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7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8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4-16 23:01

草木记忆•之三枫叶青青

草木记忆·之三

  枫叶青青                          

  | 覃炜明

 

 

在我的家乡,叫枫树为“泵木”。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叫,但是我一直认为,把枫树叫“泵木”,实实在在把枫树的形、神、态都形容出来了,特别有韵味。

枫树,特别是有了一些岁月的枫树,树身扭扭曲曲,有点像沙漠里生长的胡杨,有一点“水泵”的样子,苍老加沉重。因为这样,早年,在家乡,枫树好像并没有太大经济价值。一般是做柴火,也有人用来养蘑菇,记得曾有人拿枫树来锯板,但是也不知可以做什么用。

如果做柴火,枫树则特别难劈,大多数枫木柴都属于“扭纹柴”,不能够往细里劈。但是扭纹柴有一个好处,比较耐烧。以前火柴奇缺,农村为了保留火种,经常要在夜晚的灶里,用灶灰埋一根烧着了的柴火过夜,这样过夜的柴火经常选择枫树,因为这种柴耐烧。

枫树的老树干固然样子有些难看,但是刚刚长起来的枫树,给我的记忆却是曾经的美丽。记得几岁的时候,跟母亲去外婆家,经过一片沼泽地,沼泽地上边架设了几根木条,算是路。大约走得出汗了,母亲在这里叫我站住,她为我脱衣服,擦汗。这个时候,我看到沼泽地旁边是一株一株刚刚生长起来的枫树,树杆发白(有点像现在在北方看到的白桦),那个时候正好有一阵风从枫树的树梢上飘过来,带着一阵一阵的枫叶的香味,让人陶醉。后来很多日子,跟继父到山里背柴,万木葱茏的时候,看到刚刚发芽的枫叶,在早晨散发着特别诱人的清香,那些枝头的新芽,居然还有几片是淡红的。

枫叶的叶芽,是可以用来熬水,煮乌米饭的。每年农历三月,可以看到进山打柴的村人,在柴禾的上边,吊着一把新芽还微微散发淡红的枫叶,那就是准备做乌米饭的“乌米叶”。把这些叶子摘下来,捣烂,然后将热水淋在上边,过滤,渗出来的水,乌黑乌黑,这就是乌米水。将糯米放到乌米水里,煮成的糯米饭,就是我们常说的乌米饭。乌米饭,香喷喷,看起来油光油光,特别诱人。不过枫木做出来的乌米饭,有点涩口,必须加一些糖,有时候还加一些花生芝麻,才更好吃。

在吾乡,做乌米饭的日子,大多数会选择农历三月三日前后。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三月三日是不是应该算一个节日?但是我记得,这一天,经常还会下这一年的第一场大雨。家乡童谣有云:“三月三,大涝出翻翻。”形容就是三月三下雨出涝的情景。

另外,三月三,在农村来说,实际是青黄不接的日子。旧年的口粮吃得差不多了,新一年的作物也正在播种,旧时候有不少村人(如我的父亲)就因为熬不过这个青黄不接的日子而过身。所以,在我心目中,一直认为,所谓乌米饭,并没有太多的美好,不过是在饥馑的年代,人们知道原来枫树叶也是可以果腹的一种见证而已。而每年农历三月三日,则是我父亲的忌日,这个时候如果在山上,看到枫树的新叶,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居然会和那一段悲惨岁月早就搅和在一起了。

关于枫叶,还有一个不能够忘记的记忆,和继父有关。有一年,继父到一个叫“大表廊”的地方,去看田水,路过一截生长有枫树的田埂,双脚在枫树叶上扫了一下,居然被躲在枫树枝上的一条青蛇咬了脚趾。青蛇是毒蛇,一般人被咬,如果抢救不及时,蛇毒攻心,也会致命。不知道是继父命大,还是他急中生智起了作用,他用裤带将下肢死死扎实,再用力把伤口的血挤了出来,回家用松木二层皮煲水洗了伤口,居然能够逢凶化吉。

其后,继父发表他的“经验之谈”,说,青蛇一般喜欢躲在在枫树枝上,颜色和枫叶一模一样,很难分辨。继父又说,青蛇白天眼盲,你不动它,它一般不会攻击人……不过从此以后,看到枫叶,我总是想到,上边会不会有青蛇?

关于枫树,最美丽的记忆,其实还是在冬天。经霜以后,星星散散生长在山野上的枫树,总是最先亮出生命的颜色。开始微黄,由微黄而深黄、而泛红、而朱红、而深红,最后经风一吹,漂落在地上,在草丛上。枫叶落下的时候,在山上坐下来,可以闻到满山成熟的叶香,浓浓郁郁,随风一阵一阵飘来。这个时候,枫叶红了,落了,再不用担心树叶上有青蛇,也不再担心青黄不接,心情就有点像埋在灶灰里的那一块泵木柴烧成的炭火,积蓄着余热,等待着明天引燃一片新柴的火光……

离家几十年,曾记得家乡的长沙河有一处风景,名字叫做“枫木根”,其实就是一株古老的枫树,生长在河边,枝干横斜,绿影婆娑,覆盖着进山、出山必须经过的地方。河边,则是一块一块被河水冲洗得干干净净的大石头。村人无论进山、出山,无论背了柴火、还是两手空空,总要在这里休息一会半刻,听一下潺潺水声,闻一阵树上散发下来的枫叶香,然后道一声:走!大家恋恋不舍离开枫木根。有一年回家,曾经想去枫木根再呆一会,村人说:不能够去啦,那里再没有人耕田,早没有路了!

 从此以后,心里留下的就是对枫木根若即若离的留恋。

                      2018-4-14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1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