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3-16 22:42

散记小时候的玩伴——两个阿水

散记小时候的玩伴——两个阿水

    本帖要写的两个家伙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他们都因为五行缺水而干脆被家里大人起了“水”的小名,靖西壮话称呼男孩的时候要在前面加个“依”,平日里这俩都被我们称为“依水”。当然,按我们本地的习俗,男孩长大成家了,就开始按孩子的名来称呼他为“爸*”,但这两人中有一个目前仍然未婚,所以大家都还叫他“依水”。

    之所以想到要写这两厮,是因为最近每次回老家,乡亲们都爱聊他们两个的轶事,我想这俩还真有点儿特立独行,现在的学生称农村非主流为“农非”,我感觉这两厮是我们同一辈人里的“农非”,是以要为他们记点什么。

    一、屠夫依水

    这个阿水现在是屠狗的干活,当年刚入小学时刚好与我同班,我上二年级后他留级,从此就没再同级。

    阿水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名声在外,他跟我并不同一个屯,但同村,我们到村小学读书之前已经听说有这么一个活宝了,据说他“大智若愚”,善良,人们很容易骗他,叫他吃树叶他也敢吃。我认识他以后见过几次别人叫他吃桉树叶他真的吃了,还假装津津有味的样子,很陶醉,弄得叫他吃树叶的人也跟着吃起来,正是“大智若愚”啊。现在我知道有一种病叫“自闭症”,别名叫“天使的孩子”,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些看起来挺清秀的小孩到底如何认识这个世界,只有天使知道他们心中所想。现在想来,阿水应该是患有与自闭症相反的另一种怪病,因为他的表现真的与“天使的孩子”相反,他自小就满脸雀斑,外观看起来很傻,但又好跟人讲话,特别是跟陌生人讲话。当时我们最害怕的是那些走在公路上且拿着瓶子的陌生人,因为据说那样的人会勾人的灵魂去长期扛住新建的桥,这样那被勾了魂的人就死了,大人们还说1979年村里的驻军某连长的儿子就是这么死的,讲得令我等小屁孩一个个都很神经质,看到当时最普遍的拿瓶子赶集买酒的陌生人都要躲起来。但是阿水不怕,他会大胆地去跟这样的“师父”搭讪,只有七仔才会这么做,我们都这么想。

    记得我上二年级那时,1982年初的那个寒假前,我们期考后几天要返校要成绩单了,那天只有我和阿水来学校,其他人好像都知道老师说改期了。因学校没有人,他就叫我一起到学校外面不远处的小河里“抓泥鳅”,其实那河水很清的,根本没有泥鳅,但我们那时是抓到什么就是什么,结果我和他抓河蚌去了,我们当地话(意译)叫河蚌作“甲七”,我们沿着一条石头砌成的临时河堤往里走,在走到某处水较深的地方时石头没入水中了,冬天水挺冷的,看起来水里也没有甲七,我不想走进去了,结果阿水说:“我来”,然后他大叫了一声“***皮鞋”就跃入水中,当看到我和他穿的鞋子都是同一款式的人造革鞋子时他跟我说:“你就说‘***皮鞋’这样再入水就不怕了。”我当然不听他的,但过后把他的这一轶事告诉了村里的小伙伴,从此村里男孩每次涉水都先说“***皮鞋”才下水。

    我到百色读高中的时候,阿水已经不读书了,1991年放暑假那时听到我姐的一个朋友说,“还别说阿水七,他现在整天到公路上‘撩’过路的女孩,而且他还懂得区分谁是姑娘,谁是别人媳妇,不简单啊。”1993年我上大一后的那个暑假,有次赶集时碰上阿水,他叫我陪他一起去追女孩,我想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活宝,就跟着他去。那时我们镇的人还喜欢下午才赶集(现在都是上午去赶集的),镇上要到下午3点才热闹。那天下午5点左右,阿水带着我沿着某个村新开的公路走,到了龙潭河上的一座桥上,他停了下来,告诉我说:“追女孩讲究策略,在桥上等,那是女孩们的必经之地,在这你随便每天可以跟上百个女孩搭讪。”哈哈,这家伙原来所谓的追女孩只为跟姑娘们搭讪。后来我要走了,他说:“借你的手表给我用一下。”我想想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就给他了,他将手表戴在手上,故意拉起衣袖撑着腰在桥头显摆,我都不好意思起来,先走了。他叫我在恋泉等他,后来大约一个钟头后天将黑了他才回到恋泉把手表还给我。

    去年11月我回老家,听屯里人说,阿水现在做屠夫,专门杀狗的,全镇的狗看到他都好像明白点什么自动地走开。据说阿水屠狗技术很高,高到什么程度呢?我的一个专门走村窜屯收废旧的侄子这样说:

    “要说阿水杀狗的技术,那绝对是全镇无人能敌,每当他将整只狗净皮清腹完后,狗腿分明还在挣扎,狗肉还有余温。”

    二、游医哥水

    这个阿水跟我同姓,他是我较远的堂哥,他们家的兄弟跟我们家的已经另外排序,他在他那一支里排在第十一,因为“十一哥”不好叫,大伙便叫他哥水。

    哥水读书比较迟,他是在8岁的时候才上的一年级,跟他的那位与我同为6岁的“十二弟”一起入学,当时一年级上学期我们还在屯里读书,两个年级合用一间教室,哥水的另一个哥在二年级,这样教室里有他们家三兄弟,没有哪个同学敢惹他们三兄弟,这样他一入学就成了霸王。1982年电影《少林寺》在我们镇里播放过后,村里小孩开始练起武来,由于哥水身手最敏捷,在学校里又是霸王,这样他成了大家心目中最能打的人,而且当时以为谁有本事了都可以像电影里的武林高手那样,只练武也会有饭吃,于是他在上二年级的时候辍学了,专门在家“研究武术”,当时我上三年级。1983年的那个暑假,我曾见哥水扛着一捆竹杆在村头坟地里的练蛙跳,对着某块石碑跳上跳下,他说轻功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后来我见他跟屯里另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小青年打架,他真的跳得老高一招连环鸳鸯腿把那人踢到翻白眼。

    我上到初二的那个寒假,春节时我们屯里弄了个舞狮队,我们那时舞狮完后还要表演武术,哥水俨然成为我们舞狮队的总教头,他还不时自己“研创”出几招新套路来,特别是在棍术上好像有相当造诣,叠罗汉时他也在最下面当“顶梁柱”。不过,后来90年代初屯里有几个小青年专门花钱请了个会武功的师父来教,哥水却没有报名参加,再后来1994年有一次据说他的十二弟在县城被人打了也不见他去出面解决。渐渐地,我们小时候心目中的武林高手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了。

    但是,去年11月我回老家的时候,屯里人说哥水现在是闻名百里的游医了。据说哥水那个最小的弟不知道得了哪种肝病,腹水肿得“眼看要爆了”,去县医院看,医生都已经不收了,建议他们家“带他去南宁看吧,我们这治不了,百色也治不了。”据说医生过后又跟另外的人说“他出去后顶多再活得十天半月的就得办理后事了”。结果,哥水突然宣布他能治好他弟的病,于是大家就看着他“死马当活马医”,他还像模像样地给他弟扎起了针灸。也有人说他是胡乱治的,目的只是让他弟以为家里人已经尽力了,“以后做鬼也不要为难家里人”。谁知,十多天后,他弟的腹水消失了,三个月后就生猛得像头牛,现在成了村里最能干活的人。消息传出去后,找他医病的人多了起来,这样,他每天都上山采药,他家楼顶现在晒满了大家都不知其名的花花草草。以前他是长年在广东打工的,去年开始不见他外出了,村里人说“可能他治病所得的收入已经比他去打工的要高了”。

    后来,在别人的追问下,哥水说了他走上游医路的机缘巧合。

    原来,哥水的岳父是个有着许多祖传秘方和偏方的老中医,大家以为哥水外出打工,其实那段时间他是去了他岳父家帮采药和配药,他岳父也把很多祖传秘方传给了他,但要求他必须在年满40岁后才能行医,所以他一直信守承诺,40岁之前不行医,但后来他岳父去世了,而哥水的弟弟正好又快要不行了,所以他被迫在未满40岁时就“出手”,不过,今年他正好满40岁了,现在已经可以尊他岳父遗言,开始行医了。

    大家奇怪的是,哥水其实不识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记得那么多偏方和针灸穴位的。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1) |  浏览(414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汝梦小语 2012-08-08 12:4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