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1650
用户名:  六月下沧浪
昵称:  蝶梦水云乡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7-13 10:19

一碗红糖拌稀饭


    住了那么久的院,终于可以出院了,不过要吃很多的药,每一次吃药的时候,都是我最恶心、痛苦的时侯。
    为了减轻点苦味,我想到用红糖拌稀饭来送药。有一次,我就这么搅拌红糖稀饭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做过一样,在哪里呢在哪里?我赶紧搅着稀饭细细地想——想起来了,是我年老的爷爷在给年幼的我搅拌红糖稀饭——那可是30年前的事情了。我忍不住喟叹了一声:我的爷爷,早在十多年前,和我天人永隔了。
    我很少想起我的爷爷,每想起他,总是先想起他剥南瓜苗的样子。那样粗壮、长满老茧的手,灵活地剥着,一丝丝,一缕缕,我最喜欢听每剥到节骨眼里,他轻轻开南瓜梗的声音。他每每看到我看得入神,就递过一根南瓜苗,问我剥不?我有时兴趣一来,就试着剥,有时侯干脆摇头说不剥。因为在我看来,这是一项很艰若的工作,首先:明明已经把南瓜苗的皮剥下来了,可就是瓣不断,爷爷剥得那么好,一根都不浪费,我是根根都浪费,他不厌其烦地示范,我还是学不会,脾气一上来,干脆丢了玩去了。
    一碗稀饭让我想起爷爷,想起和爷爷有关的事情。还有什么呢?嗯,还有他的剃头担子。听大人说,爷爷之前是挑着剃头担子到圩上给人剃头的。他的手法很认真,很小心,理出来的发当然是是高水平的。人老了之后,家里人不让他那么劳累了,就让他歇了担子,负责照看家里的耕牛。每每技痒的时候,他就拉过我们这帮孩子,女孩子修眉毛,男孩子剃光头,所在,在我们家里,不管男女老少,脸面是最干净的。
    除了剃头担子,还有他相依为命的老耕牛,我经常陪他去看牛,所以感受到他对老耕牛的爱。30年前,家里能有一头耕牛是很厉害的事,就在今天,一头牛也有几千块钱吧。没有牛,田里的活计是做不来的。那时手扶拖拉机还是没谱的事,属生产队财产的。农村人都是靠耕牛来犁地,是农家宝。
    爷爷经常让我坐在牛背上,带着我去放牛,我们那有一条水满满的小溪,每天中午爷爷都慢悠悠地拉着牛到河里泡泡澡。那里水清草肥,牛泡在溪水里,吃着肥嫩的青草,惬意得很,而爷爷就会叮嘱我看好它,他回家吃饭或放鸭去了。想起以前的种种,我心里有种失落的感觉:现在生活好了,但怎么还是以前的事情那么值得回忆呢?


类别: 回忆录 |  评论(0) |  浏览(161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