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12-25 13:20

印象桃花


    (一)
  桃花之于我,似乎真有说一说的必要了。
  在我的心目中,桃树、桃枝、桃花、桃果,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与迷信紧紧相连的,而那些与桃相关的浓重的迷信色彩,自我懂事的时候起,就真实地弥漫在了我的记忆里。
  农村以及农村人的愚昧有时并不与其文化底蕴的深浅有多大的关系,传统的力量与习惯有时更能让一个人的精神走向贫乏。
  只要你稍稍留意,你会发现,南方农村人家的门,似乎与桃结下了不解之缘。桃树、桃枝、桃花、桃果乃至于与桃相关的一切,都很可能会在门上的年画或春联中留下清晰的身影。何以如此?也许,每一个农村人对此都会有着自己不同的理解,但恕我揣度,这大抵都是为了图个吉利,图个平安吧。
  的确,向往平安,向往美好,向往富足安康,是每个人心中最善良的需求。因此,农村人那美好的愿望和朴素的思想是无可厚非的,而其实,蛰居于城市之间,以桃为吉的思想也是司空见惯的了。
  (二)
  初春是桃花开放的季节,电视上、网络上以及各种报刊杂志上关于桃花的影像纷至沓来,这些清丽而明艳的桃影,不断地撞击着我贪婪的眼球。
  很久就想到南宁青秀山看一次桃花了,可自从青秀山的桃花盛开以来,我却一直没能涉足其间。导致这种遗憾,有时是因于工作上的忙碌,而更多时候只能归咎于自己那久有的惰性了。
  所在的城市就有个桃花湾,而在我的想象中,即使桃花湾的桃花没有青秀山桃花的气势和场面,也总会给人春的气息和桃花的神韵的。
  我终于成行了。2月中旬的一个清晨,青烟缭绕,漫天飞絮,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飘飘洒洒的薄雾之中。耳濡目染,轻轻地掠过眼前的,像雾,像雨,又像风……
  久违了,我梦中的桃花湾!
  行走在早已被夷平的山脚边,想象着那昔日的桃花湾,想象着那梦里依稀的老地方,心中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此地已是昔日的桃花湾了,可我却找不出印象中当年桃花的丁点痕迹。在那近乎空旷的草地上,我仍然在四处寻找,可是,却始终没能如愿。那一刻,我真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站在了桃花湾这片曾经让我魂牵梦萦的土地上。
  我记得,当年桃花长得最艳而且最多的地方,当算桃花湾入口处的一方水塘边。想着,向着记忆中的方向,我迅速地加快了搜寻的脚步。
  “哪里的?找什么?这里已经过不去了。”一个民工模样的男青年在努力地挡住我的去路,他的身旁,两条气势汹汹的大黄狗一直在狂吠不停。
  此情此景,让我感慨万千。忽然间,贺知章《回乡偶书》中所描绘的情景闪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是桃花湾曾经的主人之一。这一片沉寂的热土,曾经浸润过我辛勤的汗水,我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惦念这里往日的桃花而重回故地。
  “我是来看桃花的。”我说。
  “桃花?我在这里几年了,从没见过有桃花。”
  男青年的话让我异常惊愕,但我不顾一切地继续往前走,渴望能看到桃花的影子。然而,我失望了,那昔日桃花的生长地,现在已被高墙大院所代替,那梦里碧绿的清水塘,如今也已不复存在。
  想当年,桃花湾桃影依依,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如今,桃影不知何处去,只剩路人怨春风!
  没有桃花的桃花湾,的确令人难以置信。记得是改革开放的大潮正在席卷南方大地的时候,桃花湾这片贫瘠的土地就被一些勇于开拓的建设者们注意到了,“桃花湾”这一响亮的名字,也正是当时的一位建设者最先提起的。
  诚然,开辟荒野,就意味着要披荆斩棘,而建设者们冠之以“桃花湾”的名称,大概也是为图个吉利,图个日后的兴旺发达吧。然而,当年人山人海,集经济与文化建设于一体的桃花宝地,如今却在岁月的荡涤下显得如此萧条。
  “非城,非市,亦非乡”,这是十多年前桃花湾的一位建设者对防城港现状调侃式的描绘,朴素而深刻。只可惜,斯人已逝,假如,他能看到如今阔步前进中的防城港,又将会产生怎样的一种感慨呢?
  (三)
  不曾知道我所在的城市哪里可以看到桃花的修枝倩影,但就在一个秋天的下午,我却意外地看到了桃花的影子。
  9月的一天,我与办公室的一位同事到位于城区凯乐园路的一家单位办理公务,在等待单位领导的过程中,我们兴趣盎然地登上了一座约有二层楼高的小山坡。
  中秋季节,桃树的绿意已被秋风剥光殆尽,而桃树那古铜色的枝条却在融融的秋日里极尽张扬。猛然间,我发现,在一棵桃树的一处枝条上,一朵粉红色的桃花独自绽放。惊喜之余,我和同事的目光陆续扫视山坡上几棵桃树的所有枝条,此时,此地,桃花唯此一朵!
  恰巧,一位老大爷正在山坡上打理菜园。
  “大爷,你说现在还会有桃花开的吗?”我故意靠近老大爷,试探性地问。
  “没有了,桃花是开在春天的。”
  我没有纠正老大爷的话,因为他也没错,他说的是常理,众所周知。
  “人间四月芳菲尽”,我是奇怪于这秋天的桃花的,所以,流连于山坡之上,我就一直专注于桃树的每枝每节。但说来也巧,就在我和同事正要走下山坡时,在另一棵桃树的枝条上,我惊奇地发现,一朵粉红色的小桃花昂首向阳,它与刚才我们所见到的那一朵举目相向。
  “好可惜,相机没有带来。”站在桃树一旁,我深感遗憾。
  “即使你拍下了,别人也不一定会相信的。”
  没想到同事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不知道第二朵桃花是我和同事第一次扫视时错过了的还是真的才刚刚开放,可它却真实地挂在那单调的枝头上,这都是我和同事亲眼看到的,所以我很诧异于同事所说的话。大概,在她看来,人的思维定势是很难改变的吧,习惯的势力有时真可以让人无所适从。然而我想,相信与否是一回事,而客观存在又是一回事。这秋天的奇遇告诉我,不要轻易否定客观现实,常规之外也会有特例的存在。
  
  (四)
  “竹外桃花三两支,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想象着苏东坡的那一种恋鱼情结,回想到自己春天里的希冀,虽然时代不同,心境不一,但大概都是一样地要从心底深处向往美好,向往快意的吧。
  是的,早春二月,我期盼着能亲眼目睹灿烂的桃花,而整个春天,我也一直渴望着能到户外看一看那美丽的油菜花。我想,每当清晨,那满眼的黄与绿,连同菜花上那晶莹的露珠,一定会让我深深陶醉甚至流连忘返的。
  可是,我没能如愿。3月的上林县助学之行,没能让我见到自然界里桃花的仙姿,也没能让我感受到来自于沿途田野里那黄绿相间的春色的震撼。
  说来也巧,从上林县回来,在到高速公路南宁路段大塘服务区稍作停留的时间里,我看到了桃树,也真实地看到了朵朵桃花。可是,树少,花更少!然而,在不是桃花盛开的时节,有那么一些还处于春寒之中的桃花可供养眼,那也算是天赐良机的了。你看,那朵朵桃花,即使正在经历凋零的命运,也还不失其固有的迷人,它们正以自己最后的美丽慷慨地奉献给匆匆过往的每一个人。
  对于桃花的印象,总是零零碎碎的了,没能如愿地观赏到桃林的美景,没能尽情地陶醉在那桃花的怀抱里,这的确是个不小的遗憾。但当我回想起上林县澄泰一中接受资助的6位同学,我会觉得,虽然此时春寒料峭,但在他们那稚嫩的面部上所绽开的粉红色的笑脸,比那早春的桃花更红,更艳。
  不以花喜,不以花悲,既然春天来了,也就快意地纵情于大自然之间,寻找一份快乐,寻找一份惬意吧。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3) |  浏览(397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廖超杰 2019-01-09 22:25 Says:
【评论未审核】
莫言休 于 2019-01-13 19:46 回复:
心情絮语,把自己对于社会的看法与追求寄托在自然与生活之中。
廖超杰 2019-01-09 22:24 Says:
【评论未审核】
莫言休 2018-12-25 13:2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