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1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8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2-28 14:43

重上泗化洲



有些人,漫不经心向我诠释着人性的复杂;

有些事,悄无声息向我传递出生活的温暖……

        

               ——覃炜明

   

                             

       




吾乡游记|重上泗化洲


    文|覃炜明

   

   泗化洲,也叫泗洲,在梧州市西,据说面积不过两平方公里,因四面环水,虽然离市区不过十来公里,但是一直是知其名不知其实。

   

网上看到,航拍的泗化洲更像一叶漂流在江面上的舢板。


   三十年前,在苍梧县城一间中学教书,曾经登上泗化洲。一起登洲的几个好朋友——何德新是一个诗人,当时已经出过几本诗集;邱洁玲是文学女青年,散文诗写得朦朦胧胧:郭玉琼则是我的老师,她是地地道道的泗化洲人,说是老师,其实年纪比我还轻。


   那一次上泗化洲,理由是喝郭老师的妹妹的结婚酒。当时酒席上吃的什么菜?婚宴的过程怎么样?甚至泗化洲到底怎么样?现在已经一丁一点都记不起来了。不过1994我在梧州电视台工作,那一年6月大水,泗化洲一度被淹没,岛上村民曾经被转移到几艘飞跃大船上,我那时候曾经惦记的,就有那些一起喝过酒的村民。

    

     两张历史照片见证我们和泗洲岛的“曾经”。


    其实帮助我回忆那一次泗化洲之行的,还有两张一直没有“曝光”的照片。照片是在泗化洲青山庙拍的,一张是我们三人在察看青山庙(大约是何拍的),另一张是我们四人在青山庙一起上香(记得是请当时一个旁人拍的)。照片见证着八十年代青年的那一种“文艺范”和几分青涩,这也是做了几十年好朋友的四人留下的唯一的一张合影。


    时间匆匆,当年的几个文艺青年,头发已经斑白,脸上增加了不少皱纹。现在何德新和我都已经退休,过起了闲云野鹤的日子。据说郭老师也即将在今年退休。从开始相识到退出江湖,三十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希望能够小聚一次,但是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终没有再聚。


    今年年初五,得半天空余,突然想起要去一次泗化洲。因为新年时节,各人有各人的家事,约不到四人同行,就匆匆约上了另几位也是相识几十年的朋友,说走就走,驱车起行,目标泗化洲。

     

现在开车可以直接进入泗化洲。



熟悉的江边竹林。

见惯了的菜农。

江水一碧如镜。

江边的狗尾草。



洲头的古树和现代的口号。


    现在去泗化洲十分方便了。十年前修建的长洲水利工程,拦江的大坝,已经把长洲和泗化洲连在一起,现在上岛可以开车直达。有朋友已经去过N次泗化洲,现在她是“带路党”,我们开车绕岛一圈,可以看到沿路灿然开放的桃花、江边幽静肃穆的竹林、居民新新修建的美轮美奂的洋楼、还有东一片西一块开着黄色菜花的菜地……特别让人喜欢的是:冬天的小岛,四面江水,一碧如镜,因为长洲水利的建设,这里已经不再裸露冬天的河床,站在洲头的观景平台,则可见阳光下的水面,倒影着蓝天白云、连同两岸的城市、村庄、大树,和远方的山村,如诗,如画,更如梦。

    

有些房子已经废弃,有些房子活化变成文人居所。


    游走在江边,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在这里选一个房子寄托余生。朋友把我带到一个旧屋返修的院子里,说这是一个桂林的画家的居所。只见这个居所,两层砖房,竹篱瓦舍,芒果树下,摇椅静静,杂花乱放,有点简陋,又有点古朴。因为主人不在,未能入内。篱笆•女人•和狗的生活,包括夏天的蛙叫蝉鸣,只好临时想象一下。


    一路走去,发现已经有不少旧房子,已经在大兴土木,做着各种各样的装修和翻新,虽然不算雅致,倒也显得有些生机。在洲尾一块菜地,游玩拍照之间,知道一个钟姓的村民,祖屋愿意出租,我们居然兴致勃勃跟他回去,看了半天,发现屋子砖木结构,共有两层,朝向不错,可惜位置不在江边。一种“宁可一夜不睡,不可一日无水”的决心,提醒我,要找养老好地方,得慢慢来选。

    

扮了一次菜农。


    原来曾经担心,新年大头,在泗化洲吃不上饭,上来以后发现,岛上“农家乐”星罗棋布。在一间楼上可清晰看到江景的饭店吃饭下来,居然遇到了正在那里一家团聚吃饭的郭老师。她的母亲,还有她的几个姐妹,说起我的名字,老人自然已经忘记得干干净净了,倒是几个姐妹,高高兴兴,说起了我三十年前上岛的情况。


    一场偶遇,见证着我重上泗化洲的欣喜。另外,泗化洲也是我的启蒙老师陈福坚的老家,已经过去了50年岁月,一直不知道陈老师的家在泗洲什么位置,包括他老人家是不是依然安好?

                     2018-2-27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58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