小鸡吃米一样,飞快地摘下一注一注秧苗,往水田里种下去。每一注秧泥,大约有四五根秧苗,非常均匀。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一个起插线上,插着插着,有人就插到了后边,越插越远,把手慢的人抛在前边。整个插秧的场面,很生动的演绎了你追我赶的含义。而这个时候,水田上边,也会荡漾起各种各样的笑话,有些甚至带有少少的色味、咸味。一个我叫十六嫂的少妇,当时刚刚从一个叫莫冲的地方嫁到我们村,每逢听到这些带有咸味色味的笑话,她的脸上都会泛起特别好看的红晕。

插秧时节,一般在清明前后。那时候也是各种作物播种的时候,种花生,种芋头,种豆角……农民们的日子显得非常繁忙。有时候干完了生产队的活,回家以后还要干自留地的活,天亮出门,天黑才回家吃饭,早不见门楼,晚不见脚拇头,成为常事。如果遇上天气寒冷,插秧时候,一双脚长久泡在冷水里,麻木得几乎失去知觉。吾乡有谚:正月冷牛,二月冷马,三月冷插田妇娘乸,意思就反映了插田妇娘之苦。又,吾乡插秧,虽然大部分为女人活,但是也有男人插秧的速度和女人不相上下。其中中巷生产队,有一个驼背的男子,拐着一只脚,外号“阿蹩”,因为他体力不足,不能够铲秧,也不能够担秧,只好混在女人堆里插秧,据说他插秧的速度完全是须眉不让巾帼,很多女人干活时候都喜欢和阿蹩在一起。

如果说,插秧的场面,是种谷过程最热闹的场面,你追我赶,热火朝天,那么耘田的过程,就多多少少有一点写意。一般来说,秧苗插下去以后,一个月后,或者两个月后,要先后进行两次“耘田”。所谓耘田,是用人工,一棵一棵的把成长过程中的水稻周边的杂草去掉,另一方面通过耘田,用脚将禾苗周边的泥浆翻新,再向水稻追加肥料,这样水田容易吸收肥料,增加水稻产量。

耘田的过程,有点像在水田里跳舞。大家不分男女,一排儿在秧苗已经长出大约有七八寸的田里,对着每一株秧根,运动脚板,不需要过分用力,也不需要特别的技巧。如果遇到有野草和杂禾,则要把这些杂草杂禾连根拔起,以免它们和稻子抢肥料。整个耘田的过程,大地满眼碧绿,田野上到处欢声笑语,各种段子也在田间流传。当然,有时候这些段子指向了现场的某一个人,也可能马上演变为口角,乃至几拨人当场破口大骂。不可开交之际,生产队长只好下令:收工罗,收工!一场战役,就此得以偃旗息鼓。

一般而言,稻谷的生长过程大约需要几个月。清明插下的秧苗,经历两轮耘田,然后自由生长,大约两个多月,至多三个月,就可以长出谷子,慢慢成熟,等待收割了。如果是晚稻,禾苗抽穗杨花的时候,如果遇上“寒露风”,多半会影响产量。吾乡有谚:禾怕寒露风,人怕老来穷。所以水稻生产,一定要赶季节,过了季节经常影响产量,严重会导致颗粒无收。

收割水稻,可能是整个种谷过程中最辛苦,也最无语的工作。因为水稻成熟(特别是早稻)的时候,是一年中天气最炎热的时候。早稻的水稻,田里的水都没有放干(晚稻是放干的)。这个时候收割水稻,割稻子的人,一天弯腰,满面汗水,再被禾杆扫过来扫过去,扫得奇痒难受。打谷子的人,那时候靠的是一个四方的木制的谷桶,用人力一把一把的将谷子甩打到谷桶里。一身的汗水和泥水混合在一起,这个时候谁都没有讲话的兴趣,只有默默的干活。后来生产队买回了几盘打谷机,这几盘打谷机,依靠一只脚踩踏,产生动力,再通过齿轮,带动中间转动的打谷的中轴。打谷的效率自然提高了。但是这种所谓打谷机很笨重,经常要两个人甚至四个人抬起来,才能够转移场地。虽然这样,当年也从这样的打谷机身上,体会了“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这句话的实际分量。

 

离开家乡以后,我虽然还干了几年体力活,但是对农活自然已经是越来越生疏了。现在种谷,怎么播种,怎么插秧,包括还要不要耙田、耘田……我自然已经不知道。而随着杂交水稻的推广,水稻产量的提高,加上种谷的劳动成本太高,据说很多地方的种植水稻的面积都开始缩小了。无论将来科学怎么样发达,我相信水稻种植一定属于千秋万代的事情,因此,纪录一下我经历过的种谷过程,相信也是一段历史,一段人与自然相处的过程。

                        2020-5-2·广东顺德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