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9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7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5-01 14:56

永远的杨梅

永远的杨梅

   覃炜明

在家乡的地名中,杨梅这个名字特别有些诗意。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杨梅为什么叫杨梅。是不是种植过杨梅?或者和一个和杨梅的女子有关?

恐怕都不是。也很难考究。家乡的地名本来就离奇古怪,什么大表、四表、四斧、品冲、东回……没有谁能够说出个由来。反正祖祖辈辈这样叫。

不过,我一直觉得,杨梅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没有其他地名古怪,更少了一种莫名其妙。

而所谓杨梅,就是包括一个叫杨梅峦的小山包,加小山包下大约不到两亩的水田,有时候村民把水田储水了,养鱼,杨梅实际上就变成了一口山塘。

杨梅这个地方和我发生联系,是在我大约七岁那年的春天。那一天母亲叫我跟一个村人去杨梅种木薯。这个村人当时是我们生产队长。他眼睛大,眼珠凸出来,样子有些凶。我平时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自然不太愿意跟他干活。可是母亲说:去吧!他会对你很好的。“哦,你以后应该叫他二叔。”母亲说。

那天跟着“二叔”去杨梅种木薯。这个生产队长果然一反平时的严厉。他对我很温和,说话细声细气。他在前边把泥土挖开一个窝,叫我把木薯放到那个泥窝里,然后他再用锄头把泥土铺上去。“那,这样,把新芽长出来的这一头,朝上放。”二叔一边做示范,一边很和气的看我一眼。

在杨梅种了木薯回来,这个二叔就成了我的继父。而同时在这一年的秋天,我也穿上人生第一条新裤子(我一直穿的是哥哥穿过的旧裤子),到村子里的小学入学了。

我知道,是因为有了这个继父,我才有机会入读村里的学校。因为父亲过世,母亲拉扯着我们兄弟俩,种种不容易我是早有体会的。

但是事实上,这个二叔来到我家,不但让我到村里的学校读书了,还让我的童年生活由以往和小朋友们玩得比较多,变成了跟着二叔干活比较多。

跟二叔干活,第一件事就是上山背柴火。

背柴火要起早,天亮就要出发。到一个叫四表的地方,那里有被大风刮倒的松树。二叔发现得早,他用锯子把树身锯成一筒一筒,大约有两米长,有大碟子那样粗大。在这些木头半干半湿的时候就要往家里背。因为如果等到全部干了,就会有人顺手牵羊背回家。所以那些日子二叔总是天一亮就把我们兄弟叫起床,吃一点冷饭煮的粥,就尾随着他到山里背柴。我们背的是树枝,大约有饭碗一般大。二叔背的是树身,有大碟子一样粗大,他要咬着牙才能把木头背起来。回家的时候,只见他把木头甩到地上,地面马上会震动一下。

现在我虽然记不清每一次背柴的情景了,但是记得每天上山,裤子都被露水打得湿漉漉,而山路两边的野花和树木的新芽,则散发着一种特有的草木香味。

背柴回来,就要锯柴,锯柴结束,还要劈柴。记得那时候背柴回来,除了自己烧,我也跟随一个叫“正达”的人把柴火挑到几公里外一个叫“廊村”的地方卖。有一次,大约因为我挑了一些比较容易劈开的劈火准备挑去卖,被二叔看到了,他非常生气,快手快脚把我准备挑出去的柴火哗的一声,全部倒了出来,他在柴箩(挑柴的工具)装了几根难劈的木头,眼睛朝我瞪了一下:“卖,就卖这些。”我委屈得要哭,觉得卖那样的柴火给别人,不厚道,也怕人家不收货,一个晚上很生气。第二天天亮出发,我发现二叔又把那些难劈的木头换了出来,把我原来装过的柴火再装上了柴箩。

少年时候,因为有了二叔这个继父,我参加家里劳动的时间越来越多。除了背柴、锯柴,还要挑水、蹚碓(用人工踩碓碎谷子)、煮饭、喂猪、喂鸡、扫猪粪……二叔是生产队长,他把家里这些活儿一一分工给我们兄弟,今天谁扫猪粪,明天谁煮饭,安排得井井有条。整个童年少年,乃至早年在家的生活,留下的记忆,都是和二叔一起干活有关的。现在回忆起来,农村的农活我基本都会干,起源就因为曾经有过这样的历练。

现在,因为柳梧高速公路施工,杨梅这个地方已经被推平。据说这里将建一个高速公路地方服务区。清明期间回乡,经过这个叫杨梅的地方,脚下已经是大片金黄的泥土。杨梅这个山头不存在了,杨梅这个名字无疑也要消失了。车子穿行在曾经叫杨梅的地上,我突然想到二叔,想到这个曾经不但温暖过我的生活,也曾经教给我很多农事农活的老人。我突然觉得,虽然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远去消失,但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影响,有时候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杨梅,在我的心中,就保存着一份关于二叔的永远的记忆。

                  2017-4-30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29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