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3604
用户名:  CUANGWUREN
昵称:  月色微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12-13 00:40

 舅父舅父,心中的舅父……

   

      

舅父舅父,心中的舅父……

       微明

本来按计划,今晚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在去柳州的火车上但是我现在只能蜗居在顺德的家里敲下这些无可奈何的文字。因为我即使再去柳州,也无法再和亲爱的舅父交谈关于生活和人情世故的话题了。

自从周一知道舅父病情加重的消息,我就做好了周末无论如何赶往柳州,与五舅父见上一面的安排。昨天下午我开始联系在网上购票,打算是周五晚上火车过去周六晚上火车回来,我已经做好了在火车上睡两个晚上的准备。因为我知道柳州虽然不远,但是从广州去柳州足足要走10多个小时,火车几乎要在粤西兜一大弯才能够进入广西。今年国庆节我去看舅父,因为坐火车我就体会过这些年的“两广合作”事实上就是大家都在远远的扯开嗓子拼命叫喊——热闹一下而已。

然而就在我准备定下车票的时候,表妹打来电话告诉我,舅父已经抢救无效刚刚离世了!!我习惯看时间,这个时候是11日下午245分(后来知道舅父是在232分离开我们)。

我不得不另做安排——或者是立即动身,或者是了解舅父后事是如何安排了再动身。但是我知道无论如何安排,我即使是长了翅膀也无法再和舅父说一句话,或者做一次简单的目光交流了。我原来估计,十日才送进**的舅父,无论如何应该还能够支持一两个星期,但是舅父说走就走,居然是那么干脆!

我只好等。一直到当天晚上,我给舅母打电话,和表妹和表弟通话,我终于知道舅父过身的前前后后情况。舅母说,周一,已经84岁的舅父,突然说有几件事要交待舅母。舅母知道,已经得知自己患了恶疾而且**已经不同意做手术的舅父,这个时候说“有事交待”一定是关于后事的安排。舅父和舅母都已经80高龄,其实我10月去柳州,舅父已经和我坦然谈到了死亡的事情。那时候舅父知道自己得了“晚期”,去了**医生不同意再做手术。但是舅父那时候还没有痛感,他和我一起去园博会游园,他告诉我,自己对死亡一点不可怕了,因为已经80多岁,“总有需要面对的时候。”我根据当时舅父身体和心情的情况,估计他再活半年或者一年应该不是问题。

显然是我自己过分乐观了。舅父周一和舅母谈话的时候,谈到了死亡的几个问题:第一,自己离死亡已经不远了。希望后事不用通知远方的亲戚,也不要发任何讣告之类东西,处理好后事以后再一一告诉他们。舅父的理由是,这些亲戚近来都来看过自己,他们都有工作,没有必要让他们再为自己的后事舟车劳顿。舅母说,这一条她答应了舅父。第二,死后不要立什么牌位,不要装什么香火,因为他不相信人死后还有什么灵魂;第三,他死后火化,火化以后即将骨灰撒落柳江。舅父的理由是,不要让劳劳碌碌的后人再为拜祭死人辛辛苦苦劳师动众。舅母说,她对舅父说,这一条她做不到,太残忍。舅母说自己的打算是将舅父的骨灰带回去乡下,埋葬在父母兄弟的山上,自己死后也希望孩子把自己骨灰一起带回去乡下,他们永远相伴。舅母说,舅父同意了这个安排。第四,他死后家里不摆他的遗像,他交待舅母想他的时候就拿他制作的风筝,到野外去放一放,然后叫他一声……

舅母讲这些经过的时候,没有眼泪,没有叹气,她对舅父、包括舅父对死亡的态度充满着崇敬。我突然感到我的舅父、包括舅母面对死亡的那种坦然,真的让人想起了什么叫平凡中的伟大。他们对死亡的直面,已经到了一点不动声色的地步,这是需要怎么样的一种相濡以沫的日子历练,才能培育出来的共同心愿啊!

我不知道,舅父和舅母结婚的年代。因为我见到舅父舅母的时候,已经是上世纪70年代。舅父少年时代随他的叔父到安徽安庆读书,安徽解放前夕,舅父由他叔父的秘书带着,被安排回梧州,在梧州高中继续学业。苍梧土改以后,舅父回家参加土改。看到家里的田地被充公,书画被烧毁,本能反应让舅父随路过的一队解放军离开了他的老家——贺村。舅父会讲普通话,又会讲白话,他先是做解放军的“翻译”后来被保送到沈阳炮兵学校读书。以舅父当时的文化程度,包括舅父的长相,他本来到现在应该是属于将军一级的人物,但是由于家庭的出身,舅父后来没有读完军校,复员回原籍了。舅父到了广西一个矿山,成为一名化验室的技术员。期间经历的种种政治变故,使得舅父一直没有再回到曾经生他养他的贺村。我小时候,知道自己有一个五舅父在柳州,看过舅父的照片,也收到过舅父寄来的《新华字典》和《十万个为什么》,但是一直没有见个舅父本人。倒是在十几岁出梧州的时候,见到了舅母和表弟,有时候就住在舅母的娘家,和舅母的家人一起煮饭吃饭,回家的时候,那时候还在梧州工作的舅母会为我买一些咸鱼、面条之类吃的东西。

我是大约在70年代末才见到舅父本人。他回来梧州过春节,住在舅母的姐姐工作的学校的教室。那时候我经过高考考上了师范学校,舅父对我这个两岁没有爸、17岁没有妈的外甥居然没有沉沦,而且能够考上师范高兴不已,他给我的期待我可以从他的眼光中一一读出来。

1980年暑假,我随往柳州度假的表弟一起前往柳州,在舅父家住了两个星期,亲历舅父的生活起居和待人之道。舅父长得很帅,但是讲话温文尔雅,全厂工友见他都亲热的叫“老全”。每天早上他到厂里的饭堂为我们买回馒头和面包,中午回来买菜做饭。好在他的宿舍就在厂里,而他的化验室工作也不是太忙,偶尔还可以回家看看我们。记得有一天吃炒田螺,剩下了一些汤汁,有不少香料,舅母准备倒掉,舅父无论如何要留着。那时候没有冰箱,夏天吃剩的饭菜都要热一热,我们睡觉的时候,总是看到舅父一头汗水的热了这个菜再热另一个菜。

我在柳州近距离接触舅父。还发现舅父虽然已经步入中年,但是他的思想实在很单纯,他相信生活会越来越好,相信农村也是一个广阔的天地,特别希望我在农村的哥哥也在不同的岗位上“大有作为”。想起他以前写给我们的信,总是一如既往的鼓励我们兄弟,努力工作,干一行爱一行,年轻人有希望,见到舅父我知道舅父对社会发展总是有一种良好的期待,一切源于他生活在工人阶级队伍里。

说实在的,相当一些日子,我和舅父见面都不多。因为舅父一般春节才回梧州,而我工作以后好几年都在乡下教书,春节也不习惯走亲戚。大约能够比较多机会见到舅父是我结婚以后,把家安置在县城,后来又迁往了梧州以后。但是那时候舅母和表弟也迁往了柳州,实际上舅父回来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了。好在后来有了电话,每年过年,我一定会去电话问候舅父舅母,知道舅父舅母平安,知道他们退休了,生活安排得很好。舅父喜欢骑自行车,喜欢放风筝,喜欢在家里做一些手工的活……

上世纪90年代,我先后几次去柳州,但是都是因公出差,虽然没有住舅父家里,但是每一次都去舅父家里看看坐坐。后来我自己离开了梧州,舅父舅母前几年来过顺德,我先后带他游顺德的景点,并准备带他玩香江动物园,可惜天不作美,那时候还没有买车,一场大雨让我为去还是不去感到有些为难,舅母说,先不去吧,以后还有机会……但是这样的机会没有了,因为舅父此后再没有来过顺德。2012年舅父患胰腺癌入院,手术出乎意料取得成功。之前他曾经和舅母来广州,那是他专门为了拜祭舅母的父亲(舅母的父亲是李济深的副官,埋在广州),期间我赶往广州,在一家酒楼请舅父舅母和他的亲戚一起吃饭。看到满头白发的舅父依然乐啊啊,我相信舅父再活十年应该是有可能的事情。事实上即使我已经多次看到舅父已经苍老的容貌,但是我回忆起舅父时候,经常是他年轻时候的英俊模样。

去年清明,舅父回乡扫墓,打电话给我,说自己80多岁了,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到我母亲坟上拜祭自己的姐姐,舅父说,这也是舅母的心愿。我和哥哥考虑到他和舅母的年纪,特别是母亲的坟茔安葬在比较险峻的山坡,我们无法答应舅父舅母的请求,后来舅父舅母买了鲜花,要求我们带到父母的坟上,这是母亲和父亲离世几十年收到的唯一一束鲜花。

现在,给我母亲和父亲送花的舅父也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自己应该为儿时起就十分崇拜的舅父再做一点什么呢?我觉得,写下这样几个文字,也算寄托一个晚辈对长者的敬仰吧!

舅父舅父,心中的舅父,舅父……

                            2014-12-12

     2014-12-12(2012年本博曾经记录我的舅父,见http://blog.gxnews.com.cn/u/23604/a/1073741.html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0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