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1-04 15:47

《活在吾乡》作品连载之六——    吾祖吾亲|九舅若萍

《活在吾乡》(广西师大出版社)作品连载之六——

  

吾祖吾亲|九舅若萍


文|覃炜明

   


   现在想起九舅,立即会想到他的名字———若萍,似乎有点诗意,但是他的一生给我的印象却非常沉重.


   九舅生于一九四二年,亡于一九八一年.三十九年的人生,在家族里算是一位短命的亲人.

   九舅童年时,正是家庭最艰难的时期.但是我知道,即使在经过了那么艰辛的岁月,九舅后来还是能够在本地一间中学读到初中毕业(有亲戚回忆是高中毕业),成为外祖母家中又一个“有文化”的劳动者.这让我对从记忆起就一直看到弯着腰过日子的外祖母充满了敬意.

   因为在那样艰难的岁月,外祖母仍然想到让九舅读书!

   九舅写得一手好字.我童年时候去外婆家里住过一段时间,到山里去,看到一座用土坯砖垒起来的“山庄”的门板上,用粉笔写有一首山歌.我记得开头是这样:“天要落水云头重,妹要分离说话多􀆻􀆻”

   我一看,就知道那是九舅的字迹.

   大约也因为九舅有文化吧,他后来娶了年轻漂亮的舅母.在村子里的几个堂兄弟中,九舅是唯一没有打光棍的,而且生下来四个女孩.

    可惜九舅还是命薄.现在几个表妹都已经长大成家,我见到她们或者和她们通电话以后,经常会为薄命的九舅长叹一声.

    在几个舅父中,九舅算是最聪明也最有经济头脑的人.

   “文革”中,社会一度混乱,赌博在农村出现.有一年外祖母向我母亲通报,怀疑九舅在赶圩的路上参与山头的赌局,要母亲“管一管”这个小弟.有一个圩期,我看到母亲在公路上等赶圩回来的九舅,一直到六点多钟.终于等到了输得一塌糊涂的九舅,母亲立即把他拉到我家里,咬着牙齿教训了九舅一番.之后就没有发现他再参加赌博了.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找钱的门路很少,九舅因为身体不好,经常到城里看病,住在姨丈家.当时九舅听说在一间日杂公司当科长的姨丈有一些化肥票,就以生产队的名义问姨丈要了回来.但是九舅拿回来这些化肥票以后,并没有把这些化肥票白白交给生产队,而是要求生产队给他补偿工分,不记工分就补钱.

    这件事传到姨丈那里,姨丈非常不高兴.因为当时倒卖化肥票是犯罪的,军人出身的姨丈怕连累自己,所以后来对九舅提出需要什么农产品票据的时候总是特别警惕.

    我七十年代开始跟一个文化馆的老师学习画画,回来后经常到附近的村子帮人义务画头像,其中也在九舅的村子画过.有一年冬天,村子里有人要画采茶剧的布景,让九舅叫我过去帮忙.九舅父对村里人说:“我叫他来可以,你们要给他工钱!”


    后来我用几天时间完成了布景绘制,大约收到了十五元的工钱.这十五元钱可以说是我画画得到的第一笔劳务费.我不知道那个布景后来有没有派上用场,反正九舅将十五元的劳务费交给我的时候,他眼里有些发光.

    他说,没有什么,有付出就要报酬,天经地义.

    在我记忆的印象中,九舅一直身体不好.所以我没有像帮助六舅那样帮助九舅做过任何体力上的工作.倒是在我工作以后,会接到九舅托人带话,说“想吃淡菜粥,叫阿木(我小名)帮买一点淡菜过来”.

    大约买过两三次,后来我离家到外地一间大专学校进修,也就是在这一年,九舅离开了人间.

    现在想起九舅,立即会想到他的名字———若萍(亲戚回忆九舅的名字应该叫若平——平凡的平,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喜欢用萍字),似乎有点诗意,但是他的一生给我的印象却非常重.

    “如果九舅不死,活到今天,他一定会是一个富翁.”我和哥哥经常这样议论.

    可惜,假设终是假设.

     二 ○ 一三年二月二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7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