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3-31 22:53

忆武汉

  忆武汉

 

    覃炜明

 

    去过三次武汉。

   第一次,时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宣部在黑河举行《党建》杂志特约记者会议,我和桂林市委宣传部、北海市委宣传部两市的党员教育的科长(名字记不起来了)从黑河出发,搭火车经哈尔滨、往大连,海轮过烟台、抵青岛、火车往武汉、再回广西。一路逗留,一路接受当地市委宣传部的同行接待。当时在武昌火车站附近,住了一个晚上。因为只是路过,而且城市的档次不对等,我们没有再和当地宣传部联系。现在已经记不清那时候武昌的样子,依稀记得去登了黄鹤楼。那时候武昌火车站似乎也不是特别热闹。

     第二次去武汉,是二零零五年,孩子考取武汉一家大学,我送她去学校注册。我们是坐火车从广州站出发,经历了一个晚上煎熬,来到到武汉那一间位于南湖湖畔的大学的。记得注册那一天,武汉的天气有点凉,下着蒙蒙细雨。在孩子的学校,前来注册的人摩肩接踵,大多数都拉着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拉箱。我在人群里看见一个农民模样的家长,他没有拉箱,而是背着一个大背包,背包上边再加了一张大棉被。因为这样的装扮,让这个农民和他的女儿(估计是吧)一起出现在注册的人群里,显得非常显眼。后来我见他气喘吁吁地走进一座女生宿舍的时候,他蹲了下去、低了头才能进门。可以看见他的衣服大都湿透了,但是背包和棉被都包了薄膜,显然安然无恙。我当时觉得,朱自清的散文,背影里的那个父亲,不过是在临别时候为儿子买几个橘子,已经让作家感动得留下了传世名篇,如果这个家长的女儿也是一名作家,她会不会也为自己的父亲,写下一些什么呢?

这个,当然纯粹是当时的一闪念。而我自己,则因为当时正好患上尿道结石,肚子痛得有些难受。我虽然住在学校的招待所,而且感觉学校的校园和周边的风景都漂亮,但是我并没有大多心思在武汉久留。两三天时间,大约是先后带孩子在校园里转了一个下午,然后到商场为她买好过冬的被铺之类,还去汉口的“外滩”逛了半天,感受了武汉三镇曾经的繁华。第二天下午,搭公共汽车去武汉钢铁厂附近,应约见了当地一位网友。一路上看武汉,除了感觉城市特别大,和感叹交车的椅子居然还是七十年代的木头椅子以外,对武汉也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

那次见到的网友,在武汉当地做老师。因为她之前来过广州南沙,想来广州南沙工作。南沙方面已经同意接收她过来了,但是她不知道南沙到底好不好?她从网上认识了我,知道我去武汉,就说特别希望能够见我,和我面对面探讨一下,来南沙是可行或者不可行。我知道后来这位网友还是没有来南沙,是不是我当时的意见对她发挥了影响?不太清楚!因为我们以后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我估计是,因为既然决定了不来,她和我交流的话题自然而然不会太多了。久而久之,大家已经相忘于江湖。

此后很多年,武汉对我来说,就变成了一个牵挂。因为孩子在那里读书,每年的冬天,会担心武汉下雪,听说武汉的冬天特别冷。夏天来临,又担心武汉的热,据说武汉夏天特别烤人。好不容易,四年下来,孩子毕业了,回来了,我对武汉的牵挂,也就从此打上了休止符。

但是,我和武汉的缘分,并没有就此打住。二零一七年,因为要去湖北旅游,跑了好几个城市。这一次我再次到武汉,并在武汉一个叫纸坊的地方,住了好几天,甚至钓过鱼。

这一次去武汉,我们是开了汽车的。除了依旧参观黄鹤楼,武昌首义纪念馆,我们还特别参观了武昌古琴台和武汉大学。古琴台在黄鹤楼附近,相传,俞伯牙钟子期的知音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这个古琴台,建筑规模不大,但是布局十分有趣,庭院、林园、花坛、茶室、回廊、依势而折,虚实开闭,移步换景,互相映衬。无论从那一个角度,都可以照出漂亮的照片。我不知道那些经常去武汉的朋友,是不是也参观过这个景点?反正我去的时候,游客特别少,我可以细心的观摩那些石刻、碑文,或者把一台傻瓜照相机放在石头上,栏杆上,反反复复,任意自拍。说实在,对我来说,这个地方属于我最喜欢的武汉景点。如果再去武汉,这个琴台,我仍然要再一次参观。我甚至可能来一次看一次。这,可能也因为我太喜欢俞伯牙钟子期的知音故事吧!事实上,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之音最难觅,一个景点,如果能够让参观者引起某些心理上的共鸣,那么这个地方就一定是让人永远留恋的地方。

那一次去武汉,还专门参观了武汉大学。可能因为我这一辈子没有进过大学,我每到一个城市,几乎都想找几间大学看看。在北京,我参观过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在上海,我参观过交通大学、华东理工大学,在广州,我参观过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我喜欢大学校园的那些大树,更喜欢大学校园的老房子,也许还有一些曾经在这个大学出现过的名字。我去武汉大学,当然也是主要想看看那些大树和老房子,特别是长有樱花的房子。可惜我去的时候,不是樱花开放的时候,但是从那些映衬在琉璃瓦之间的樱花树的树枝,我是能够体会到武汉大学的樱花,为什么受人欢迎的原因的。她是日本人栽种的,有房子见证,还有故事,甚至更有这个大学的活化着的历史。说实在,我去西安交大,看过那里的樱花,论艳丽、论规模,交大的樱花要比武汉大学的更艳丽、规模更大,但是西安交大的樱花名气,明显不能够和武大的樱花相比,可能是,因为没有那些房子映衬,和没有那些让人记忆的历史吧。

不过,坦白说,这间传说环境非常优美的大学,我见到的真实的情况并没有让我得出优美的印象。首先,传说她在东湖边,但是实际上她和东湖隔着马路,我想象的,学生不出校门就可以在湖边树下读书的情景,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这一点我甚至认为,武大的环境还不如中南民大。第二,当然,也因为我在这个大学没有什么熟人、朋友吧!我的现成的朋友圈,毕业在武汉大学的、能过称之为朋友的,好像一个都没有。同事有,但是没有深交。倒是有一个老板,顺德某国企的,他介绍自己的时候,曾经戏称自己是“武大郎”,大约是武汉大学毕业的吧。可惜我们也没有太熟,连微信都没有加。而以我的经验,经常是,到一个地方,跑了半天,突然发现这里的一切——环境、道路、花木、建筑、乃至天空的云影,周围的空气,都没有和我发生过任何的关系的时候,突然就感到,这个地方,并不关我什么事,我,到底来这里干嘛?

所以,即使我先后去了三次武汉,我也那么喜欢码字,我都没有为武汉留下什么文字。如果不是这一次疫情,让“武汉”两个字,成为了整个国家的牵挂,乃至人类世界共同的关注,我想,我也不会写这些不算美好、而且是无足轻重的回忆吧!特别是,读了两个月的《方方日记》,知道她居然是武汉大学毕业的,我倒是突然想有一天再去武汉,一定好好地再看看武汉大学,看看这个培养了一位作家的良心的校园。

 

                          2020-3-28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