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9-15 17:02

忆苍梧|广平遗事

 忆苍梧|广平遗事

                 | 覃炜明

   用“遗事”这个题目写广平,我自己都始想不到。我想可能是广平有我早年最好的朋友,而几十年间,乃至一直到现在,我们居然、居然已经很少联系了吧?

   和广平的关系,仍然是从罗寨水库渠道指挥部的日子开始。

   大约已经是1977年的事情了,我所在的渠道指挥部由原来在一个叫“铁扇关门”——也就是娘子军渡槽的地方,搬到了新地公社对面的修建另一个渡槽——矩村渡槽。这个渡槽没有修好,我就离开了工地去读书了,而不久,罗寨水库工程也全线下马。所以现在所谓的矩村渡槽,一直只有留下的几个高低参差的石墩。

记得当时的指挥部,设在矩村对面的山边。推土机推我们的营地的时候,可以看到这个地方星罗棋布的尽是乱坟,有的地方可以看到一个一个装死人骨头的金埕,乱七八糟的被推出来;更有一些棺材板带出来一堆一堆白骨……我们的指挥部,包括施工部、后勤部和武装保卫排民兵(主要是来自广平的民兵)的油毛毡房,就盖在这满地白骨的土地上。

我们本来都是不信鬼神的人,但是在这样一块土地上搭建起来的工棚,还真的是特别的邪乎,邪乎得让人现在想起来还是毛骨悚然。

大约也是近中秋的日子,有一个晚上,武装民兵排的一个民兵,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无缘无故睡到了床底,他以为自己睡得糊涂了,便摸到电筒,打开,准备睡回到床上——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一个排30多个人,几乎全部都睡在各人的床底里了!吓得他当场大叫:起床,起床,有情况!这些民兵被叫醒,以为真有敌人出现,一骨碌起来,发现大家都睡在床底下……这个邪乎的事情,当晚就报告到指挥部,平时笑啊啊的指挥长简直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啊?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指挥部研究以后,为了给大家壮胆,决定轮流派出人员通宵站岗,包括指挥部、施工部、后勤部的人,全部参加值班,每人一个小时。每天晚上睡觉前,首班站岗人员要到指挥长陈桂森(他是县武装部副政委)那里,由他面授当天晚上口令(如“深挖洞”“广积粮”),他随时三更半夜起来,带着勤务员叶礼元查哨。当时因为人员分配紧张,女民工也安排一起站岗。不过有女民工参加的班次,一般有两个女民工,加一个男民工。值班人员全部荷枪实弹,陈桂森下令,一旦发现情况,可以朝天鸣枪……

非常紧张的度过了十几天,居然从此平安无事。后来把特别的岗勤撤了,留下保卫排的民兵,依然通宵荷枪实弹进行工地巡逻。我记得自己也值过夜班,一起站岗的是两个女民工,大坡和广平各一人,名字已经记不起来了。

在矩村的工地,我认识了来自广平的一个插青,因为她和我同姓,又喜欢文学,甚至也有一些画画的爱好,所以我们一认识几乎就以姐弟相称(她年龄比我大)。我们一起去琅南的竹林写生,一起去新地公社大院看电影,甚至一起去县城龙圩照合影,到她在梧州大学路的家里,见她的父母、哥哥和姐姐,他的家人也把我当做本家弟弟看待。由于她带来工地的钱比较多,怕放在工棚不安全,就给我放在我的箱子里(因为我住在指挥部,日夜有民兵站岗)。后来我们一起参加高考,她和我同时出线,她被广西幼儿师范学校录取……我在《活在吾乡》曾经专门设有《梧州的女子》章节,预留了要写一写这个“英姐”的,奇怪的是,我一直无法按照既定的思路写出来!

广平带给我的记忆,就由这样一件“遗憾的事情”开始。不过,因为渠道指挥部,因为那个矩村渡槽,我还是记得一些广平人的名字,包括广平的村子的名字——平地、城坦、榃金、淑里、调村、河口、甘村……基本上耳熟能详。记得支农的时候,我们也曾经去过广平的一个村子(记不起名字了)帮助生产队插田,午饭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生产队为了招呼我们这些支农的民兵,居然杀了一头猪(当然是中猪,大约100来斤),当做我们的午餐的菜餸,其热情可见一斑。而读书的同学,师范时候的几个同学,名字的都记不起了;但是教育学院的同学,钟永东毕业后调到了苍梧师范教中师,李德好像去了广平中学,李炳枚好像也是两度同学,后来据说因为超生,被放逐回家,做了农民。依稀记得他们当年的音容笑貌,但是毕业后一直没有联系。

事实上,真正走进广平,还是到了县委宣传部以后。大约还是检查乡镇党校,进入了广平街。记得街道有旧骑楼,砖柱有些斑斑驳驳,地面更是凹凹凸凸。至于镇政府的格局,记忆有些模糊了。又因为广西有名的矿山——佛子矿就在广平境内,这个矿山一边在岑溪,而总部在广平经过淑里的一个村(我记不清名字了),当时就有2000多名职工,我曾经在1987年带梧州市几个大学生组成采访团,进入佛子矿采访,深入几公里的坑道,体验矿工工作的现场。晚上则烧着几千瓦的电炉,吃干锅狗肉,后来专门写出了表现矿长的散文《与矿山同命运》,发表在《梧州日报》并收入了本人散文集《碎光》。

大约是1994年,我在梧州电视台新闻部做记者,宣传部的老同事甘志明出任广平镇委书记。隐约记得是他提供了一个采访线索,说平地村有一个农民,名叫黎普清,办肉桂苗圃,又办玉桂油加工厂,他的苗圃的肉桂苗免费提供给农民种植……我觉得这条新闻有价值,曾经专程到平地村,拍了一条新闻,后来这条新闻居然获得了当年广西好新闻二等奖。

说到广平,还有一个不能不说的老朋友,他就是原桂东都电视报的副总编辑黎军。黎军毕业于八步师范,我参加工作并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在苍梧县教研室工作。后来我到龙圩中学,不知道为什么他到了县文物管理所担任所长。我们曾经一起去爽岛去京南采写纪实散文。可能因为他的职业经历,他的散文比较喜欢引经据典,写苍梧县的散文,比如长发的旺滩、京南的风物,他总是能够把孙中山曾经驻节梧州,谋划北伐;由汉士威彦先生故里的石壁 引出士燮故事,并演绎得淋漓尽致。前些年他为了考证苍梧县老乡吴挺举在顺德做知县的旧事,曾经几次委托我到本地档案馆查找资料。在苍梧的朋友中,黎军写散文,不但以严谨著称,而且多才多艺,书法也是写得龙飞凤舞。据说在国内一家书法网站,他的作品已经开价到78万元一幅。上个月,有人把一种本地茶叶(虾斗茶)列入六堡茶序列,黎军在中国茶叶网著文反驳,并引经据典,证明虾斗茶实为广平所产,据说他正在为虾斗茶壮大影响日夜操劳。

说实在,因为对广平了解不多,对这里的民风并不算了解。但是据我读过的一些资料,广平镇境内高山特别多。可能是山水秀丽吧,据说广平姑娘也比较好看。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但是隐约记得当年广平民兵中,的的确确有一位比较出众的美人,据说这位美人后来做了校长,不知道美人迟暮,风采是否依然?

 

                   2019-9-13中秋夜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1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