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9-21 13:25

亲近华山




    汽车忽左忽右地快速穿行在黄甫峪进山公路上,阵阵惊险和惊叹之后,我们被送进了华山的怀抱。

 

    从瓦庙沟乘坐索道直上北峰,缆车在索道上缓缓滑行,秋风徐来,清冷而舒心。透过车窗往外看,峭壁连峰,跌宕起伏,乳白色的花岗岩山体在山雨流水的长期作用下被侵蚀出各色的线条痕迹,这些痕迹有的从山顶直贯山脚,有的悬挂于山崖之上,它们既是华山峭壁上历史的印记,又是华山鲜活的点缀,它们和山上的绿色一起,把山崖装点得多姿多彩,把华山勾画得栩栩如生。

 

    人在车中,车行景移,仰望俯视,美不胜收。置身于华山的群崖万壑之间,飘然若仙,心旷神怡。

 

    到达索道上站,我们开始徒步向前。

 

    过擦耳崖,登御道,直奔苍龙岭。一路上,山风习习,山雾缭绕,每一处光景都会让人流连忘返,而在很多时候,当你为远处的美景欢呼雀跃时,自己却早已身临险境。毛骨悚然之余,我真切地感受到,华山景区内到处可见的“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的提示的确是最温馨、最贴切,也是最严肃的。由此想到华山御道边“胆大无险”的摩崖石刻,顿时心生感慨。“胆大无险”,这固然可以成为人生奋斗的一种境界,但登临华山的每一个人,断不可对自己的安危等闲视之。

 

    告别势若游龙、绝壑万丈的苍龙岭,我们兴冲冲地登上了金锁关。

 

    金锁关又称“通天门”,是通向华山主峰口的要道。金锁关内,金锁叫卖声、电动钻刻声不绝于耳。金锁关外,万重金锁被锁在一条条漆黑的铁链上。金锁以金黄色居多,也偶有红色杂陈其间,每一把金锁看起来都那样的沉重而庄严,毕竟它们都装满了各自主人美好的心愿。

 

    看着这些悬挂在铁链之上的重重金锁,望着那些飘动于秋风之中的红色绸缎,委实让人感慨良多。是啊,谁不渴望美丽,谁不渴望美好!岁月与风霜可以任意让一把金锁锈迹斑斑,但却无法锈蚀人们心中那不老的情怀。

 

    从金锁关往上,我发现许多游客已略显疲惫。正当许多上山的游客累得气喘吁吁时,几声粗犷的吆喝声高亢地响了起来。我循声一望,原来是一位老年挑夫挑着重担急冲冲地往上赶,他那沉重的担子上还别上了几个游人废弃的塑料瓶。

 

    不久,我们来到了华山主峰之一的西峰。西峰呈南北走向,南接南峰,东、西、北三面凌空、阳刚挺拔。向东望去,只见中峰屹立于东、南、西三峰的怀抱之中,宛如“吹箫引凤”的婷婷玉女,娇羞妩媚;向南一看,又见南峰静卧在阵阵薄雾里,活脱一头凝神向西的雄狮一般。站在西峰的绝壁之巅,秋风凛凛,烟雾翻腾。雾里看峰,山生百态,浮云掠影,峰出烟没,我仿佛感觉到已身临仙境,人在画中了。

 

    正在歇息之中,我隐约听到一位中年妇女的说话声,原来,是她在示意游客不要乱扔垃圾。这时,我发现在半山腰见到的那位老挑夫也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被示意的游客朋友。挑夫身旁,正是一个1米见方的保洁池。有朋友抵不住烟瘾而掏出了烟火,可很快就被一位身着便装的男青年收走了。但没想到,当我们陆续动身向南峰走去时,那位男青年就悄悄地把烟火还给了它的主人。

 

    在一阵欢愉的笑声中,我们终于到达海拔2160.5米的华山最高峰──南峰。坐在常年积水、绿波不惊的仰天池旁,我开始放飞自己那想象的翅膀,极力寻找李耳当年汲水炼丹的蛛丝马迹。然而,李耳不见了,唯见池水向天笑。这时,驻足华山极顶,万象在旁。极目万壑盛装,吞吐千山风云,我顿感天高地远,豪情万丈。

 

    “看,我最高!”忽然有人兴奋得跳了起来。是啊,山高人为峰,然而,再高也离不开华山人那坚实的臂膀!

 

    我们是从南峰沿路返回的。我曾不解华山为何竟是如此的干净和美丽,而当我发现一路上有许多自觉维护景区卫生的人们和很多的保洁池时,我才茅塞顿开。你看,连路旁的一棵参天枯松也不曾倒下,它即便风光不再,也依然昂首不屈,深情向往蓝天白云,默默地向路人指示山路的方向。枯松死了么?不,它没有死,它是华山之美的活的标志!

 

    走着,忽闻《十送红军》的歌声和着掌声从前方远远传来。这歌声,轻快婉转,甜美悠扬,它对于每一位倦意十足的游客来说,就宛若久旱中的甘霖。这不,此刻每一位游客的脸上,都已绽开了舒心的笑容。我迎着歌声走近一看,发现唱歌的又是一位荷着重担的老挑夫。挑夫手舞足蹈,边走边唱,他不时地向下山的游客点头微笑:“玩得开心,你们走好。”

 

    这就是华山,这就是华山的人!

 

    临近下山时分,我们还慕名折回华山北峰。当我抚摸着岩石上金镛先生所题的“华山论剑”四个红色大字时,我仿佛看到了中国历史上久逝的刀光剑影,但我从内心深处虔诚祈祷中华大地永远安宁。

 

    站在北峰,我试图在缭绕的山雾中回望华山诸峰,那眼前的擦耳崖壁立千仞,深壑万丈,尽显华山雄韵。此刻,在我的眼里,整个华山景区,无不充满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美。

 

    至此,我不禁想起了下山途中看到的民国25年秋受命测量华山的功臣们所留下的摩崖石刻:“看看我们的河山──奇灵险秀。”

 

    是啊,华山美,华山的人,更美!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2) |  浏览(99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莫言休 2020-09-30 13:20 Says:
一晃多年过去,仿佛就在眼前。
莫言休 2020-09-21 13:25 Says:
经年文章,备忘。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