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7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7-16 16:52

捻子熟了吧

捻子熟了吧

□覃炜明

写下这个题目,我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这样一幅景象——

在一个铺满松树落叶的山岗上,我们五六个约莫七八岁的小伙伴,各自从草丛找来一株长长的蕨苣草,拔去叶子,留下光光的枝条,然后各人把自己竹箩里的捻子一个一个捏出来,剥去薄薄的黑色的果皮,马上露出深红的果肉,大家小心翼翼地把剥了果皮的捻子一只一只穿到蕨苣草的枝条上,一株一株造型特别、颜色诱人的“捻子树”被插到地上,然后大家坐在旁边,大声叫“凉!凉!凉!”

这时候,果然有一阵山风吹来,把挂满捻子的蕨苣杆吹得东倒西斜,大家一边七手八脚的保护着蕨苣杆上的捻子,一边开心地大笑。笑够了,枝头上捻子也凉了,于是各自做着夸张的动作,把已经凉了的捻子一只一只放到嘴里……

这是儿时,在这样一个夏天,捻子熟了的时候,在乡间做的一种名字叫做“凉捻子”的游戏。

夏天是捻子成熟的季节。“六月六,捻子熟只督(读第四声)”、“七月七,捻子红头白屎忽(屁股)”、“七月十四,捻子黑嘛咪”……这些说法,都是说捻子成熟的日期和形状。意思是农历六月六日捻子开始成熟,七月七日捻子开始熟到大半,到了七月十四,捻子全部熟了,黑黑的吊在枝头,密密麻麻,上山摘捻子的时候到来了。

捻子熟了的时候,既是天气最热的时候,又是农事最忙的时候。所谓上山摘捻子的事情,往往和大人没有多少关系。但是做小孩子,这个季节就特别活跃,估计到哪里哪里这个时候捻子熟了,大家呼朋引伴,一窝蜂往那个山头跑。家乡的山岭几乎到处都长捻子,但是有些地方的捻子树老了,长出来的捻子很小,而且稀稀疏疏,口感也不好,所以太多老树的地方,大家都不喜欢去那里摘捻子。还有一些特别的地方,长出来的捻子虽然也特别大而且特别多,但是我们都不敢去摘那些地方的捻子。因为那些捻子树长在埋个死人的地方,我们把那些地方叫“旧”。旧冢长出来的捻子,特别肥大,但是吃起来有些咸味(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有一些地方,虽然知道那里捻子熟了,但是路途遥远,没有大人带路,一两个小朋友又不太敢去。

倒是有些山坡,被山火烧过,过去了两三年,这些地方刚刚长出来的捻子树结出来的捻子果,不但果大,而且果多,特别甜,所以我们摘捻子大都往这些地方跑。

有一年,由一个我叫四嫂的大人带领,我曾经到一个叫大表头的地方摘捻子。

大表头在砧板坪下,在村子虽然远远看得见,但是跑上去要很久时间。那一年四嫂随四兄从部队刚刚转业回来,原来在空军的四兄做了生产队的晒谷员,四嫂就随生产队社员一起劳动。那天下午大约已经四点多钟,我在生产队社员休息的现场,说起大表头的捻子可能熟了,但是因为路途有些远,正和别人聊天的四嫂听到我传递的消息,马上招呼另一个女孩,问我敢不敢马上和她们一起去大表头摘捻子?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我也记不清,我们到底是请假了还是放下了后边的农活,一行3人风风火火就往大表头赶。

而事实上到了大表头,太阳已经差不多要落山了,四嫂和另一个女孩动作飞快,很快就摘了大半个布袋的捻子,招呼我急急忙忙往回走。回到村子的时候,天色也差不多黑了,四嫂看到我摘的捻子并不多,急急忙忙又从她的袋子倒了一些捻子出来,要我带回家。“太少,你不好交代!”四嫂一边倒一边说。

我于1975年参加农田基本建设,离开了家乡,很少见到四嫂,也很少再去摘捻子了。这些年一直没有和四嫂联系,一直到这样一个捻子熟了的季节,想起四嫂,想起四兄一家,突然打听他们的情况,才知道四嫂已经仙去,四兄也是将近90岁的老人了。

                       2017-7-2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