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2-09 22:09

游了一个湖

游了一个湖

 

      覃炜明

 

   初三回乡,路上已经接俞老先生电话,约定了初四饭局,说好要用已经收藏了三十年的女儿红招呼我,嘱咐我不要开车,他叫他的一个朋友来接我。

   初四下午三点,俞老先生和朋友一起来到到寒舍,上车才知道,他要带我先去游苍海湖,然后再入西江河边的一个鹅庄吃饭喝酒。





  
我知道苍海湖这个名字,也熟悉苍海湖这个地方。这个现在在广西都已经有点名气的大湖,位于梧州市龙圩区下小河,实际上是一个人工湖。这里原来是一片低水田,读书的时候,几乎每年夏天都要到这里帮助当地的农民“抢水涨”。所谓抢水涨,就是赶在洪水之前收割只有六七成熟的稻谷。有时候稻谷已经被水淹没,我们这些学生就和农民一起,在水里捞起禾杆,一把一把割起来往岸上传递。很多时候收割的速度赶不上河水上涨的速度,只好眼巴巴看着将熟而没有熟透的水稻被河水淹没在水里。

一九九四年梧州市遭遇大洪水,我作为电视台记者曾经随当时的县委书记乘坐部队的冲锋舟到下小河察看灾情。下午两点,在河水暴涨的水面上遭遇冲锋舟死火,当时通讯已经中断,在“湖”中我们被太阳烤了足足三个小时,才被路过的冲锋舟拉回岸上,穿着运动短裤的我,大腿被晒起了一个一个水泡。

苍海湖,就是在这一片经历种种艰辛的低水田上故意筑起来的人工湖。现在看到的碧波万顷,湖边灯笼高挂、游人如织,一切情景和当年看到的洪水滔滔的时候,感受自然不再一样。因为俞老年事已高。我们三人坐上由当地农民做司机的电瓶车,绕湖跑了大半圈。司机是新地镇人,知道车上坐的俞老是当时的新地公社大名鼎鼎的老书记,他冒着被老板发现随时被炒鱿鱼的风险,特别照顾我们在去年举行梧州园博会留下的南宁馆、桂林馆、北海馆等七八个人造景观点停车,让我们照相,留下“到此一游”的记忆。

是日下午,阳光明艳,春风微吹,湖边景色十分秀丽。远近高楼映入湖中,苍海湖颇有仙境味道。我和已经八十有四高龄的俞老,面对这个人工湖的满眼流光溢彩的时尚,各有唏嘘。俞老生于香港,十六岁回广西参加土改,曾经在六十年代担任苍梧县委办主任,对这片地方特别熟悉。他告诉我,这个地方以前十年九涝,留下了“三年不水泡,猪乸戴耳环”的传说。意思是如果这片稻田三年不遭水泡,村民就要富得连母猪都会带上耳环。俞老认为,苍海湖的建设标志一个普通的县城正式进入旅游时代,现在这里不但房地产楼盘围湖而起,连农民的民宿民居也环湖而建,相信农民的好日子会在后边,“未来很多‘猪乸’都会在村里戴起耳环”。而我在当天晚上和俞老喝了尘封三十年的女儿红以后,把苍海湖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感叹沧海桑田,引得佛山党校教授蒙阴莉先生即在上边题诗:

昔日稻菽千重浪,今日湖光万层波。

人定胜天天难测,因地制宜胜算多。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61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