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18 - 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9-27 12:22

芒墩,遥远的记忆


       记忆中,外婆与芒墩,芒墩与外婆,是永远联系在一起的。
  芒墩,是过去多见于南方农村的一种用禾杆编织而成的小凳子。外婆是编织芒墩的能手,她所编织的芒墩总是非常的结实、漂亮和耐用,一个芒墩基本上能用到一年,当鲜艳而厚实的芒墩明显褪色并被磨得扁平、凹陷时,新的一年就要来临了。
  我的童年与外婆的芒墩是分不开的,因为在我的记忆里,是外婆的芒墩伴随着我度过了童年时代的每一个春夏秋冬。
  记忆所及,倘若家里有了新芒墩,那就一定是外婆来了。所以,一年一度,每逢临近过年,我们全家都会盼望着外婆的赶快到来。
  准备过年了,当我在村里玩得乐不思蜀的时候,兴许会有小朋友兴奋地朝我大喊一声:“你外婆来啦!”每当听到这一叫声,我就会迫不及待地往家里狂奔而去。
  回到家门口,我每每看到的,是外婆挑来的一担满满的芒墩。
  父母亲回来了,兄弟姐妹们都到齐了,外婆的芒墩也就马上摆满一地。兄弟姐妹们都知道,两个大芒墩是用不着你争我夺的,而其他的芒墩,不一会儿就会各归其主了。
  抚摸着那些散发着阵阵草香的新芒墩,兄弟姐妹们个个喜出望外。而静静地站在一旁的外婆,这时也会欣慰地笑起来。我想,那一刻的外婆,一定是最美的,也一定是最幸福的。
  在我的印象里,外婆长得很高大,这是我大约五六岁时就已经定格的难忘的记忆。
  记得一个雨天的中午,我为了躲雨而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跑,不料一到家门口就与站在屋檐下的外婆撞了个满怀。原来,外婆已在门口等候多时。我注意到,那搁在门口边的篮子里,熟透了的黄皮果特别诱人。外婆看见我一副落汤鸡的样子,心疼地把我拉到身旁捂紧我,继而扯出衣襟不停地为我擦拭雨水。那时,我不止一次地挣扎着从外婆衣襟的缝隙中望向那黄澄澄的黄皮果。以我当时幼小的心灵,真不知道眼前那满满的一篮,到底盛下了外婆多少的情和爱,但是,就在外婆紧紧地捂住我的那一刻,我却最清楚地感觉到了外婆的体温,风雨中的屋檐下,外婆的手和心,最暖,最热。那一次,我真实地见证了外婆那高大的身影,也清晰地记下了外婆那慈祥的面容。
  芒墩一直是外婆带给我们的新年礼物,那芒墩里的每一根禾杆,无疑都融进了外婆对我们兄弟姐妹的暖暖的爱。可终于有一年,任凭我们如何等待,如何惦念,我却再也见不着外婆那高大的身影了。
  大概是少不更事的缘故,对于外婆的不再到来,我当时不曾留意,也不曾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直到长大后我才慢慢回忆,慢慢思索,努力地从自己的猜想中寻找答案。
  也许,外婆真的已经老了,她再也无法为我们编织芒墩;也许,兄弟姐妹们都已经长大了,我们再也不需要外婆的辛劳。可是,我为什么就见不到我的外婆了呢?
  百思不解中,我让记忆的触角伸向了遥远的过去。
  搜寻记忆的痕迹,我隐约记得,在一年深秋的一个午后,父母亲在向大哥大姐作简单的交待后就急匆匆地跟着外婆家的人去了外婆家。从那以后,母亲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她比往常少了很多话,而她惯用的那个大芒墩,我再也寻它不着了。那一年年关,我不再像往年一样高兴地听到家里人提起外婆和芒墩,我们一家也少了一份见到外婆和芒墩时的欣喜和快乐。难道,外婆就是在那一年离开我们的么?那时,我才六七岁!
  外婆的过世对于我来说似乎是一个谜,但也不完全是一个谜。母亲是外婆唯一的女儿,外婆对于我们一家大小的爱,已然被她全部织进了那大大小小的芒墩里,因此她的离去,一定是带着无尽的牵挂和不舍的。
  虽然,编织芒墩的年代早已一去甚远,但每回回坐在漂亮而舒适的沙发里,我那想象的翅膀都会不由地落在了古朴而清新的芒墩上。
  很想再次见到芒墩,外婆的芒墩,因为那芒墩是我生命的驿站,也是我生命的年轮,见到了芒墩,我也就见到了了我的外婆。现在,外婆不在了,芒墩没有了,而我,才学会了思考,学会了感恩。
   外婆,芒墩,如今已深深地走进了我的记忆,也牢牢地融进了我那平凡的生命里。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2) |  浏览(394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莫言休 2018-10-07 13:18 Says:
芒墩既是我生命的驿站,也是我生命的年轮!
莫言休 2018-09-27 12:23 Says:
散文转载,为了备忘。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