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19 - 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19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5-27 20:20

重登仙人山



    重登仙人山,是许久以来的心愿了。这一来是为了散心,二来是为了尽情领略城区的变化成果。

    周六的清晨,我领着儿子,带着外甥,迎着雨后的朝阳,悠然地走向了仙人山。

    也许是在欢迎稀客的到来,树上的小鸟在纵情地歌唱,林中的蟋蟀也在争先恐后地叫个不停。山顶上那隐约的歌声清楚地告诉我,我们仨已不是山上的最早行人,因此,天籁的厚爱委实让人兴奋不已。

    沐浴在这爽朗的晨光中,我开始遐想无边……

    我想象着山顶上那豁然开朗的感觉;想象着朝阳中美丽的城市街景;想象着整治后的东西湾海域壮美的图画;想象着高速公路变为城区街道后那不息的车流;想象着港口白日千帆过的繁忙景象;想象着巨轮启航破浪前行的雄壮场面;想象着行政中心区如火如荼的建设场景;想象着宛如长虹卧波的西湾跨海大桥仙人般地伸出巨大的手臂,缓缓地托起江山半岛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我想象着,不由地陶醉在一幅幅美妙的幻景当中。

    心宽路短,转眼间山顶就已伏在脚下。

    看见了,山顶上成群结队的老人们依着各自对音乐的理解翩翩起舞,其乐融融。然而,对于幻景的强烈期待使我志存高远,我迫不及待地登上了“仙人山第一阁”。

    糟糕!都说“会登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站在这仙人山之巅,我能看到了些什么呢?

    哦,有了,在阁东面仅有的一块空地上,老人们还依然在翩翩起舞。举目东眺,但见几处大小不一的海上绿洲毫无规则地点缀在东海湾的角落里。我转身回望,除了高大的电视发射塔和电视局办公楼赫然醒目外,目光所及,层林尽染,城区的美貌已全然被挤出了眼帘之外。这时,我真疑心自己是否真的站在了“仙人山第一阁”之上。

    太阳并没有顾及我此刻的心情,暖暖的晨光依然静静地毫不吝啬地洒向绿色的仙人山。凭栏沉思,我突然想,假如没有晨练的老人们,一个人站在这“仙人山第一阁”上,会是何等的孤独!

    “爸,我小时候很害怕坐在这里。”呵,我忘了,阁上虽然没有外人,但还有我的儿子和外甥。

    儿子是坐在阁南的围栏上说话的,看着他那满脸的笑容,我明白他的骄傲不在于勇敢,而在于他已经长大了。

    是的,一直以来,我都以我们的城区能有这么一座仙人山而倍感自豪,所以,每当家乡或外地的亲友到来时,我总要骄傲地领着他们到仙人山上走一走,看一看,以尽情饱览港城风光。然而,此一时非彼一时,孩子们长大了,仙人山的树也长高了,山下的街景更是循时而变,但就唯独仙人山的阁,却始终岿然不动。

    仙人山变了,它已无法让人看清山下的美好风光;仙人山也没变,因为它的亭台楼阁还老旧依然。我还能说些什么呢?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使我无法在山上久留。无奈之中,我们很快就踏上了下山的路。

    太阳越来越高,似乎开始变得浮躁起来。路上没有风,空气一下子沉闷了许多。上山时的小鸟不见了,蟋蟀也息鸣了,难道它们是因为羞愧而躲起来了么?你看那路边松树之巅的寄生藤,摇来摆去,它是在嘲笑我们的一无所获,还是在恬不知耻地卖弄自己呢?百无聊赖中,我们不知不觉就下到了仙人山公园的入口处。然而,就在公园入口前面路段的空旷处,我却看到了北码头繁忙的一角,窥见了西湾跨海大桥壮观的一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此时此刻,仰望山顶,真不觉让人哑然失笑。

    在城区的这块弹丸之地上,海拔196米的仙人山说不高也高。其实,“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里的“仙”,应该是指山的特质与内涵,假若它存在先天不足,那就必须靠后天的锻造来弥补。现在的仙人山,除了已经建造的办公设施以外,似乎仅仅是老人们的一个健身娱乐的活动场所。一座富有内涵的仙人山,是否应该是一个具有办公、服务、旅游、观光、休闲、娱乐等综合功能的好去处呢?

    登高望远,人心所向。何时再登仙人山,任君更上一层楼?

 

    本文写成于2004812

 

    (附注:《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的全面实施,给城市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为把防城港建设成为生态滨海城市,防城港市人民政府于20088月决定对仙人山公园进行重新规划和建设,计划把仙人山建设成具有多功能景区的海洋文化公园。)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1) |  浏览(1564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莫言休 2019-05-27 20:21 Says:
经年散文,备忘。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