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9-04 15:08

草木记忆之十一——神香袅袅忆山家

 草木记忆·之十一

             神香袅袅忆山家

 

                     覃炜明

 

离开老家几十年,每一次进入异乡的寺庙或者祠堂,看到神香袅袅情景,我就会想起老家一种树——山家木。

我一直都没有查到“山家木”的学名,叫“山家木”是按照吾乡的习惯。我理解,这种树来自山上,所以叫“山”,又因为和“家”有关,所以有一个“家”字,所以的喜欢叫“山·家·木”。又因为吾乡语言中,“家”和“加”是同音的,所以“山家木”也许应该叫做“山加木”。不过,无论是“山家”或者是“山加”,这种卑微的树木,在我的心中,居然是有点神圣的。

山家木,是小灌木。一般只有一两米高,很少见到有山家木长到三米以上的。这种树木夹杂在其他灌木里,一点都不显眼。虽然,山家木的叶子也会变红,甚至有些艳丽,但是因为树身太小,完全不像枫树那样高大迎风,又不会连片生长,所以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红色,很难引入注意。

如果要描写一下山家木的样子,则其树枝有点像八角树,但是树身比八角树要小得多。树叶也多多少少有点八角树叶的样子,但是比八角树叶明显小。特别是,八角树叶不会变红色,而山家木的叶子会变换不同的颜色。

若说到香味,则山家木的叶子和八角树叶的香味就特别相近。可能因为这样的缘故,本来一无所用的山家木,居然是吾乡制造神香的上好原材料。小时候经常看到,已经加入五保户,不再从事生产队农活的伯母,经常会到山上,打一大把山家木回来,连枝带叶,挂在走廊的竹篙上。等这些山家木的叶子晒干了,伯母就会把叶子摘下来,放到石碓下,叫我一起,用脚踩着石碓,把原本一张一张的山家木,捣成碎片,最后变成了粉末。这个时候,伯母就用箩斗(一种打粉的工具)将山家木叶的粉末筛过一遍,收集起来,这就成为做神香的原料了。

小时候,家乡拜神,不少人家的神香,都是向伯母购买。说是买,其实也不讲价。一扎神香,给多少钱,买香人随便给。因为伯母辈分高,年龄大,很多人叫她六婆,或者六婆太。又因为伯母是独居的老人,很多人买香时候会带一串龙眼黄皮之类水果,送给伯母。其实伯母不喜欢吃水果,送来的水果更多时候会成为我的口福。也许因为有这样的便宜,小时候我不但经常会守在伯母家里,用她的柴刀,修“兵兵枪”(一种竹子做的玩具,用一种叫“鸡母子”做“子弹”攻击别人),或者叮叮当当的钉木板车。有时候伯母做神香忙不过来,也会叫我帮忙,把已经蘸了一遍香粉的神香,装到一只大簸箕里,拿到阳光下,晒一晒。等到第一轮神香的粉末晒干了,又收回来,让伯母蘸第二轮粉末。一支神香经常要蘸三次香粉,反反复复晒三次,才能扎起来使用。

伯母做的神香,香脚同样要染上红色,一扎一扎的只用竹篾扎起来,也没有套什么红纸,但是很受左邻右舍喜欢。这当然是因为用山家木做出来的神香,香味特别。山家木做的神香,点燃以后,带着几分清幽,甚至圣洁,随白色的烟火,袅袅上升,弥漫开来,满屋生香,让人感受到神香传递的那一份庄严,对先人的敬仰、怀念油然而生。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拜神,喜欢上香,大多时候也是因为喜欢山家木的香粉味。当然,也可能因为拜神以后,拜神的贡品可以让我们大吃一顿。

伯母没有养儿子,我小时候经常跑到她的屋子里玩。下雨的时候,可以看到伯母在用柴刀开一节一节的松油简(钩松脂时候装松脂的竹简),把半圆的松油简破成两片,再分成四片,再细分成一支一支竹条,扎起来,等天气好了,拿到太阳底下晒干,那就是蘸香粉的香脚。这种香脚因为是松油简做的,因为装过松脂,不但容易点燃,而且有浓郁的松脂香味,和山家木粉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香上加香。天气好的时候,就看到伯母在她的屋子里,把香粉铺在一只簸箕上,然后拿起一小扎香脚,放到一只装有水的竖起来的竹筒里,蘸下去,让水把香脚打湿,再拿起来,往山家木做的香粉上轻轻一碌,香粉就粘到了香脚上。然后在簸箕上沿簸箕边摆开,摆满了的香支,样子非常好看,像一个大铜钱。这个时候,伯母轻手轻脚的把簸箕托到阳光下,晒香。香晒干了,收回来,再蘸一次香粉。如是反复三次,一簸箕山家木的神香就做好了。伯母做神香的时候,满屋子乃至院子都弥漫着山家木的香粉味,闻起来特别舒服。

伯母以一百零三岁高龄于一九九三年去世。早在我参加劳动以后,就把伯母欠生产队的钱还清了。实际上伯母已经不是五保户,她的晚年生活一直由我们兄弟负责。她去世的时候,我正在湖南张家界开会,不知道是有感应还是老天安排,我居然在开完会以后,主动放弃后期去湘潭参观毛主席故居的安排,提前两天回到单位。就在回去当晚,再办公室收到伯母去世的消息(那时候没有手机,联系只有把电话打到办公室)。我能够回家为伯母送行,很多人说,是伯母有福气,让我这个侄儿回来为她送终。其实,我更认为,是伯母一生的虔诚,以做神香为乐,让祖上在冥冥之中保护伯母,不但让她高寿,而且为我、为她的最后时刻做了这样特别的安排。

                                 2018-9-2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7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