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19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7-15 22:43

教育改革刍议

顺德教育改革刍议

          | 覃炜明

 

作为已经离开岗位两年的媒体人,本来我已经没有计划再打算为顺德事情写什么说三道四的评论。首先是因为离开了岗位,信息来源自然有些不足,这样操作评论事恐怕容易流于偏颇;第二,也是更主要的,是因为看了一些现在仍然在源源不断推出的评论,我承认我无法适应只会说“好得很”,从来不敢说“不”的那一种文风,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要跟写了近十年的评论拜拜了。

但是,三天前我的一篇旧文推出,引发的热议与反响,特别是看了数以800条计的留言,我突然又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我仅仅满足于引爆一个问题,而不提出一些有点价值、或者说是有些可以让大家参考的观点,恐怕会让那些支持我的朋友(有人形容我是媒体良心)失望;另外,据说有政府领导看到帖子,已批示有关部门进行一些应对,虽然我还没有、实际也不想仅仅和“有关部门”对接,但是我仍然想把我的一些思考付诸网络,和大家一起分享。

客观地说,顺德教育的问题,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问题。现在的问题,其实是多年累积的问题,只不过现在暴露的充分一些。我前贴说过,累积的问题,有比较复杂的历史原因。看到有些留言把全部板子打到现任的领导身上,我觉得有失公允。我说这个意思,并不是在为他们推脱责任,而是想提醒大家冷静一下:历史的问题要有历史的眼光观察思考。实际上我所以发五年前写的感慨文字,意思是想说明,五年前担忧的问题,现在没有得到解决,希望大家警惕后边可能出现的更坏的后果。可惜还是有不少人没有读懂我的用意。当然,大多数人是懂了,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关注支持者。

不过,我虽然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多年累积的问题,但是并不否定这些年教育的管理甚至改革仍然是出现了一些偏差的。其中最大的偏差,我认为就是不能够正视问题。几年前我曾经多次和教育局的一些领导面对面讨论,大家观点有些针锋相对,甚至几度面红耳赤。我一直觉得教育局有些同志对顺德教育太乐观了,有一位领导(已经调离教育局领导岗位)认为媒体(包括评论员)经常批评顺德教育现象,是因为顺德教育做的太好,走在全国前列,“高处不胜寒。”正是这样的自我满足,让我一直对未来顺德教育忧心忡忡。今年中考放榜,顺德的考生成绩不理想,我第一个反应是愕然,因为和南海的差距越来越大;第二发现让我更吃惊,因为考得不好,我发现媒体对中考放榜这么一件民生大事,居然采取销声匿迹应对。我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媒体对中考放榜销声匿迹,但是和前不久高考放榜,小小进步就兴高采烈满屏打了鸡血一样的报道比较,我发现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做法,不敢面对问题的态度,可能会让顺德教育进入更难堪的境地。所以我推送一篇旧文,表明一下态度。完全想不到中考成绩问题,成为了全城关心的热点,所以才有热闹一时的旧文成为热帖。

回归到教育改革,其实这几年我发现,政府都在推动改革,比较大的动作是,成立教育集团,给老师增加工资,调整了包括教育局主要领导和一些学校校长等等。这些都是外界能够看得到的改革,至于看不到的,可能还有更多的动作。不过,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总觉得前几年顺德的教育改革有些焦虑,有些仓促,甚至给人病急乱投医的感觉。比如说,成立教育集团的做法,是不是真的对提高教育质量有用?政府匆匆忙忙推动这样的改革,是不是进行一些比较科学的论证?是不是在充分调研的情况下做出的改革?包括干部的使用,是不是充分考虑了专业的背景?我没有更多的信息,不好下结论。但是从动作来说,和医院大批量和高校嫁接一样,都显得有些决策焦虑、至少是急于求成。

教育改革要解决现实问题,更需要解决历史问题。对顺德教育,要肯定原有的基础,肯定既有的成绩,改革起来不一定需要大刀阔斧,大动干戈,很多方面其实也没有快刀切乱麻的迫切性。教育的一些问题,出现有一定的周期,解决起来也需要时间。有些问题,如教师的工资待遇问题,能够解决当然应该尽快解决;有些问题,比如生源流失问题,社会对顺德教育的信心流失问题,并不是依靠几个大刀阔斧的措施就能够扭转的。这就需要在正视问题(而不是掩盖问题)的情况下,谈定应对,从容出招。因为至少从外流的学生的成绩看,顺德的生源非常优秀,也就是说我们的基础教育的小学阶段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并得到社会公认的。我们没有理由把自己说的一无是处。我们要做的是,面对自己以已经出现的短板,敢于直面,善于或者敢于找出原因,然后规矩问题对症下药。至于原因怎么找?我觉得不能够靠长官意志,而应该进行专项调查,在充分调查基础上再制定改革的措施。建议政府在适当时候,组成有国内教育专家,有本地教育工作者参与的专业团队,对顺德的教育情况做一次全面摸底调查。通过对社会特别是对老师、对家长、对学生、对投资人,学校领导的座谈问卷,广泛调查,甚至对比周边,拿出可靠的数据,坚定我们的信心,发找出我们的缺项、短板,逐步分门别类推动改革。这样做,可以凝聚教育改革的共识,避免推动改革仍然是用屁股指挥脑袋。

说到教育改革,我还有一个比较“另类”的建议,提供政府和社会思考。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顺德的教师待遇,真的是比周边(如番禺、南海)要差一些,虽然政府这些年多次调整过教师的工资,但是似乎差距依然在。

待遇问题,我从旁观者估计,政府也是有政府的难处。因为顺德财政的蛋糕虽然体量不小,但是民生方面的负担也真的可能是“高处不胜寒。”首先如果与南海比较,我觉得南海在教育投入方面,可能因为少了一个职业学院的负担(他们的东软学院是东软集团办的,似乎政府只提供土地),我猜想,可能正因为财政方面能够轻装上阵,让他们比较有能力在基础教育上下大手笔。而我们办了一个职院,全公办,规模也很大,我估计需要财政的负担不会小(我没有具体资料,只是纯粹推测)。很可能因为这样,顺德政府投入教育的钱虽然很大,但是对基础教育的倾斜,可能还是会显得有些心有余力不足。

本来,办顺德职院的初衷很好,一方面能够为顺德制造业(企业)培养人才,另一方面也为提高顺德市民的学历水平提供机会(我采访过职院,这两点记忆特别深刻)。不过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我认为有必要对顺德职院学生毕业生实际就业工作的情况做一个追踪调查,为职院学生对顺德企业的实际贡献率提供比较有说服力的数据支持。另外,据说顺德职院近年招收了为数不少的全国各地的生源,我并不了解对这些生源的收费情况,如果这些外来生源一样享受顺德生源的收费待遇(一般公办高校收费比较低),那么顺德一个小地方的财政,居然为全国职业教育承担那么多的重任,我们是不是需要量力而行?特别是这样的招生范围,与当初希望通过创办职院,提高本地居民学历水平的初衷是不是有些偏离了?……这些都需要政府推动,做一个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对职院的发展模式乃至规模做合乎实际的调整。

个人倒是认为,相对于基础教育,职业教育更应该引入更多的社会资金,探索更多、更新的办学模式。政府完全可以通过鼓励私人资金进入高校,让企业参与办学(杨国强就在外地办了国强职业学院)等等,腾出一些经费,倾斜到基础教育方面,以满足受惠范围更广,民众更加关注、可能影响更加深远的基础教育的投入?

当然,一切应该以实际了解到的情况做为依归,特别是,职业教育的改革,也不要也不可能追求一蹴而就。总之,教育改革要做,但是要做得淡定,做得脚踏实地。

 

                       2019-7-9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514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CUANGWUREN 2019-07-16 09:07 Says: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