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19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9-12 22:02

忆苍梧 | 大坡镇,这些人,那些事

 忆苍梧 | 大坡镇,这些人,那些事

                    | 覃炜明

 

   写到大坡镇,还要从罗寨水库说起。

   1976年夏天,正在新地四落村挖山洞的我,接到罗寨水库渠道指挥部的通知,让我到渠道指挥部办公室工作,即日报到。

我到来的任务是为指挥部的广播室写稿件,半月出版一期墙报,手写,绘图。因为工作的关系,几乎每天要到大坡营,了解好人好事,使得我当时接触得最多的就是大坡人。记得19769月毛泽东逝世,916日在大坡营的球场开追悼会,因为烈日当空,有三个大坡民兵当场昏倒。

   当时,大坡营负责娘子军渡槽(矩村渡槽)的施工,营长(还是教导员,记不清了)黎庆先好像是一个以工代干的干部,他长得黑黝黝,眼底下有一个小小的眼袋,不喜欢说太多话,向他了解好人好事时候,他好像都不怎么会推荐。倒是副营长(还是副教导员?)龚伟英比较喜欢介绍团里的好人好事,这个人如何积极,那个人如何勇敢,所以当时无论是墙报还是广播室播出的稿件,大坡营的上稿率很高。加上广播员李琼芝(龙尾江人)也是大坡人,所以广播站一时间成为大坡新网站。特别奇怪的是,播音员李琼之平时和我们谈话,一副大坡本地口音,把龙尾江的的“江”字读得特别重,甚至变调,但是在广播里听她播音,一点不像说土话的乡下人。龚伟英长相有点像大寨的郭凤莲,一副铁娘子的样子,她后来归宿怎么样?我不清楚。黎庆先据说因为娶了梧州的知青,后来到梧州市人大工作,做了农业委的主任委员。我到市委宣传部工作的时候,几次和他打招呼,他好像忘记了我曾经在渠道指挥部几次采访过他。

渠道指挥部还有两个不能够忘记的大坡人,一个是严志冲,另一个叫叶礼元。严志冲是退休军人,但是样子一点都不粗犷,甚至是有点文弱。现在记不清严志冲在指挥部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只记得我们吃的猪肠、猪血之类,都是他负责采购和下厨。因为他经常会说一些违反常识、引人发笑的笑话,所以他的话经常被指挥长和办公室主任引为笑谈。严志冲后来的下落我不清楚。叶礼元是指挥长陈桂森的勤务员,专门负责陈的生活起居,对人态度特别好,后来招干到了龙圩镇。

在渠道指挥部,有大坡营几位梧州女插青,有些记忆。一个叫李燕明的,性格开朗,笑起来,嘴几乎拉满了一张脸;另一位插青名字叫王昭君,梳一条大辫子,满面春风,据说父亲是梧州市的一位局长,曾经有男青年为示爱从梧州追到当时的工地;而插队大坡的黄丽群和我曾经几度书信来往。黄丽群在娘子军团广播室做广播员,因为跟随她们的团长刘旭金到渠道指挥部交流(刘旭金和我们的指挥长陈桂森是好朋友),我们认识后,我曾经到娘子军团图书室借阅图书,因而认识并有来往。后来我到师范读书,她曾经送脸盆毛巾等作为“革命战友”的礼物。

我和大坡的缘分,延续到苍梧师范读书以后。我的同桌李沛平就是大坡人。可能因为我们读数学、化学都比较吃力吧,我们一度曾经非常要好。我曾经在一个周末骑自行车,和他一起回到他的村子,住了一个晚上。李沛平的父亲是一个很粗壮的农民,样子宽厚。当时他们的家境也不好,房子破旧,有点家徒四壁的味道。那一次去李沛平家,他带我到李济深的故居去。李济深的故居在李沛平村子的对面,村名叫料神村。故居当时还是生产队的一个牛栏。傍晚时分,闻着浓郁的牛粪味登上破烂的有花砖的楼板,可以看到下边的牛只已经回栏,牛尾巴在啪啪啪的甩打着成群结队的蚊蝇。不知道为什么,我后来每次去李济深故居,都会想起第一次参观故居的情景。

大坡人才辈出,除了李济深,还有很多名人。我们除了看李济深故居,也看了李沛平同村的一个地主的旧屋子。这间房子虽然已经破破烂烂,但是螺旋形的楼梯,和钴蓝色的玻璃窗,足可以证明屋子曾经的繁华。屋子主人是谁?李沛平说过,但是我已经记不清来了。

大坡的师范同学,还有好几个。一个叫冀建文,一个叫李式棠,一个叫陈炳洲,另外一个叫羽景伟。冀建文人长得高大,成绩也特别好,而且好像和我一样,也是在罗寨水库做民工,在新地公社的考场考上去的;李式棠经常被人叫做李二棠,皮肤黧黑,典型的大坡人模样,他曾经两度和我同学(第二次在八步师范);陈炳洲入学前已经是老师,资历比较老,自然和我们这些新生没有什么交集;羽景伟头大,经常显示一副对任何事都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些同学,毕业已经各散西东,有人去了大坡的中山中学(大坡中学),有人去了下边的学校,但是一直没有见面。到几年前同学在龙圩聚会,除了冀建文,其他人几乎当面不能够叫出名字了。

和大坡人的缘分,一直在延续。1984年我到梧州教育学院进修中文,一个大坡人见面即成为我的好朋友。他叫覃横新,因为同宗,又喜欢文学。当时教育学院要求我主持的学生会物色两位同学,看守学院大门,职责是晚上在门口的传达室值班过夜,我毫不犹豫的推荐了自己和覃横新。当时学院大门有一间传达室,值班人直接在传达室睡觉,晚上11点负责关铁门,有人进来,无论是什么时间,都要起身开门,报酬是每月50元。我们那时候虽然是带薪学习,但实际工资只有40多元,值班每个人每月多了25元,生活自然过得非常滋润。横新喜欢晚上去南环路的原盅炖品店吃炖品,回来就埋头写作。我睡在上铺,有时候会出其不意观看他写了什么?他马上惊慌失措的把稿纸捂起来。因为我那时候已经公开发表了一些小说散文,横新还是新手,总是背着我写作。其实我非常欣赏他的作品,曾经在学院的黑板报上刊登他的著名诗歌《我不该》,至今还记得内容:

我不该

不该在月亮躲在云层的夜晚

驾一叶小舟

驶进你那幽深的水巷

把你那

神秘的门铃

偷偷按响

……

这首诗用毛笔蘸白色广告色,由写字特别漂亮的同学,行书抄写在《红烛》黑板报上,引起当时的老师包括院长大加赞赏。但是,作者在什么情况下为写这首诗?当时的心境是怎么样的?哈哈哈,只有我这个知己才能了解一二。

覃横新毕业后好像去了中山中学,后来更陆陆续续在上海《文学报》《梧州日报》发表了几篇散文,初露锋芒。可惜文学作品只成为他职业的“敲门砖”,后来他调到了县交通局,先做秘书,后官至书记,发现他居然再没有写任何作品了。

而我出来工作以后,先后多次去大坡,当然去得最多的自然是李济深故居。因为工作(跟随有关领导采访),也因为带人游玩。记得最早管理故居的人叫阿灿,个子很瘦,据说他是李济深的侄孙。介绍李济深的时候,经常使用纯正的本地口音,口带粗言,甚至把李济深家族的一些未经证实的传说,也津津乐道给客人介绍。比如说,李济深故居的房子,他说是其大佬在梧州做盐务局长,用人家交上来的税金建起来的。后来故居规范管理,阿灿已经不知去向。而我参观故居,最喜欢爬上李济深故居的屋脊,因为上边有砖砌的阶级,让人可以在屋顶上行走,鸟瞰屋子全貌。特别是这样的建筑,其他地方很少有,足见这座城堡式建筑的充满军事用途。而我发现李济深睡过的大床,居然头尾都安装有玻璃,这样违反风水的装饰,只能够说明作为转战南北的旧时代军人,李济深的日子,每分每刻、甚至睡觉时候都必须竖起耳朵、提心吊胆吧?

李济深故居大门前有池塘和凉亭,李沛平早就告诉我,那是李济深下野的时候,经常钓鱼的地方。我在梧州宣传部工作的时候,老朋友梁昭先生曾经写了32集电视剧《李济深》的文学脚本,因为找不到人拍摄,曾经委托我把电视脚本改编为长篇小说。我改写了大约10万字,在《西江侨报》发表,后来由于工作调动,再没有写下去。我到顺德后,梁昭先生过世,此事已经不了了之。

几年前,我的舅母和舅父专程从广西柳州到广州祭拜其父亲,言谈之中知道,舅母的父亲曾经是李济深的副官,舅母老家是就在大坡……想不到我居然和大坡也有一些亲戚关系。

因为工作去大坡,记得还去过交村采访。当时苍梧县副县长赵春宝在交村搞农业试验田,去交村大约就是采访他的事迹。赵是我的好朋友,因为在梧州是邻居,他曾经经常到我家聊天,一聊就是一个小时。

当然啦,对大坡的更多记忆,是因为吃河步的白斩鸭。河步白斩鸭的兴起始于什么年代?我已经没有记忆。但是记得当时只有路边一家小店,非常简陋。前年再到河步,发现这里已经新建了不少房屋,俨然一个小镇,家家做的都是白斩鸭生意。据说做白斩鸭用当地的土鸭,去毛、清水煮了,白切,居然能够没有一点骚味,吃起来清香爽口,一点没有一般吃鸭子的肥腻。到广东以后,我几乎每次回去都要带家人或者朋友一起去河步吃一次白斩鸭。有一年过年,年初三,因为去得太早,所有店铺都还没有营业,有一家店铺老板知道我从广东回来,自己动手为我们准备了一餐白斩鸭。前年我回去过节,年初二,带亲戚再去河步,以为还可以像上一年一样如法炮制,吃到白斩鸭,但是店铺的主人说,找不到工人,实在不能够开档了。原来已经没有一家老板再愿意亲自操刀了。新年大头,找不到吃的,非常狼狈,幸好沿大坡旧路往广平方向跑,到中山中学附近,找到一家农庄,可以吃鸡,即杀即煮,也算满足了老人郊野觅食的愿望。

可能因为和大坡人打交道一直比较多,大坡镇有很多村子,名字我都非常熟悉——料神、马王、胜洲、交村、河步、育民、大燕……但是去过的村子,似乎只有料神(李济深故居)、交村、河步,总而言之,只要想起大坡,就会想起李琼芝那一声“我是龙尾江的”那一个特别翘起来的“江”字。

大坡是名人李济深的家乡。近日发现梧州某些资料介绍李济深的时候,使用“李济深,梧州市龙圩区大坡镇人”的字眼,很多苍梧人觉得奇怪!因为李济深时代,根本就没有龙圩区之说。其实,准确来说,应该使用“李济深,苍梧县大坡镇(今梧州市龙圩区大坡镇)人”,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这是题外之话。

                            2019-9-10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2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