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2-29 12:05

忆逝者|三姨秀萍

忆逝者|三姨秀萍

  覃炜明

秀萍,我叫她三姨,实际她是我的堂姐。我们老家,弟弟称呼姐姐为“姨”,我的六伯娘生四个女儿,我依次叫她们为:大姨、二姨,三姨、四姨。

四个堂姐,要算三姨秀萍,给我留下印象最好。大约是六十年代初,三姨结婚,嫁到一个叫“抄垌”的地方(在人和康宁村),当时姐夫来接新娘,我到大门去帮他拿雨伞,姐夫给我的利市,居然有五元!那时候的五元,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可能因为这个姐夫大方,让我从小特别喜欢这个姐夫。

而事实上,姐夫对我好,我估计大半也是因为三姨对娘家人好。我记事时起,六伯娘已经是孤居的一个老人。在农村,很多家庭,女儿出嫁以后,都不怎么回来,照顾老人的义务好像也一起“嫁”了出去了一样。倒是三姨出嫁以后,经常会回来看六伯娘。她来的时候。经常会带一些猪肉、甚至圆蹄之类,或者来和六伯娘庆贺生日,或者是帮六伯娘洗洗擦擦、做一些家务。有时候三姨带来的猪肉,面条,糍粑,也会特别准备给我们兄弟一份。她把东西拿到我家的时候,经常是很实在的叫我母亲:“九婶,没有什么带给你们,这点小意思,你就收下吧!”母亲客气一会,到三姨回去的时候,总会把我们兄弟叫来,说:你们记住,三姨的好,“你们对六伯娘,要一样的好!”

其实,三姨不善言辞,她对我们兄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教育或者勉励的话,她总是以她的行为,让我们感受应该怎么样对待自己的家人、亲人。记得小时候,每一年,每隔一段时间,三姨都会带上鸡、鱼、肉,来到我们的老屋,看望六伯娘。按三姨自己的说法,是因为去人和赶圩,顺便转过来,“看看六婶!”(三姨叫六伯娘为“六婶”)而实际上,人和圩到我家整整十七公里,走路要走三四个小时,三姨那一次来是属于“顺路”啊?好几次,我家里有事,像一九七二年修前厅,一九八二年修正屋,三姨不能够来,会木工的姐夫就会过来,住上一段时间。姐夫会风水,会看面相,夜里和我们说起我家祖坟,一座一座,哪一座好,好在哪里?也是说得有板有眼的。

我很小的时候,曾经跟六伯娘去过抄垌,看三姨。那是一个春天,我们大约在山路和田埂上转弯抹角,走了三、四个小时。六伯娘挑着一对装有糍粑的茶箩,我们兄弟空手跟着,一路叫远、叫累,六伯娘是一路哄着,拉着,好不容易把我们兄弟带到抄垌三姨的家的。那时候三姨的大女儿阿芬才出生不久,后来听说三姨又生下了阿品、阿儿、庆兰……还有一个儿子,名字好像叫裕堂。可惜因为路远,也因为我早年就离开家乡,我以后一直再也没有去过抄垌。有一年在罗寨水库,听一个来自康宁的工友说,他和我三姨同村同屋子,马上对他也有“三分亲”的热络。

出来工作以后,回家过年,偶然也会遇到三姨,记得还遇到过她带着阿芬、阿品,一起来看六伯娘。但是,我和三姨的交流其实不多,只知道她生活过得还算可以。一九九三年,六伯娘去世,我们为老人做了一夜道场,三姨和姐夫都来了,我们绕着伯母的棺材,哭了一夜,跪拜了无数次。

大约是二零零零年,我到广东以后,同村的二姨(言芬)的儿子结婚,我回去喝喜酒,见到了三姨、四姨(月萍)。知道三姨已经由抄垌搬到了福传的江口。据说那里有一个木场,姐夫在那里开了一间小卖部。因为姐夫喜欢看风水八字,不太守店,由她帮助看店。“已经开了好几年了,生意过得去吧!”三姨说。

那时候,因为六伯娘去世,事实上我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但是因为在酒席上,我也没有和三姨多谈。大约记得,她知道我曾经因病住院,叫我务必保护好身体,“钱是身外物,够吃就算了!”这是她说的大意,朴素而真实……

我做梦都想不到,这竟然是我和三姨最后一面!因为不久,我得到消息,三姨在她的小卖部守店,夜里被进店偷盗的贼人杀害了。哥哥去过案发现场,据说三姨死得很惨。更让人悲愤的是,三姨被杀已经二十年,至今还抓不到杀人的凶手!据说公安局曾经抓了几个人,但是他们后来都翻案了……我虽然不知道细节,但是一个杀人的凶案,居然能够一拖二十年,一直没有破案。说实在,因为这样一个命案,我的确对当地公安的办案能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时间匆匆流过,心里一直找不到太平。二十年来,我一直想动手敲几个字,回忆、或者纪念一下我这个死于非命的三姨。但是所以迟迟没有写起来,是因为我一直想等一个消息——等那个杀害我三姨的罪犯伏法。我要把这个消息,变成文字,告慰三姨的亡灵。可怜的是,我等了二十几年,我一直没有等到这个消息。更让我悲伤的是,在漫长的等待中,三姨的丈夫,也就是我的堂姐夫黎永昌先生,包括他们的儿子裕堂,也已经在二十年间前先后染病故去了。又因为这些年离乡背井,我和三姨的几个女儿,一直没有什么联系。我现在不知道公安机关是不是还在追查三姨遇害的案件?据说很多杀人的案件,一旦亡魂显灵,凶手会在有意无意间暴露出来,让逝者冤情得以昭雪。像十七年前湖南新晃县的操场埋尸案、二十八前南京医学院的学生遇害案,都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等待,天网恢恢,终于等来了案情真相的。我写这几个文字的时候,特别希望三姨在这样的时刻也能够显灵,通过一个什么样的环节,让那个(也可能是几个)杀害三姨的真正凶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法律对一个卑微的生命的逝去,做一个庄严的回应,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成为铁一样的生活事实和法律的实践!

我期待,我的有生之年,能够说一声:三姨,安息!

 

                           2020-2-28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2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