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1-28 13:45

我的文字与乞丐有关


    200711月底的一天凌晨1时许,杨博士、韦佐、文青、海艳和我跟着何述强老师来到桂林街头的一家米粉店吃夜宵。
  响应何老师的号召,文青点了几只卤鸭头,每只鸭头被切成三块。何老师、杨博士和韦佐只专心于自己碗中的特色米粉,始终没有将筷子伸向鸭头。大概是味道问题吧,海艳夹起一块吃了一点就将它放到了餐桌的桌面上,而只有文青和我,就分别干掉了一块和两块。
  我们边吃边谈笑风生,而坐在我们背后的一位老者,在不停地微笑着喃喃自语:“鸭头好吃啊,不吃可惜啊,吃不完就打包回家放到冰箱里……”“放在冰箱第二天下面条吃,很好吃的。不骗你们,真的是很好吃。”
  老者大约五六十岁,一身淡绿色的衣服,一副僵硬的笑容,一双粗糙的大手在不时地用白纸卷着烟丝,偶尔拿起手卷烟吸上一口。很明显,岁月的沧桑已毫不留情地在老者身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
  我们没有过多地搭理这位老者,但他却频繁地把目光投向餐桌上的鸭头,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着他自己说过的话。我原以为老者是米粉店老板的家里人,以为他是在提醒我们不要随便浪费。一碟没吃完的鸭头我们竟没人打包,可没想到,正当我们陆续起身时,老者却迅速地坐到了海艳所坐的位置上,他拿起海艳扔下的鸭头忘情地啃了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让我们面面相觑。一路上,大家感慨横生:没想到,桂林毕竟是桂林,连乞丐都这么文明。
  这是我参加广西作协和广西文学院在桂林举办的2007广西作家讲习班学习期间所经历的一件事。从那以后,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桂林乞丐的文章,但却一直没能如愿。没想到巧得很,讲习班的同学文青,竟将这乞丐的形象写成“桂林牌文明乞丐”收进了她在20089月出版的个人集子《情思图案》的《笑声伴行》里。
  以上乞丐所说的话是由文青所精准地记录下来的,在此我加以引用。文青在她的文章里感叹道:“我开心过后又感到有点苦涩,觉得这老头也够可怜的,半夜三更呆在街头,就为等来一点吃的,还拉不下面子,良心不安,先好说歹说劝人家打包回去,说得我都有点心动差点就打包了。想来假如我打包的话,他会是什么心理呢?他会不会把我骂死?不过,也说不定,说不定他心态很好,坦然面对——反正我是不抱希望的,你不留给我吃就算了。如果是后者,那他做乞丐真是做到一定的境界,修炼到家了。”
  一个特定的时间,一个特定的地点,一个特定的环境,让我们遇上了一个比较文明的桂林乞丐。我同情乞丐,也理解乞丐,更欣赏在他身上所体现的特殊的文明,因为,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人外表以外的另一面,看到了一种人性的光辉。
  咀嚼桂林乞丐的点点滴滴,我突然发现,我的文字也与乞丐有关。
  我喜欢与文字打交道。
  小学三年级时,曾在数逾千人的学校大会上宣读自己用毛笔书写的学习倡议书。从那时起,开始代替姐姐与远在湖南当兵的大哥进行通信,而每次去信,“母亲口述,弟弟执笔”的附注必定会成为信笺上醒目的一行。也几乎是从那时候开始,每到生产队集中记工分的夜晚,我都会兴奋地陪着父亲,并在他的指导下为乡亲们记工分。父亲是生产队的记分员,但身体常有不适,年幼的我便开始学着帮父亲的忙。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我开始慢慢懂得了文字与知识的重要性。
  知识本身也许不会遗传,但父母思想的精髓却一定会渗透到自己生命的血液里。
  记得大约从初中开始,我就喜欢上了对联。那时,每到除夕之日的傍晚时分,我总要在村里到处走走,欣赏各家各户大门上的春联,有时还会亲自为乡亲们写上几副,抑或是为他们矫正贴反了的上下联。至今,年届不惑,我依然记得家里大门两旁用红油漆印上的那副对联:“毛主席著作天天读,毛泽东思想代代传。”虽然这是时代的产物,但我却由此看到了父亲思想的痕迹。如今,在我的书架上,除了业务书籍和文学方面的书籍外,摆放得最多的当数关于时代伟人的各类著作了。
  自高中开始,我就成了一名业余的文学爱好者。那时,在繁忙的学习之余,我参加了柳州市文联第二期《柳絮》文学创作函授辅导班的学习。学习中,我竟然萌生了写小说的奇怪念头。不切实际的想法当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当年苦心构思的故事梗概至今却还记忆犹新。
  高中毕业后到首府求学,在当上了《金色年华》杂志社的通讯员之后,接着又成了海南企业函授学院新闻系与文学系函授培训班的学员。在首府短短的学校生活期间,我居然成为了校刊《校园生活》的副主编。
  直到几年前,在先后有幸聆听了凡一平、胡红一、凌渡、徐治平等广西文学界知名人士有关文学话题的讲授,以及参加2007广西作家讲习班学习,聆听了国内著名评论家雷达、吴俊、汪政、张燕玲、黄伟林等专家关于文学创作与评论方面的知识讲座后,才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在慢慢走近文学殿堂的过程中有如乞丐般的饥渴。
  由于网络的关系,我有幸认识了黄佩华、沈祖连等广西文学界的前辈,更有幸得到了鬼子先生签名所送的一本新著小说,从他们的身上,我领略到了许多长者的风范与文学的营养。
  我庆幸自己能生活在防城港作协这一方和谐的天地里,能很好地得到地方文学前辈们的鼓励与帮助。
  所有这些,都一同构筑了我的文字或文学的乞丐生涯。
  不说大话,不说假话,不偷,不抢,不骗,将别人劳作的精华转化为自己生命的能量,甚至把别人的残羹冷炙当作自己生活的营养,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文字或文学乞丐真实的写照。
  做这样的乞丐,我喜欢。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1) |  浏览(958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莫言休 2019-01-28 13:45 Says:
经年散文,备忘。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