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12-17 13:11

榕树


    很久就想写一点关于榕树的文字了,因为我对于榕树有着一份执著的倾心与向往。
  我喜欢榕树,因为我景仰它的神圣与伟岸。
  作为一种常绿乔木,榕树在南方几乎随处可见。只要环境允许,它便可以长得枝繁叶茂,巍峨挺拔。
  你见过生长于农村的大榕树了吗?它就像一堵厚实的墙,在真心地为人们挡风御寒;它也像一把巨大的伞,在辛勤地为人们撑起一片绿色的天;它更像一尊神,在忠实地守护着村庄的安宁与幸福。它不惧风,不畏雨,生来就似乎成了大自然的骄子。站在这样的大榕树之下,每当风雨袭来,我就仿佛听到了森林的呼啸,又仿佛看到了绿海的咆哮;那时而星星点点,时而又倾盆而来的雨,泼洒在这榕树之冠的树叶上所发出的声响,宛若一部气势磅礴的生命交响曲!而每当沐浴在这清风碎雨中,我就不由地深感心旷神怡,心中油然生出一种空旷豁达之感。原来,大自然的美妙正在于它可以让人快意地除却尘世的烦恼,尽情陶醉于那无限的惬意之中。
  至此,我似乎明白了,在南方的许多农村,为什么人们都把榕树当作神来供奉的缘故,这也许是因了榕树那特有的神圣与伟岸吧。果真如此,那么他们对于榕树的崇拜,就决非单纯出于迷信的成分了。因此,在我看来,一棵大榕树,就是一本深奥的书,一本神圣的书。
  我热爱榕树,因为我向往它有着巨大而无私的包容心。
  据我所见,榕树很少是单根的,除非是在它很小的时候。榕树种类很多,但多数榕树都会在树枝或树干上长有气根。你看,那些长自树枝或者树干上的气根,由小到大,从短到长,由脆嫩到坚韧,又从浅白到深褐,总是褐白相间,一丛丛,一蓬蓬的,酷似树的胡子。这些灵性十足的树胡子,小的像丝线,悠荡快活,自由自在,每当微风徐来,就会摇曳不定,频频地向路人招手致意;中的像缆绳,无忧无虑,无所顾忌,随心所欲地在树干上四处攀爬;大的像柱子,笔挺结实,坚韧厚重,不顾一切地深扎大地,与树干一道共同承载生命的重负。
  你发现了么?这榕树的气根,像须,像枝,又像干,它们不分长短,不论曲直,也不管先来后到,总是互不排斥,彼此包容,共荣共生,最后紧紧地团结在一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品格啊?那是一种包容忍让、荣辱与共、和衷共济的可贵品格!
  每当我看见一棵棵包容甚广、仪态万千的大榕树时,就总要想起那些默默生长于村庄和山野之中的“鸳鸯树”、“连理树”。我觉得,那情那景,正是对榕树品格的最好诠释。我真的非常惊叹于古人的造字艺术,你看,“榕”从“容”声,“容”字会意,指家中可放山谷,这可见其包容之大。
  我也常常感慨,一棵榕树,何以有着如此巨大而无私的包容心?在我家乡的村庄里,生长着一棵百年古榕。小时候我就清楚地记得,在榕树的树干上曾经吊着两截手臂大小的黑色铁链。据老人们说,那是解放前村里的恶霸专门设置的刑讯工具。因此,小时候,我每当从这大树下经过,看到那黑乎乎的铁链时,心中就不免暗暗发毛。如今,20多年过去,这两截黑色的铁链连同它身上所凝聚的荣辱悲欢、爱恨情仇,已全部被这高大的榕树一口吞没了。看到了么?对于一棵历尽沧桑,见证了无数人间悲欢离合的大榕树来说,一个人的荣辱恩怨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赞美榕树,因为我钟情于它那勃勃的生机。
  看来,榕树所具有的顽强的生命力,是很少有人怀疑的。
  不是么?在南方,不论是高山还是平原,是悬崖还是深渊,是城市还是农村,也不论是干旱还是湿润,是肥沃还是贫瘠,只要有种子,它就会生根发芽。
  请看,那榕树独特的气根,它的存在,委实丰富了榕树生命的内涵。那有缘与树干长成一体的,就无疑为榕树的母体注入了一份新的力量,而无缘成为榕树母体一部分的,也会在树干的周围落地生根,毅然分担起生命的重担。
  你见过独木成林了吗?如果没有,那就请到山里走一趟吧,那里的榕树定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还有,那榕树的枝杈,它有着奇特的生命现象:枝杈一旦断裂,它伤口处的树皮就会很快分泌出一种乳白色的液体浸润伤口。这不是对自身创伤的抚慰么?这更是对生命的一种自我保护!
  再有呢,请留意一下榕树那发达的根系吧。即使只看一看它那裸露的根,也会足以让人浮想联翩的。那根,像蔓,像藤,像蛟龙,弯弯曲曲,左右奔腾。它盘根错节,生机勃勃,尽显一种挡不住的前进势头。它宛若一把巨大的爪子,似乎非要把爪下的泥土抓碎不可。
  这,就是榕树生的伟力!我感叹它的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明白了榕树这种无可阻挡的生的力量,也许就不难理解南方的一些农村人何以供神般地敬畏村落里的大榕树了。
  我曾想,倘若能把榕树引种到祖国的西北荒漠,那么,那沉寂多年的大漠荒沙,也许就不会感到寂寞了吧。
  我能不爱榕树么,谁叫它竟是如此的发人深思呢?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1) |  浏览(129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莫言休 2018-12-17 13:11 Says:
经年散文,备忘。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