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488
用户名:  longyongheng
昵称:  听风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7-03 18:19

艰难的旅程

    星期一下午四点,感觉很难受了。额头烫如烈火,身子不住的发抖,应该有39度了吧?会议还没有结束。强装着精神,微笑着面对台下的同事。心想,是不是他们会看出什么呢?或者这样的做派会不会更令人怀疑呢?记得很多年很多次以前,都是这样应付的。偶是那哪呀?怎么能轻易被打败呢?不是说快乐无敌吗?以俺最有魅力的微笑,无论如何别人是看不出阿兄此刻的精神状态的。


    差不多5点的时候,会议终于结束了。看大家基本走出后,才慢慢地挪步。其实,偶也不是要刻意隐瞒什么。实在热得难受。不知哪个问了一句“怎么啦?好象脸色通红的?”顺口就说,天热啊。从会议室到办公室,只有5层,等到楼上的时候,已经走了16分了。想一想,换往时,阿兄何等气魄,一口气恐怕来回几趟呢!这回,英雄气短,壮士不再啊!


    按照计划,下午要参加纪念日的篮球比赛。偶又从五楼努力的到一楼。阿兄时常和火鸡们说,这回世风不同,不能再说下什么了:比如,请某某下车、下楼、下下什么的都不能说,忌讳!不是俺发明,去年到京城,一朋友不断告戒,说一位不知好歹的家伙,请了很高位的到他那,车到了,大声招呼,请您下车;到了楼上吃饭,没考虑选的6楼是个低间格局,有个望里的台阶,他又殷勤,请下台阶。本来大人已经不高兴了,正忍着一肚子气。坐进包间。上菜啊!这是白焯虾,龙虾丸,龙虾粥。好好的菜,没几分钟,大人借口说,好了,有事还要办。推身就走。怎么没动筷就走呢?那呆子不知所措,悻悻而归!后来托了几转,打听了,原来,某大人听不得“下”,凡是“下吓夏峡虾瞎霞匣”都不能对他说!还好大人有雅量,没有难为呆子。不说下,阿兄也是自由的,那就说到、走、出、进的词,难不倒俺的,谁不知当年赫赫有名考不及格的中文系菜子啊!到一楼的时候,俺实在力不从心了。可是,英雄不怕难,装着无事慢慢的上车,直往球场奔。在不到5分钟的路程里,俺快速的换上球衣球鞋,一身短打装束。心想,说不定呆会跑几次出了汗还好呢!?自恋了很久!


    到了球场,很多人,很多车,很多不知名的火鸡!正高兴,可惜下了雨。发烫的躯体本来就怕风怕雨,偏偏就来。阿兄哆嗦着撑着雨伞。等到开幕式结束,阿兄实在难受了,立马当先练球,这个温度怎能击倒堂堂不到5尺汗(?)的苇搭阿兄呢?果然,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舒服多了。等第二节的时候,阿兄终于有机会出场了,后卫的角色俺不懂,对方来什么都断挡拉扯,或者虚张声势,果然对方无法投准。看来阿兄还有些作用。自豪啊,快乐啊,满足啊!


    可是,阿兄实在不是球料,投不准,传不出,带不动,只好换人。俺以为应该没有什么,汗没停身体已经背叛了自己。想忍也装不出来,悄悄地告别。


    来的时候俺坐车,离开时偶自己开。小伙子以为和平常一样,由阿兄开走即可。没有想到,回去是那样的辛苦,那样的漫长。


    看到车的时候,已经挪不开方步拉!慢慢地、我慢慢地靠近你,我亲爱的,我认真的亲近你,我最亲爱的。是谁的歌?此时是那样深切的表达我的心声?是刘德华、张学友,是黎明,周杰伦,还是SHE、陈慧林,那英?偶不得而知,但我眼睛依然清晰,头依然清醒。


   启动、拉离合、转向,一气合成,其实阿兄是那样的细心,那样慢。从这里到路口大约100米,偶信心十足的开着。车以时速5的速度前进,往时几秒就够了,可阿兄今天是特殊日子。


    眼睛看清了,可脑想着其他事:什么时候感染的?是不是那天联谊会酒后游泳?一帮火鸡敬酒,是该喝的,阿兄酒量最大的比当天喝的还多两倍,不会是喝酒太多的缘故吧?老鸦的游泳池实在好,也许不该酒后畅泳的,看那碧绿的一汪水池不跳入舒展一番是真的浪费。或许就这样感染的。医生说,酒后游泳容易着凉,毛孔都张开了的缘故。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下着大雨,一直下着。也许不该雨天酒后游泳的,俺想,自个身子向来斧子砍不进的,什么东西敢和阿兄对抗啊?


   想着想着,100米路程只走不到一半,时间已经去了6-7分了。看后面已经抗议了,认真调整,慢慢就进的主道了。主道离十字路口也大约100米。阿兄不能再想了。车匀速前进,正如一首什么歌,阿兄正驰骋在金光大道上。路两旁的霓虹灯已经辉煌。看车里的盘表,已经开了15分了。


    阿兄向来也有开英雄慢车的习惯,今天豪气逼人,热浪直压。俺摸了摸额头,快40了吧?正好红灯,真谢天谢地啊!眼睛的穿透还是压不住思想的穿透。俺想,是不是荔枝时节,尔有些多嘴了呢?那天老鸦游泳后,到村里给老人送了几斤荔枝,家里留不少。今年荔枝太多了,满街都是。价格低得不如做肥料。农民怎么这么不走运啊?或者有谁能帮他们?老家那几百年的老野生荔枝树今年也结很多果,老爷子说核很大,没有城里嫁接后的好吃。我说那好卖么?老爷子说,酸是酸,可好卖,早卖完了,农村还是喜欢原汁原味的。城里就不好吃么?正是星期六,一个人看电视,转眼就啃完了,一箩筐的皮。有人说,荔枝上火,俺把荔枝核里的那个白顶都恳平了。荔枝是好东西,俺一天都不用吃其他了,胀得很呢。想着,或许就是那可口的荔枝是祸首也未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俺就是岭南人,倘若真是荔枝的缘故,谁一啖也不会!


    猛然间外面汽笛不断的,好多车从旁边饶过了,不时夹着叫骂声。还有五秒,阿兄想也不想,直冲而过。路口本来就小,车这时段又是最繁忙的,阿兄不敢大意。


    过路口后,眼花花的。阿兄想,什么糊住前玻璃啊?用雨挂器刮几下,没见好。偶揉揉眼,看清了。前面有行人过,还是5速吧,后面随便骂吧!慢慢,再慢慢,就像从上次《老故事》以后就没有动静一样。


   前面的霓虹灯、路灯、车灯很是明亮的,阿兄打着闪灯告诉路人,你要小心过马路啊,世界上像阿兄那样车让人是不多的。脑子好象什么的,晕晕的。老太太是星期六早上送到中**的。本来很简单的带状疱疹,如果是专门的皮肤**很快就诊治的。偶正陪贺州的任先生吃早茶。这里爱吃牛杂粥,贺州地处粤桂湘交界处,得风气之先,所以吃早茶是习俗。咱们南蛮。吃的什么呀?只好附庸风雅!送任先生走时已经9点了,而老太太是9点30分前到**的。俺是赶不及了。老太太是俺任上的老同志的母亲,已经107岁了。俗话说,家有老,是个宝,偶是很羡慕的。赶到**已经10点,一看,果然不适合在这里就诊。可已经办了住院手续。我想看看吧。当年阿兄有幸得过一回,就是这个**坏了大事,白白让俺疼痛近20天,后来自己跑去皮肤院,医生说,谁让你涂这些膏药?不能用的,带状疱疹只能用水性药剂。我想,原来街头假医就是卖狗屁药膏的。果然,**给我打了两只干扰素,送两瓶药水,三天后创面已经结痂了。中**花了偶近2000元,而皮肤院只要100多一点。也许就是在中**那里的空气有细菌吧?可是俺是病毒的,不可能传染啊?


    脑子迷迷糊糊的,窗外喇叭声不断,兴许是谁在捣蛋?有个坐摩托车的敲玻璃,我一看,笑着说,兄弟怎拉?你看什么车?是蜗牛吗?前面都走了!前面长长的空位,赶紧啊!    


    也许是晚上着凉了。盛夏时节,外面气温很高,回家里也是热浪滚滚。往年这个时候阿兄要睡地板的。是不是这些日子睡地板睡出问题来?从来都说不能乱谁,外面的龙床不如家里的狗窝,别人的凤床比不上自家的稻草铺,偶老实在家睡地板就出问题?


    前面又是红绿灯,好在阿兄有运气,最后的绿灯一秒而过,咱也一秒飘过。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一挥手,不带走一丝云彩。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还是戴望舒的《雨巷》?记不请了。阿兄可是记忆高手啊。当年,朱先生的《荷塘月色》,白诗人的《琵琶行》一般三遍就可以背诵了,怎么今天记忆那么差啊?记得今年广东一篇奇特的高考作文《站在我家门口》,俺看两次基本记熟的。今天是什么拉?


    阿兄镇静的扶者方向盘,车平稳的行驶。红绿灯左转两百再左转直走60右转直行150左转上坡左转40右转随便停车就到了。后面不时有喇叭声,我想,城市就是好,经常听到喇叭声,不像村里,除了大人打呼噜声,恐怕只有猪吃饱后的嘟噜声。刚停下车,怎么手那么烫的,我想,是碰到车的发动机吧?可是凯美瑞的,今天偶不开摩托的。日本人真奇怪,好好的佳美不要,偏偏要改什么凯美瑞。正要拔钥匙,看时间,已经开了56分钟了,从出发地就1000多米,怎么今天这么要时间呢?锁车吧。


   连续喝了两壶水,加两粒白加黑,不到两分钟,汗水又如泉涌,可惜后面记不得了。


   


类别: 生活 |  评论(2) |  浏览(21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游客] 你好(未登录用户) 2009-07-04 18:01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00(未登录用户) 2009-07-04 18:0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