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9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7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4-14 23:50

消失的马槽

 







消失的马槽

   覃炜明

清明回乡扫墓,看到正在建设的柳梧高速工程,已经把家乡一座叫“马槽”的小山包削成了平地。工地裸露着一大片金黄色的泥土,一座四五层高的楼房正在紧锣密鼓施工。据说这里将建设高速公路的服务区,而这个服务区下边,正是填埋了我曾经为之挥洒过多年汗水的几分薄田。估计施工队是用马槽的黄土,填埋了山沟,成就了山村里难得一见的一马平川。

消失的马槽!一起消失的还有一个叫大塘肚的小山沟,连同一个叫杨梅地方。

或者因为曾经在这一片土地留下过太多记忆的缘故,我居然开车在已经被削平的那个叫马槽、叫大塘肚、叫杨梅的地面上绕了整整三圈。不是告别脚下的土地,而是告别几个曾经的称谓。

因为我估计,十年、或者二十年以后,肯定没有人再会提起那个叫马槽、叫大塘肚、叫杨梅的地方。取而代之的,肯定是某某服务区的名字。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服务区会叫什么名字,但是一般不会叫“马槽服务区”、“大塘肚服务区”、更不会叫“杨梅服务区”。因为包括马槽在内的这几个地方,不过是非常平常的小山包小山沟而已。山已不在,名将焉附?

而在这些消失的名字里,特别让我有些留恋的,就是“马槽”。因为这个地方不但有我曾经的汗水,更有一些正在远去的故事。

 “马槽”为什么叫马槽?是不是曾经养马?喂马?我不知道。但是马槽的形状倒是很像一个农村喂牲口的盘子:圆形。山包分两层,低一层可以从一个叫“品冲”的地方,引水出来种水稻;高一层就只能种一些花生芝麻之类的旱地作物。

关于马槽,小时候听到一个传说。说的是村里有一户人家,带着才一两岁的孩子到马槽种花生,顺便带去了几条小咸鱼,让小孩子在地边树荫下待着。夫妻一边干活一边和小孩子说话。

大人听到孩子说:“要吃了!”

大人以为他要吃咸鱼,回答:“吃吧!”

孩子说:“吃到肚了!”

大人答:“吃吧!”

孩子又说:“吃到颈了……”

大人:“吃就吃啦,不要啰嗦。”

……

过了一会,听不到孩子的声音了。两夫妻回头一看,孩子没有了!地边躺着一条大南蛇!夫妻俩紧急中把已经撑得不能够逃跑的大南蛇砸死,挖出孩子,孩子的身体早已经被大南蛇的胃液融化了外皮,一命呜呼了!

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如何?但是马槽一带曾经出现过大蟒蛇,我是相信故事是事出有因的。十七岁的时候,我曾经在马槽附近的品冲割松脂,亲自看到一条有碗口一样粗大的蟒蛇,从眼前的山路逶迤而过,足足耗时几十秒,惊得我当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而当时在附近的山里,经常有传说哪里哪里又有蟒蛇出没,不止一个地方据说还可以看到蟒蛇居住的山洞,洞口被蟒蛇出入滑行得光亮光亮。

关于马槽,更多的是曾经流淌着汗水的记忆。

马槽曾经有我家的自留地。小时候每年春天夏天都要在马槽上边忙。春天的时候在上边种花生,夏天时候要在上边为刚刚长出来花生苗除草,秋天又要在上边收花生。

在种花生的所有工序中,最辛苦的是给花生除草。除草的季节正值初夏,万物生长,地里的杂草和花生苗一起抢肥料。如果不除草,野草抢了花生的肥料,到时候花生苗就长不出花生果。除草的时候,要先把野草一根一根的拔掉,然后再把花生苗之间的间距用锄头轻轻翻一遍,一方面防止野草再次生长,另一方面让花生针更好落地。如果第一次除草做得不彻底,经常还要进行第二次乃至第三次除草。

而除花生草需要特别掌握时机。如果除草的时间晚了,花生苗的“针”(花生果的芽)已经长出,再除草就会把花生的芽伤了。花生芽伤了,再也长不出花生来。而不除草的花生苗往往长不出花生果,因为地里的养分被野草抢了。

除花生草最难堪的是,必须在太阳中天的时候劳作。早上除草和晚上除草效果都不好。因为没有太阳晒,被挖出来的草根随时随地又会生根发芽,影响花生的生长。最好的办法是,正午时候把草根挖起来,让太阳晒一个下午,野草重新生长的机会就大大减少。

由于给花生除草要饱受这样那样的折腾,所以少年时候最头痛的事情就是被继父叫去给花生除草。有时候,头顶热辣辣的太阳,看着杂草丛生的花生地,正在发愁,突然来了两个邻居,五嫂、七嫂,她们说:把自己的花生地弄好了,过来帮忙一下。“不然你看水木(我的乳名),眼眉都皱到一起了。”说完她们啊啊大笑。这时候我往往笑不起来,只有眼泪在眼眶里欲涨欲滴。

实际上,除了除草,收花生也是一件苦差事。那时候种的花生有两种:一种叫掹(方言,即拔)根豆,一种叫扒根豆。掹根豆容易收,把花生的根拔起来,花生吊在根上,可以连根带豆挑回家,再在屋子里把花生摘下来。可惜这种掹根豆产量比较低,而且收成的时间恰恰是农事最忙的时候,这个季节常常要借助晚上摘花生果。

而要高产量,一般种扒根豆。扒根豆种法基本和掹根豆一样,但是除草特别讲究时机。因为这种豆的豆果生得比较浅,除草太晚了,很容易把豆芽都伤了,长不出花生了。而地里的花生长好了,可以不必立即挖。等做完其他农事了,再开始挖花生。这个时候这种花生的根也腐烂了,根本不能够通过“掹根”把花生拔出来。挖这种花生就必须先把地面的花生杆全部除掉,再用一把铲子,把泥土扒开来,把散埋在地里的花生,一粒一粒捡起来。

那时候很少有太阳伞。收花生又正在“争秋夺暑”的时候,天气很热。经常可以看到马槽地里那些收花生的农民,用花生杆搭起一个一个草人,挖花生的人就靠着草人的影子遮挡热辣辣的太阳。人往前移一步,就把草人移动一下。这个时候,每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脸上更是汗水淋淋。“粒粒皆辛苦”,在这个时候最有特别的体会。我估计,如果那个南蛇吃孩子的传说是真的,一定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让人汗水淋漓的季节。因为那时候,大人一边埋头挖花生,而花生做成的草人也会遮挡大人的视线。

在马槽,也种过红薯和木薯。种红薯一般在下过大雨以后,地面湿透了,把红薯藤从比较湿润的地里拔出来,挑到马槽,拔去一些根须,再往新挖成一行一行的地上,一条一条铺开,然后一段一段铺上泥土(泥土要埋着一些新芽),不用施肥,也不用除草,大约到了秋冬,就可以挖红薯了。种木薯也是把留有新芽的木薯梗,一节一节砍成五六寸长,摆放在挖出来的泥窝里,再铺上泥土,不久新的木薯苗就长出来了。

那时候生产队的粮食不够吃,经常要在自留地种一些红薯木薯,或者和米混着煮粥煮饭,或者用来喂猪或者养其他牲口。因为我家的自留地都在马槽,所以那些日子的记忆基本上都和马槽有关。

除了在马槽种地,小时候冬闲的时候也会到马槽上扒一些人家地里没有捡完的花生,或者红薯。虽然也会偶有所得,但是看到地边随处可见的埋过死人的墓地,和长得特别茂盛的黄茅草,这个时候有谁突然说一声:鬼啊!大家都会惊慌失措,跑下这个山包,往村子里作鸟兽散。

离开家乡以后,很少再来马槽。只有每年清明扫墓,要经过马槽。看到地里已经不太种作物,偶有一些红薯之类,长势也很不好。据说是因为有了除草剂,很多年以来人们种作物都不用除草了,更不用施草木灰之类农家肥了,取代的是化肥。但是付出的代价就是,马槽的泥土开始胶化开始板结,不太适合种什么作物了。后来看到有人种了一些李子枣子之类,长势不好,结果也不多。我不知道马槽的自留地,还有几分几厘属于家里?而作为高速公路的征地,据说因为马槽这一大块本来已经没有多少价值的土地,却因为补偿问题,已经让不少家庭邻里之间、兄弟之间、甚至父子之间反目成仇。

消失的马槽,一同消失的不仅仅是一个称谓,可能还有更加珍贵的从此呼唤不回的东西。

                   2017-4-14初稿  21日修改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4) |  浏览(319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CUANGWUREN 2017-04-16 11:26 Says:
总说时间能抚平一切伤口,总说流年会抹去所有的故事,岂不知记忆也是一枚种子,悄悄在心底生根,发芽,长成一棵树,开出一朵朵花,一半是欢乐,一半是痛苦;一半是明媚,一半是忧伤。
CUANGWUREN 2017-04-16 11:26 Says:
总说时间能抚平一切伤口,总说流年会抹去所有的故事,岂不知记忆也是一枚种子,悄悄在心底生根,发芽,长成一棵树,开出一朵朵花,一半是欢乐,一半是痛苦;一半是明媚,一半是忧伤。
北重机械(未登录用户) 2017-04-15 11:43 Says:
回不到从前了
北重机械(未登录用户) 2017-04-15 11:43 Says:
回不到从前了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