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3-21 22:41

散文:血橙

         

                  覃炜明

童年记忆里,吃到橙子特别少。

不知道是橙子不好种,还是好吃的橙子很难防范我们这样的小孩子顺手牵羊,反正村子里除了偶有人家种有李子、梅子、桃子,还有黄皮、龙眼、枇杷、沙田柚之类外,其他水果都比较鲜见,我们视线能够发现的橙子,几乎没有。

我知道有一户人家种有橙子。这一户人家是一个老太婆,家中有一个未嫁的大姑娘。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称呼这位老人,听说大家叫她的丈夫做“三老”,也不知是外号还是称呼,总之我知道“三老”和我的父亲一样,已经饿死在一九六零年农历三月。我估计这个“三老”可能和我父亲同辈份,所以大家好像叫她家里人“三老婆”。又因为三老婆两个乳房特别大,更多时候村人私下叫她“大奶婆”。我觉得这个称呼和三老婆一样,都不太雅,所以从来没有这样叫她。母亲说,你应该叫她三嫂。可是一个小毛孩叫一个老太婆“嫂”,好像又叫不出口。所以记忆中也没有真正称呼过她一声“三嫂”。当然,为了方便叙述,我这里还得称她为三嫂。

三嫂的屋子,建在池塘的塘基上。池塘就是那一口曾经淹死过日本鬼的池塘,村人叫这口池塘叫大塘。三嫂的橙子种在屋子的后院里,进入后院当然要经过前屋。三嫂的前屋好像是一个曾经的铺子,用木板一块一块拦住,上了门板,里边看都看不见。而后院左边是高达三四米的石头垒起来的塘基,上边还加了篱笆;右边则是水深不可测的大塘;院子另一边仍然是塘基,但是围了篱笆,上边爬满高高的荆棘,防范得壁垒森严。可能因为有这样的地势之利,我们虽然知道这个院子有橙子,但是熟了没有?长得多不多?一直要等三嫂开放板门以后,才知道橙子的“庐山真面目”。而三嫂的橙子,从来不会送人,她要卖钱的,按只卖,每只五分钱。如果你敲门,说:要买橙子,拿着一角钱,五分钱,三嫂就打开前门,让你进去后院。在后院,你可以自己挑大个的橙子摘,来迟的,就只能选小一些的果子。三嫂卖橙,从来不会减价,“五分钱,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不卖。”牛气哄哄。

“早来早着,迟来吃头吃脚”,三嫂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苟言笑(好像她从来不会笑),但是几乎是每年买橙子的顺口溜、广告词。

但是实际上三嫂的橙子不多,每年大约也就几十只。三嫂的橙子果子也不大,和大茶杯差不多。不过味道就特别好,皮薄、肉甜,特别容易剥。这对小孩来说,吃三嫂的橙子是一种少有的享受。记忆特别深刻的是,三嫂的橙子,果肉比其他橙子红得多,鲜艳得像一片发亮的瘦猪肉。

那时候也不知道这就是血橙,只知道这橙子,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

经常是,吃了三嫂的橙子,就到下井社(社公)去闲坐,听一些人说关于三嫂的旧事。据说一九四五年,日本鬼进犯村子的时候,家福赤手空拳杀了一个日本鬼,显示了武界村真的是特别了得。而三嫂就曾经被拉去做挑夫,帮日本鬼挑东西,一直挑到50公里外的太平圩。据说三嫂不但做了苦力,还被几个日本鬼强奸了。我就亲耳听三嫂说起被日本鬼强奸的过程,说起日本鬼的生殖器,往往是绘声绘色,如何大,如何长,好像是说一头交合的牲畜。我估计是三嫂被强奸了,精神出了问题,因为小时候经常看到她在菜园里干活的时候,喜欢自言自语:“这块石头应该怎么放?”“这样吗?唔!好!”“这个桩怎么打?够深了吗?”——有时候以为她在和别人商量:爬上篱笆一看,原来她是一个人,自言自语。

我十七岁离开家乡了,三嫂是什么时候去世的?我不知道。只知道她没有儿子,女儿后来嫁了同村一位复退军人,女儿女婿早些年也都过身了。她的屋地,由一个远房侄子使用,建了新房子,早已经不是当年店铺式的板门,估计那一棵橙子早已经不知所踪了。不过每一次回乡,路过大塘,路过三嫂的旧屋地,总会记起三嫂的橙子,包括她生前的点点滴滴。又因为日前朋友突然送我一箱血橙,虽然不知道产地何方,但是再吃这些带点血色的果肉,突然就想记一记三嫂,连同她院子里种过的那一棵血橙。

 

                             2019-3-16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94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