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12-25 22:36

温度 深度 高度  ——《活在吾乡》读扎













      这是《辽东学院学报》今年第五期刊发的对本人散文集《活在吾乡》的书评。作者李金坤为江苏大学文学院教授。本文是高等学校学报第一次刊发《活在吾乡》的评论,和报纸的评论比较,核心期刊的评论更全面、更深刻。为了方便朋友阅读和了解李教授的这个书评,现取得评论文字版,配学报文字图片在本博客推送,欢迎大家留言。




温度  深度  高度


 ——覃炜明散文新著《活在吾乡》读札

       

     文|李金坤

 

本文作者,江苏大学文学院教授李金坤。



佛山顺德覃炜明先生是一位数十年坚持散文创作的资深新闻媒体工作者,他善于思考,勤于日记,重情葆真,笔耕不辍,在出版了《碎光》散文集之后,十年磨一剑,最近又隆重推出了散文新著《活在吾乡》(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10月出版,35万字。下文简称《吾乡》。)《吾乡》由五辑编成,分别为“吾祖吾亲”(16篇)、“吾家吾邻”(17篇)、“吾乡我路”(25篇)、“吾师吾友”(11篇)、“回眸一笑”(10),计79篇。全书所见所所闻所感全是家乡的人和事,其中的亲情、师生情、同窗情、同事情及童年情,满纸洋溢,触处生春。而亲情则是作者重点描写之所在,情深意切,感人肺腑。由作者个人长达半个多世纪艰难曲折之经历与其家族成员之变化,便可比较鲜明地窥见中国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变迁与发展轨迹的侧影,具有重要存史价值与现实意义,无疑为我国当代散文园地增添了一株不可多得的含露绽放的文学奇葩。

欣闻《吾乡》问世,我曾作小诗一首由衷致贺:“千古好文章,风骚李杜强。真情接地气,韵味自然香。”特为《吾乡》之出版立此诗意之写照。作者为人仁厚,平易温和,重情重义,文如其人,故其散文创作也即体现出情感有温度、思想有深度与境界有高度的审美价值。

 

一、情感有温度

 

清代性灵派诗人张问陶认为评判一首好诗的标准就是两条:“写出此身真阅历”,“好诗不过近人情”(《论诗十二绝句》)。《吾乡》近80篇散文可谓篇篇都是“真阅历”、“近人情”之佳作,尤其是第一辑“吾祖吾亲”专写亲情的十余篇,更具有情感的温度与动人的力度。无论是描写善良识人的母亲,严厉能干的继父,老境颓唐的外祖母,关爱晚辈的五舅,精明短寿的九舅,英年早逝的弟弟,还是叙述寿登期颐的阿娘,要强心软的岳母,慷慨助人的六姨,好客大度的姨丈,感念母恩的阿德哥,端肃有才的族兄,时髦嘴甜的表妹等,他们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无不充满着作者对他们的一片挚爱真情。因此,才使得作者笔下那些原本普普通通的人、平平常常的事,便自然产生出人性的温度与光辉。如在《妈妈,苦命的妈妈》中写母亲对他的疼爱:当鸡蛋“下锅的时候,我经常守在灶边,把已经掏空了蛋清的蛋壳放到碳火上烧,等蛋壳是残留的蛋清鼓起一个泡,就用手剥下来吃。妈妈看到我这样,经常在把蛋清倒了出来以后,又用锅铲往蛋壳里再放一点蛋清,让我烤来吃”。如此情景,极为真实而神奇地定格了一幅于困难年代慈母爱子的美丽动人的画面,给人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艺术美形象。在《六舅典陶》中,作者以极其细腻的笔触记忆其六舅平时喜欢用眯眼欣赏他的情景:“想不到,一生辛苦和孤独的六舅,就这样走完了他的生命。依稀想起六舅用眯着的眼睛看着我,带着一点欣赏的表情,我知道,这样的情景只能在记忆里寻找了”。作者紧紧抓住六舅眯眼看人的极富个性的神情,就足以呈现出娘舅由衷欣赏外甥的内心世界了。可谓妙笔传神,温情难忘。

英国作家莱辛说得好:“本性流露永远胜过豪言壮语”。阅读《吾乡》描写亲情之类的散文,总让人时时刻刻感觉到作者对亲人一往情深的温馨诉说,字里行间,挚情洋溢,如山间泉水,汩汩流淌,不择地而出,摇人心旌,难以平静。“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观书有感》其一)作者为何能将亲情写得如此真朴感人、温情脉脉呢?正如他自己所说:“记得季羡林大师说过,一个人如果听到亲友过身的消息突然多起来,那就意味着自己也已经年纪不轻了。我想,我所以要逐步整理一些对亲人们的回忆,就是希望自己能够用文字,为自己和这些亲人曾经在一起的日子,保留一份曾经温暖的人间记忆吧”。是的,作者不仅留给读者留下了一份“温暖的人间记忆”,而且向世人真切而友好地传达了那些平凡人不平凡的人性温情之美。



 

二、思想有深度

 

《吾乡》是一本以写人为主的颇有思想深度的优美散文集,人物的思想与精神,作者的感悟与体会,无不给人以思想的启迪与哲理的唤醒。作者在《为卑微者留痕》的“自序”中这样写道:“我始终认为,以我的家庭,特别是我亲人的命运,乃至我自己的经历,无论如何都算是一个时代在一个农村、一个农民家庭投射出来的影子。我不能够说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悲欢离合,能够见证一路复杂变幻的中国,但是我敢说,有自己写下的一个普通山村里形形色色的小人物,肯定可以构成特定时期千姿百态的农村和农民的社会关系。我相信我的这些文字,组合起来可以让人得出这样的印象。”中国社科院研究院唐钧先生认为《吾乡》是一部“具有史料价值”的“口述史”,“折射一个时代中农村与农民的生存状态……不同人的不同故事积集起来,使后人看到的历史细节更加生动、更加翔实。”意大利哲学家、历史学家克罗奇说得好:“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吾乡》中真实记述了作者本人大半生所亲历的人和事,它无疑是当代社会进程史迹中千千万万个精微缩影之一。正是作者将深刻思想的因素融化于对凡人凡事的深情而细腻的描叙中,才构成了与时代脉搏朝朝呼应、息息相关的“剪不断、理还乱”(李煜《相见欢》)的亲密无间的关系,因而也才给人以接地气、有深度的思想熏染之美感。

作者出生于50年代,从少年到青年时期的十年正好遭遇了文化大革命全程之厄运。妈妈虽有初中文凭且写得一手娟秀好字,但在那个荒唐的岁月里,由于她出生身不好,便动辄遭受无辜的批斗与关押,如民兵营长勒令“妈妈跪在地上”、贫协主席与独眼用扫把枝打妈妈等,十二岁的作者将“这些情景看得清清楚楚”,从而使他“幼小的心灵对‘文革’政治运动充满了厌恶”。(《妈妈,苦命的妈妈》)在《路过不田》一文中,作者着重以冷峻、幽默而讽刺的笔调写了一位“曾经主宰过我们大队不少人命运的人”的“极左”大队支书罗永。他先是被别人批斗、后来又批斗别人、最后“文革”结束却将自己漂亮的女儿居然嫁给了他曾经批斗和作难过的覃姓“地主仔”,再到后来作者在几年前回乡与学生聚会期间“一个老者很亲切地叫我名字,叫了三声我才发现,他正是罗永。”正是这位不可一世的支书,被他批斗过的人“恐怕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他不但批准斗争过“有病在家的母亲”,而且还强行剥夺了作者读高中的权利。更恶毒的是,他“已经做出了无论如何不让我们这个覃姓兄弟出头的安排”,以置于死地而后快。对于如此残酷的遭遇,作者是“很难忘记”的,“我想这应该和这个人的人格有断不了的关系”。作者就这样如实地叙述着妈妈无辜的遭遇、自己升学的不幸以及支书灵魂的扭曲,这一切的不幸,其罪魁祸首就是惨无人道的“文革”。作者对“文革”切肤之痛的思想认识,豁然而深刻,读者很容易产生强烈的共鸣。尤其是《路过不田》的结尾:“记忆中不田有一株甜柿子,就在罗永的屋后,每到冬天果满枝头,在公路上看犹如挂着一盏一盏小灯笼。现在罗永的屋子已经坍塌,柿子树还在否?不知道。但是这总算是回忆起不田时让我最满意的记忆了”。作者将以前挂果满枝如灯笼的柿子与现在已经坍塌的罗永的屋子进行了鲜明而绝妙的对比,进一步彰显了作者对贻害无穷“文革”的万般愤恨之情,以及对象征美好事物的柿子的无比喜爱之意,寓思于叙,余音袅袅

 

三、境界有高度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认为:“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其实,文艺作品中不啻词的境界是如此,所有好的作品都当具有激发人心与情感的审美境界。有境界的作品,言情必沁人心脾,写景必豁人耳目,即形象鲜明,富有感染力量。作者长期从事新闻记者工作,自然要比一般作家多一分革故鼎新、激浊扬清的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所谓“鉄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李大钊联语),这正是作者身体力行的可贵之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的散文作品多不乏精神境界之高度。

《吾乡》精神境界之高,主要体现在情景交融手法之高与爱乡精神境界之高两个层面。

先看情景交融手法之高。《吾乡》主要是写人、记事与抒情,没有专写家乡自然山水与田野风光的篇章,大多是在写人叙事中融入景物的描摹,以起到以物写事、借景抒情的表达效果。如《留下美好的长发》对家乡美景的描摹,诗情画意,令人陶醉:“桂江不宽,但是江水特别的清澈,倒影着两岸的青山,船一过,气笛一声长鸣,江面被划开一道一道波浪,带动了倒影的山也流动起来,这时候站在江边,总有一种淋漓尽致的快感爬上心头”。两岸青山的静立形象与因船飞过过而青山倒影的流动相结合,形成了一幅天然的立体山水图画,焉能不激发起作者“淋漓尽致的快感”?而作者深爱家乡的特殊感情也就不言而喻矣。《在品冲》一文对家乡的炊烟及其美丽山村景象的描写,更是精妙传神:“有时候看到自家屋子的瓦顶上飘出一缕白烟,我就知道那是患病在家的母亲,在给我们煮饭或者在熬她吃的中药。这个时候,本来疲劳不堪的我,居然会突然振奋起来。因为看到家里的炊烟,就像看到了母亲的身影”。炊烟就是村落,就是家,就是最为典型的乡愁意象,就是母亲终年辛劳的形象标志,更是游子难以割舍的故乡情结。此与“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一)农村景象艺术描写之美感,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再看爱乡精神境界之高。世界著名数学家华罗庚说得好:“亲,亲不过家乡人;香,香不过家乡茶。”大凡所有的游子都有一种“谁不说俺家乡好”的难解难分而深厚的故乡情结,刚刚仙世的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的一首《乡愁》绝唱,不知感动了多少离乡背井的中华游子。而从家乡广西梧州南下佛山顺德拼搏十余年的《吾乡》作者,却有着自己非同于一般游子的经历。当初他离开梧州,是出于对工作环境的不满与无奈。正如他在《人在顺德十二年》中所表白的那样:“我承认自己是带着在原来工作岗位上的一些失落来到顺德的。”尽管他对家乡有着诸多的不如意之处,文中也着实暴露了一些假、恶、丑的人与事,但他所歌颂的真、善、美的正能量内容还是占绝大部分,所谓恨之切乃爱之深也。作者虽然远在他乡,却依然一直关爱着家乡的建设与发展,堪称代表作之一的《再望珠山》便是如此。其中充满着对珠山风景区及河滨公园发展状况的担忧与焦虑,作者如此动情地写道:“我知道梧州开发了骑楼城,修建了四恩寺,今年在中山纪念堂也举行了纪念一代伟人孙中山的活动,但是对已经冷清多年的河滨公园,好像真的有几分的无奈。一个曾经热闹的公园,难道真的要变为历史学家才感兴趣的文物吗?再望珠山,好像看一页无法看清楚的梧州的现代史!而正在写这文字的我,突然看到中央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中以红色的字体标示着‘梧州’两个大字,并破例报告今天的梧州曾经下了大雨,这时候,我只有默默地为珠山,同时为梧州祈祷:平安珠山,平安梧州!”在万分焦虑之中体现出来的依然是一颗热爱家乡、关注家乡的火热的赤子之心。作者爱乡精神境界之高,于此可窥一斑。

此外,书名《活在吾乡》亦颇为耐人寻味。“活”,可以理解为生活,即指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家乡人;也可理解为活着,则谓家乡过往或现存的人和事,永远流传在故土上、活在作者的心坎里。加上第一人称“吾”,更加突出了作者对家乡的亲切感与深爱感;还有与书名呼应的目录中的“吾祖吾亲”、“吾家吾邻”、“吾乡吾路”等标题的精心设置,无不体现出作者挚热的故乡情结与高度的爱乡精神境界。

作者虽届花甲,但阅历丰富,创作有道,感情充沛,可以相信,在他的笔耕生涯中,定能续写出更有情感温度、更有思想深度、更有境界高度的散文新篇章!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90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