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2-15 13:15

唯真,而后见情


    我不大爱读小说。但刊登在711日《北海日报》上的刘敏玲的《兄妹情》吸引了我。起初我只是粗看了一下,看后却大有感触,一口气又读了三遍。我觉得,《兄妹情》写得很成功,其最大的特点是以真见情。
  小说的描写是从王老师对“我”的关心开始的。“我”是个23岁的女子了,老师的关心是应该的,可这样的婚姻大事“我”一定要跟哥哥商量。乍看,这似乎不大可能。虽不主张封建,可作为妹妹的“我”要将自己最隐秘的心事当面说给亲哥哥听,似不实际,害羞在目前的情况下还是女青年的一般心里特征。但一看过“我”替哥哥整理床铺之后的那段小插曲,便可清楚地理解这一点。插曲巧妙地托出了“我”的家境。父母都已去世,长兄为父,“我”的婚姻大事怎么能不跟他说呢?还有,兄妹长久相依为命,这件大事能不让哥哥知道吗?这是一真。
  当哥哥说要给“我”找个嫂子时,“我”却大声哭喊。前面不是说过,要是有个嫂子,哥的生活不会“过得这样糟”吗?可这并不矛盾。你听:“有了嫂子,就意味着哥哥对我的爱将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虽然“我”这样推断不一定对,但也不无道理。得到别人的爱,也同样要付出爱的,故此“我”的担心是情理中的事,更何况“我”兄妹“自从父母去世后相依为命,谁也离不开谁。”这样的境况下哥哥要疏离“我”(即使是相对的),“我”能不伤心吗?“我”那时才十多岁啊!这是二真。
  哥哥为了使“我”不再伤心,一个劲地安慰“我”:“别哭,别哭,不要,不要嫂子。”说是这么说,哥的眼泪却早已掉到“我”的脖子上了。这揪心的一幕,使人深受感动。至此,兄妹情便进一步点了出来。这是小说的第一高潮。
  几年了,“我”害了哥哥,可“我”又长大了,“我”的事做哥的会同意吗?这是一个悬念。当“我”说出此事时,哥哥非但没反对,而且还怪“我”不早告诉他,并说:“好妹子,这几年哥拖累你了,不怪哥吧?”这使“我”悟出自己的过错,既痛心地自责,又感到兴奋,此时此刻,也只有泪水才能充分表达“我”对哥哥的无限爱怜了。小说最后的两句对话,成功地把高潮推到了顶峰,脱俗地推导出了难能可贵的兄妹情。
  小说以“我”的23岁与哥哥的23岁作比,比出了两个明显的不同点。“我”爱哥哥,“我”自责不应“害”了哥哥,“我”又在自责中更爱大龄的哥哥,并恳切希望他能很快地得到幸福。小说通篇突出个“真”字,以真见情,以情动人。
  《兄妹情》成功了,难能可贵。我真诚地希望有更多的真情小说出现在我们的报刊上!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2) |  浏览(389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莫言休 2019-02-15 13:20 Says:
这是一篇于1988年临毕业分配前在北海写下的读后感。
莫言休 2019-02-15 13:15 Says:
经年散文,备忘。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