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11-24 12:13

忆逝者|记得守维兄

   忆逝者|记得守维兄

                 覃炜明

 

守维走了。

老家的颂声四兄在微信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第一,当然是守维兄年纪不大,至多比我大几岁。前年俞老在长洲岛请客吃饭时候,我专门约了他见面,发现他精神抖擞,谈笑风生。这么生龙活虎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第二,是因为以我的了解,守维兄不喜欢喝酒、抽烟,基本没有什么不良习惯,本分先生一个,估计这样那样的病,不会太早盯上这样的人吧?怎么会这么突然说走就走?第三就是,就在上月底,我发现他平时不怎么活跃的朋友圈,突然活跃起来了。我估计他应该是有了闲情逸致……可惜,因为忙,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他做什么互动,甚至连一个点赞都没有留下,以为见面的机会多得很……但是,守维兄,你怎么就这样说走就走了呢……

     我突然怀疑是四兄年纪大了(他差不多90高龄),记错了名字。于是急急打电话,向一位曾经和守维兄同事的朋友求证,朋友证实了这个噩耗。

     我,一下子茫茫然,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在老家苍梧的朋友中,守维兄和我很早就有了交集。我们同一个大队。他所在的古和村,和我的村子武界村人历代通婚甚多。据说我的祖母是娶古和村李姓人氏,守维兄的母亲则是我的村子嫁过去的。可能因为这样的关系,大约在一九七四年,一个冬天的日子,年轻的守维兄和驻村的工作队到我们生产队开社员大会,在我家门口大禾地的会场上,我们坐在了一起。也可能因为我羡慕这个大哥哥长得很帅,而他又觉得我这个小弟弟一脸娃娃相,我们居然在会上开了小差。他在地上比比划划,用木棍向我写了一些数字,好像是一个游戏,我接招,做了一些回答。后来,我发现工作队的一个队员,在会上读毛主席的语录,一下读不出来,我就帮忙他提示一下,他才读出来。于是这个工作队员对我大加赞扬,问我为什么学语录学得那么好?我身边这个大哥哥,也突然扔了木棍,用惊诧的眼光看着我!

后来我记住了这个大哥哥的名字,他叫李守维,古和村人,是村子里书声阿哥的亲戚。大约当时守维哥哥是大队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队员。

后来,听说守维哥哥被招工到县里了,他的弟弟(初中比我低一届)也被招工到梧州汽车客运站了。当时能够招工进城的,大多数是贫下中农的孩子。但是我不知道守维兄是不是贫下中农出身。记得初中时候,学校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贫宣队”队长,就是古和村人。他是不是守维兄的父亲?我现在都不知道。

其实,和守维兄的第一次认识,不过是少年时代的一个偶热。虽然记忆也很深刻,但是如果不是后来曾经一起下乡驻点,我对守维兄的了解,可能就有些迷迷糊糊了。因为那时候在生产队认识的住队干部,有好几个人,很多人到后来,只记得一个名字,和一副那时候已经定格了的面影。

 

时间来到一九九一年,我在苍梧县委宣传部,被安排到夏郢镇镇安村驻村,队长就是守维兄。那时候,宣传部的下属,只有文化局和文化馆等单位。要派出下乡干部,宣传部和文化局往往是各派一两个人。守维兄是县文化局的副局长,他代表宣传口做工作队长。我是队员,宣传部的另一个干部也是队员。那时候县城龙圩去夏郢镇安村,路还是不怎么好走,出出入入,全部依靠文化局派出一辆吉普车接送。记得司机阿弟和守维副局长的关系很好,我们每次来回,守维副局长都叮嘱司机阿弟:“送送我的老乡!”于是,入村时候,吉普车要到我在龙小的宿舍接我;回来的时候,阿弟也把我送到龙小的操场。每周来来往往,我们在车上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说起早年的事情,守维记忆里居然也有印象。他曾经问我:当时年纪那么小,你为什么学习毛主席语录学得那么好?我说我放牛,没有什么书看,一天带着一本《毛泽东选集》,看注释,毛主席有些话,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你记性好,可惜后来没有读高中,不然你更了不起。我说,我倒是认为,就是读了高中,也未必了不起,因为我的很多同学读了高中,一样平平庸庸,做了农民。

记得,入驻镇安村的时候,用水要到村委会前的井里挑水,吃饭要在村委会厨房里自己煮,菜向附近农民购买。我们和在村委会做木工的苏师傅一起吃饭煮饭。每天做饭,到了关键的炒菜的环节,都是守维兄掌厨,我们的任务就是在灶堂前边添柴火。这个时候,平时文质彬彬的守维兄,到了大灶旁边,加油、放盐、起镬……动作熟悉得如同大厨。很奇怪的是,我平时下厨,往往被弄得一身水一身汗,样子狼狈,但是守维兄下厨,动作从容,手法熟练,一副烹小鲜的轻轻松松。菜做好了,他一身还是干干净净,斯文一点不减。看他下厨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在镇安村煮饭,吃得比较多的是木工苏师傅带来的思委大米。思委米好吃,吃得多了,苏师傅说带我们去思委买米。有一个周末,趁司机阿弟过来接我们回去,我们就让阿弟开车,去苏师傅的老家买米。由于机耕路特别狭隘,出村的时候,吉普车轮子被陷进了稻田里,我们几个人稿搞一个多小时,车轮子都弄不起来。于是叫了几个村人出来帮忙。村人要价高(四个人,每人要20元),我有点舍不得,守维兄当机立断,说:行,回家拿东西,天黑前搞掂!那天晚上回到龙圩,已经是半夜一点钟。路上守维兄说:有些事,处理起来要不惜代价,如果舍不得这点钱,我们今晚都要在村里过夜,花费可能要大得多!

我们和当时的夏郢镇委记黄社安关系特别好。有一次在镇里开会,午饭的时候,黄社安对我们说:晚上,你们几位,到我家开台。他做了一个开台的手势。下班以后,我们几个如约来到王书记的屋子,等着“开台”吃饭。进门以后,黄书记打开桌子,拿出扑克,和我们打起了拖拉机。一直到九点,看到黄书记根本就没有吃饭的打算,守维兄问:黄书记吃饭了吗?黄说:吃了,在外边吃了。守维兄说:家里有红薯吗?煮几个红薯吧?黄说:你们没有吃饭啊?守维兄说:吃什么啊?你说开台,我以为你叫我们吃饭呢!黄哈哈大笑:对不起对不起!误会误会。马上到厨房洗红薯,一边煮一边玩,几乎玩了一个通宵。过后,守维兄和我说起这次“开台”的笑话,说,可能是我们太迟钝了吧?怎么就把人家的暗语理解得离题万丈了呢。“看来我们都不是做特工的料子。”

我和守维兄在镇安村驻点的时间大约是三个月。期间也曾经和他到附近的山上挖一些老松树回来。守维兄喜欢种盘景,看他挖树根的时候,在树根周围十几厘米挖开泥土,然后连泥连树根一起用报纸包起来,下山的时候,斯斯文文的他,这个时候抱着树头,满身泥土,小心翼翼,如同抱着一个宝贝孩子,我就有点想发笑。他说有时间请我去他家里看他的盘景,但是我一直没有去看过。因为我那时候接了县委组织部的一个任务,提前离开了镇安村。

之后见到守维兄,知道他也回来机关了。那时候机关干部下乡,轮换频繁。他离开以后,好像是文化局长李伟全接替进驻。之后不久,我调离苍梧,不久守维兄也调离苍梧。我去了市委宣传部,他去了市电影公司,担任经理。实际上那时候电影公司的业务已经每况愈下,估计他做那个经理,也没有什么油水了。 而实际上到了梧州,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了。有时候在图书馆,见到他的夫人,也会了解一下他的情况。

时间匆匆,我后来去了广东,几乎和守维兄的联系都中断了。一直到前年,我的忘年交俞老先生请我吃饭,叫我特别约上守维兄一起。 好不容易和他联系上来,席间喝酒、聊天,知道他退休以后在一个协会做秘书长之类角色,日子过得充实,甚至感觉他比以前在职时候更加意气风发。那时候加他微信,发现他的朋友圈并不活跃,经常没有更新,我估计是他很忙。及至去年我的小书《活在吾乡》出版,偶然会看到他来到我的公众号踩两脚。比如,我书中有《古和村遗事》,写到他的村子,写到他的兄弟,他在公众号留言补充:古和村,实际叫古娜村,李姓祖上从安徽到安平任司长,后乐业于此,故有语音之变。又,《七月十四拾遗》中,我写到一个村人七月十四上山打山猪,居然被自己的枪打死了自己。他补充了这个打死自己的人的身份、名字,和事情发生的准确年份。

由于守维兄年纪比我大,我纪录的往事又发生在他的村子附近,所以我更相信他的补充是真实可信的。后来我又从守维兄的朋友圈发现,实际上他也喜欢写作品,而且喜欢和我一样纪实,他在《梧州日报》发表的《妈妈》,文字不多,但是细述了母亲关心自己的很多细节,特别是上山时候用牛窝水浇火笼,然后把火笼藏刀草丛中的细节,让人有历历在目的感觉。至于他提到的地方,大凹、瓦窑脑、竹顶、红泥界、冬回……都是我也知道名字的地方。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守维兄也是一个纪实文学的里手。难怪他曾经说,我公众号的每一篇文章,他都认真阅读,“只不过没有点赞或者留言而已。”

上一个月,我发现守维兄并不活跃的朋友圈,突然活跃了起来。好几天,每天发一则,或者写一首诗,或者晒出他曾经写过的好句。其中有他十年前为某六堡茶企业新办公大楼写的对联——茂林千顷六堡隹茗藏真淑 ,圣品万三江秀水映香梅——公司名字茂圣冠首,老板苏淑梅名字做对尾,读后觉得,守维兄原来也是能够舞文弄墨的文人一个。心里正想下一次回去,约他说说吟诗作对的事情……我根本想不到,守维兄的这几则朋友圈,其实是他生命的绝笔!据说他是上月底去世的,而我分明在1029日,还看到他纪录身边所见的事情(有夫妇在走廊打架,来往的语气描述得生动毕现)。谁能够想到,第二天(我估计是第二天),守维兄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据说,那一种病症,在生命的尽头都浑身疼痛,非常痛苦,但是我在守维兄的生命最后一刻,看到的是另一种情况。毫无疑问,守维兄怀念美好的时光,包括烟火味十足的生活。可惜,天妒英才,守维兄已经走了。惟愿天堂里也有更多的烟火、更多舞文弄墨的机会,陪伴守维这位老乡,这位仁兄。

 

                          2019-11-23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