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772
用户名:  我那旮的
昵称:  老海

日志分类

日历

2022 - 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2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2-04-21 12:08

挚友周兄

2021年7月10日深夜我在泰山站下车,今年的穷游第一站选择泰山是有点理由的。因为我的挚友周兄现定居莱州要特意去看看他。
在泰山站下车是想爬泰山,凌晨一点下车,爬山又太早,住店又觉得天快亮了不划算。索性就决定不如这个时间在车上,先去日照和曲阜玩一天,明天晚上回到泰山住,后天一早爬山。
琢磨好了就来到售票口买日照的票,卖票的是个长相挺标志的中年女性,没想到的是和她竟然意外地扯出来一些故事。因为我选择的这趟动车卧铺卖完了,就买了57_5元的二等座,我和往常一样微信付款,付款成功了可票却出不来,说是网络系统故障。看到进站口那边已经放人上车,就说那你退款我上车补票。她说,你先上车票款随后网络会退给你,我说,你觉得这样合适吗?我怎么相信你?这位女士言行举止和她的长相一样善良,最后现金退款给我,还和站务员打招呼放我进站。我觉得这事可能不算完就留了电话给她。
上车后我刚走到补票的车厢她就来了电话,说,老师(不懂她怎么称呼我老师,又没教过她?),系统上显示你的购票成功,你得把退款再退给我。那票不在我手上我怎么乘车?我说。之后,她和列车员交涉,列车员说你们怎么事我不管,我只要看到系统上有他的票就得了。这样折腾了有四十分钟,才看到系统上终于显示了有我的票。我加补了卧铺,这时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多了!她又来了电话,我说你先加上我微信,明天会退款给你。现在我要休息了,这一阵折腾我有点累了!
第二天退款给她的时候,我还说了一句,你应该代表泰山站有个道歉!她立马说对不起表示不好意思!
和她邂逅相遇竟然成了微友,目前还在我的朋友圈里。
游了日照曲阜泰山后,住在泰山站附近的七天酒店(我是贵宾会员,住店打折)。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这天早上起床,我正琢磨是在泰安市再玩一天还是怎么样?刚好这时周兄来了电话。按照他的指导,只能坐汽车去莱州。思友心切,我立马退房,在附近的汽车站购票上了要运行五个小时到莱州的大巴车。
还是上次他来南宁看我(当时我术后复查他还陪我去医院,建议还帮我在她女儿住的上海找了医学专家看病,为此我写了《在上海的日子》),一晃已是12年没见了。在莱州一个叫什么名字的汽车站见到了来接我的周兄,他明显老了,但精神头还可以。他开的车不是在东北时开的奥迪A6了,是传奇越野。他说那个车在车库里呢,这个是收欠款抵账过来的。
他亲自下厨做了六个菜,一个是莱州虾,还有个是我俩在老家时愿意吃的酱猪蹄。喝的酒是老家溜上的小烧,本来想好好说说话,结果喝醉了,说了啥也都不记得了。
认识周兄应该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当时是记者,他是有点名气的私营企业老板。记得是在当地报纸上看到一篇整版通讯《煤城劲竹》,这是日报社记者写周兄创业史的文章,作者是我的朋友,那次回访他时也叫上了我,从此和周兄相识。
时间总是不经混。转眼和周兄已是三十多年的好兄弟!在花甲和古来稀的年纪还能互相惦记(他七十了长我十岁),还能不远万里来相会,怎么说都非常难得。
那年,调转来南方离开老家时,突然想到还有周兄没有告别,一堆事忙的焦头乱额,但还是把周兄周嫂请出来吃饭道别。这次又喝醉了,我妻子说,没带孩子来就是怕他们多心,可周兄还硬是给孩子留了五百元钱。
记忆中周兄做过旅店生意和汽配商行,洗煤厂等。他家所有时期的房子我都去过,在万元户的年代,他就在城市自建区建了个五层天地楼,后来又在郊区闹市区有了三层一排的靠路边的门市房,开店做生意。之后住上了市内最高档的小区。我始终认为周兄的为人和做事都是最棒的。他事业做的好,在家里也是个孝子。应该是1996年秋季,我俩去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个颁奖会,他获得了中华“大地之光”作品主人公奖。他却带上了自己八十多高龄的老母亲顺便旅游。记得在佳木斯换车住店时,他出去和朋友打牌还没忘让我回旅店照顾好他的老娘。
那年,我回北方探亲,周兄在市内最好的酒店开房等我入住。我另一个很好的朋友张矿长知道我回来,在这个酒店,请我和我的一些好友吃饭,二十多人一大桌,那酒喝的才叫喝酒!结账时周兄却抢先付了款。我说他胡闹,又不是你请?他说我不懂,这位矿长大哥会对他的生意有所帮助。真的不懂,生意场上我是一窍不通。
刚认识他那年的冬天,我下班回到家,见院墙上有个袋子,邻居告诉我说,是我一个姓周的朋友送来的,我打开一看是一角子猪肉。那个年代通讯不发达,没打招呼他就送来了年货。
周兄和我爸的关系也非常好,他一来到乡下我爸家,我爸必须去羊汤馆端一盆羊汤回来,还翻箱倒柜找出茅台给他喝,我给老爸的洋酒人头马,他也不喝送给周兄。这次,周兄来开了一辆新买的还没上牌照的奥迪A6,还带来一个加挂货车装满了煤,说是给我爸过冬的生活用煤(东北过冬都靠煤生火做饭取暖)。他说过,老爷子家有什么事,他就帮我办了,让我远在他乡放心。我爸说,这么多煤,要给钱要不拉回去。我就问周兄说实话多少钱?他说啥不要,最后我还是强硬地放到他车内两千块钱,十多吨煤这可能一半的钱都不够。
挚友挚交我的理解就是,互相之间,倾心而交,无话不谈,互相没有秘密,互相有事,完全可以不计较成本。那次,他说一个村赊欠他不少货款,听后我觉得这个欠款货真价实应该还,刚好我还能说上话,就帮他清回了欠款。那天晚上高兴地在酒店娱乐了一晚,又一次喝醉了。
和周兄的几次醉酒,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的是感情。现在条件好了,不论多远都可微信上见,挚友就是对他人不能发的东西,不能说的话,我另外。头几天他说又做梦梦到我了,梦中我们一起游蓬莱阁好不惬意!原来,挚友之间的惬意才是最美好的时光。
选自老海《我的回忆录》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8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