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5-04 15:51

草木记忆•之六——鸡冠·六旺·九层皮

           草木记忆·之六——

 鸡冠·六旺·九层皮

      覃炜明

     写草木记忆,正要写到六旺树的时候,老家的城市传来消息:六旺树要作为梧州的市树了。我发现当地媒体开始大张旗鼓宣传六旺树的经济价值和绿化价值。

不过我的“六旺记忆”,还是从小时候、从那个养育我的武界村写起,而且我的记忆和六旺树的所谓经济价值和绿化价值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我所以写六旺树,是因为我家后边的石主(村心社)后边,曾经生长一棵六旺树。估计这一棵六旺树,和村心社的出现同时,大约是当做村心社的风水树栽植下来的。

记忆中这棵六旺树,树身高大,枝繁叶茂,我们村里的小伙伴经常爬到树上摘六旺果。六旺果的外观,长长的有三个手指大小、而且泛出朱红的皮壳,很像一个大公鸡的鸡冠;剥开六旺果的外皮,还有两层壳衣。扳开壳衣,才看到鲜嫩的果仁,而果仁里边还有果衣,要吃到果核,里外要剥九层皮,所以小时候家乡有“鸡冠六旺九层皮”的说法。实际是,一句话把六旺果不同地方的三种叫法(鸡冠果、六旺果、九层皮)都囊括进去了。

不过,我们小孩子爬六旺树,经常是把六旺果摘下来,剥开外衣,生吃里边的果核,有点涩口,又带一点清甜,原汁原味的村野口味。虽然生吃的味道远不如煮熟好吃,但是那时候对食不果腹的小朋友而言,有什么果子能够等得到煮熟再入口的呢?记得有一次,一个叫“阿葵”的小伙伴上树摘六旺果,下来以后,发现他扔在地上的、还来不及收拾的六旺果被两个比他年纪小的小伙伴偷吃了,这个阿葵居然把两人抓住,依仗年纪大一点,把两人押到生产队的禾草堆上,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进行惩罚,现在我都不想叙述当时惩罚的情景。后来阿葵终身未娶,我一直认为这是对他当年做事过分的报应。斯人已去,往事不堪回首。

其实我记忆中村心社后边的那棵六旺树,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场大风中已经被连根拔起。可能因为人们认为,六旺树是村心社的社树,属于神树,所以那一棵六旺树的树身,并没有人敢锯来做柴烧,只是放任风风雨雨,把树身的外衣剥了,树身也慢慢长出一些木耳之类的野菌。只是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人们要做萝卜糍、白米糍的时候,才发现没有了这一棵六旺树,蒸糍粑的时候,少了六旺树叶托底,还真的很不方便。因为用其他树叶,如牛奶树叶,叶子虽然也很硬很大,但是少了六旺树叶的那种香味,而且远不如摘六旺树叶那样,就在屋子旁边,手到拿来来得方便。

好在六旺树生命力强,就在倒掉的老六旺树的地方,不久地上的树根居然长出了几支六旺树的新枝,开始是不显山不露水,几年回去,发现六旺树的新枝居然长到屋子一样高了,树身固然没有原来的大,但是叶子就完全可以用郁郁葱葱形容了。至于这几株六旺树的新枝,有没有长出新的六旺果?甚至村民是不是还需要六旺树的树叶来做蒸糍粑的托叶?因为离家实在久远,我都不知道了。不过,因为有童年的这样一段记忆,我以后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特别留意当地有没有六旺树。

我一直把六旺树当做吉祥、甚至有些神秘之树。据说在广东肇庆一带,一些私人别墅,院子里一定会种上一棵六旺树,取“六六大顺,合家兴旺”之意。不过在我居住的顺德,六旺树上的六旺果则成了做菜的原料。这里把六旺果叫“凤眼果”,凤眼果鸡、鸭、鹅,烧腊,排骨……这些菜式,很多家庭、饭店都有做,本地人更是早就耳熟能详。

近日,和一位顺德本地朋友说起小时候将六旺果生吃的经历,她满眼诧异:“这么生吃,很可惜啊,为什么不和肉类一起呢!”哈哈,在那样的年代,六旺果可得,猪鸡鸭肉实在难得啊。何况,每天饥肠辘辘,有能够吃的东西,早就塞进嘴里,那里等得再生火?说实际,我记忆中所吃的六旺果,大多数还没有熟透呢。

 

                              2018-5-3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7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