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10-22 11:21

路上有你

路上有你



    第一次看到她,是我上初一的时候,大约是1986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在靖西中学高中教学楼后面那排教师平房宿舍旁,在那排房子靠初中楼的侧面墙边,当时高82班的大哥哥大姐姐正在制作墙报,墙报的大标题好像就叫“鸣志”,他们中间有个很特别的小姐姐,一袭白色连衣裙,脚下著白袜子,乌黑的头发梳成两条小辫分别垂于双肩,脸圆圆的,眼睛大而水灵,这样的形象很符合我在那个年代自小养成的审美观,觉得美女就应该都像她这样。那时靖西中学穿白裙的女孩不多,还有一个穿白裙留披肩发的,是我们年级的美女,我早就知道她了,她那班跟我们班是隔壁,只是后来我们搬了教室就不跟她“隔壁”了,但我还知道她跟我一样来自同一个镇,并为之而高兴。不过,这一次看到的这位白裙美女小姐姐,似乎更为谈吐不俗,且举止优雅。然而我很快就为自己的眼力害臊,如果……如果能钻地的话我立马就藏匿于地下:原来她不是学生,而是老师!其他哥哥姐姐喊她作“老师”我才知道的,但她真的看起来太嫩了,那时候很多人都看过刘德华陈玉莲版的《神雕侠侣》录相,我也看过几集,感觉所有年纪大但看起来年轻的都是小龙女,而我心里这么一想,再看她时,发现她原来真的像极了陈玉莲,于是,在我的心中,便有了她这么一位“莲姐”,虽然那种喜欢很反世俗,但每每心底自戕时,总又安慰自己说杨过不是跟小龙女了么?



    慢慢地,我知道了莲姐是初二某班的班主任,教语文,据说她刚做老师那时未满20岁,文章写得很好。但是,那时我12岁,尚处于装作道貌岸然不跟女生说话的年纪,尽管心中喜欢上了谁,也并未立即公诸世界,只想着希望我能引起心仪女孩的注意,而对于喜欢上一位老师的朦胧感情,我更不知如何把握,只是,我会经常专业路过她那间平房宿舍的门口,如果她门前的沟边太滑的话,我会用力跺几下脚,留个鞋印,这样至少她万一踩上了也不至于那么容易滑倒。



    我想,像我这样的无名小辈,想让她认识我这个人,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在学校作文比赛中获奖,或者把语文成绩提上去,成为年级里数一数二的姣姣者。于是我开始用功,致力于要将每年的作文比赛桂冠拿下。但那时的我仍然像个白痴,写作文时,人物描写必用上“红红的脸像苹果一样”,歌颂友谊必写被我弄坏了某小玩具的某朋友最后原谅了自以为闯了大祸的我,写做好事时末尾必是“我”在回答某大娘问我姓什名谁时回答她“我的名字叫学雷锋”。初一那次作文比赛,我没有获奖,这不仅是天意,还包括我太白痴。而且,那时我并不知道学语文要有广泛的积累,只知道在早晚读的时候把课本读它个滚瓜烂熟,但最后语文成绩也没有提高,初一四次段期考,我没有哪次语文成绩达80分以上(当时还是百分制),最好的一次仅得78分,那一年我也没评上“三好”。到了初二,也是秋天,莲姐应该是教初三的,不过好像高三文科班的墙报由她指导,因为我又看到高85班在做墙报的时候,那个一袭白裙的小姐姐又站在旁边了,依稀记得墙报的主题就叫“宝剑”,似乎取其“将出鞘”之意,不过在当时的我心中,这一届文科班不如上一届的“鸣志”威武。初二上学期那个阴雨连绵的秋天,从初一开始就教我们的李定基老师因患胃癌去住院了,当时右江师专来的实习老师在上我们的课,我们班里有好几位如我这般也做着神雕侠侣梦的男生,私下里还谈到了如果没有这些实习生,应该就是莲姐来教我们了,那多好。不过,大家也仅是说说而已,也许仅是出于无聊,不过这在我心里,却是一种渴望和激励,我私底下发誓要在莲姐来上课之前,把语文成绩搞上去,那时我做了一个影响我一辈子的决定:我要把课本里出现的生僻字全部整理出来,弄懂,记住。正好那时我们班没有语文老师上课,我有的是时间做这些当时看来未必有效果的事儿,但是,我越来越觉得做这活儿特有意思,课本上的生字记完了,我开始翻看字典,于是,全班只有我能正确念出某个生僻字的次数就多了,我从此喜欢上了语文课,课堂上也敢回答问题了。后来,学校从我老家那个镇的中学调来一位老师,他来上我们的语文课,而不是我们先前预测的莲姐!我虽然感到有些许失望,但就是看字典的这几周,我已经不再害怕上语文课了。



    那年112日,李定基老师去世,3日那天我们还去参加了追悼会,我一直感到有点遗憾的是,李老师一直认为我语文有潜力,只是尚未开窍而已,而他那业已闭上的双眼已经永远看不到我开窍的时候了。那个学期的段考,因为我们班的语文课落下很多内容,因而学校在出题时语基部分只设50分,作文50分。我清楚地记得那次考试的作文题是《秋雨中》,我当时语基考了40.5分,作文得了40分,这样,我上初中后头一遭语文考试上了80分,在班里排第二,而作文上40分的不多,我那篇还成了范文被新来的老师拿到另一个班去宣读,我那时很得意,感觉自己从此随便胡诌一篇文章出来都是“一时洛阳纸贵”。然而很不爽的是,此后每次语文考试,我的作文得分率从未再上80%,只是因为语文基础知识部分分数较高,所以语文成绩也未曾跌破80%。当然,我在靖西中学的三年里,莲姐从来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猪头。



    转眼到了百高,第一次作文,我就“史无前例”地得了98分,此后的作文练习,从未低于90分,也不知道是此前的初中老师要求高还是我上高中后突然开了窍,高中三年,学校每年的作文比赛我都获了奖。后来上了大学,我曾因此自诩颇为了得,谁料上大学第一天我就发现自己多么的自大,一个睡我上铺的亲爱的兄弟,他的个人简历中写道:(他)高中阶段先后十一次获得全国各类作文比赛一等奖,发表过两百多篇习作!这位兄弟在1995年的时候成为中国作协会员,当时我们刚上大四。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非常之低调,每次写完一篇文章,他很乐意先让我“过目并斧正”,我想我在大学四年有个意外的收获,便是知道了怎么看一篇文章的好坏,这全是拜这位兄弟的信任偶得啊。有一次他写了一篇散文《雨夜情思》,自我感觉有点别扭,不想寄去发表,他准备弃诸废纸篓前正好碰上我,就给我看了,我说这是“所有你给我看过的文章中最好的一篇”,告诉他弃之可惜,于是他真的寄去《南方文学》,一般他的文章都不用审而直接发表的,因此对他而言能发表并未让他喜出望外,但不久后,还真有喜出望外的事发生了:几个月后,《南方文学》的编辑找到他,感谢他的赐稿,“让本刊创刊不久即有美文入选《中国散文选刊》”,编辑很高兴,送了他价值上千元的一大摞书。这位兄弟也很高兴,转而又让我“随便选十本书”,我只选了本罗素的书表示领情,当然过后直到今天也没有看过。



    之所以浪费那么多笔墨来写这位兄弟,是因为他曾告诉过我,他的心中也有一个“阿莲”,那是他当年还在读初中的时候了,他走上文学之路,一是要挣稿费,二是要引起“阿莲”的注意。当然,后来他自己层次提高了之后,那个“阿莲”便在他的记忆空间里永久尘封了。我现在仔细想想,其实除了成不了作家,当时我何尝不是如这位兄弟一般?人生旅途有如坐地铁,上上下下很多人,有缘分,“上天注定”能碰上的,只限于那些跟我同一个时段坐上同一节车厢的一小撮。莲姐原本上车的时候便比我早得多。大学毕业后几年了,到2002年再看到她的相片时,我才意识到其实此前我甚至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



        2002年,我在搞调动的时候,在百高的宣传橱窗里看到了久违的莲姐的相片,知道她已经调到百高,也知道了她的姓名。然后我就在不同的场合不断地听到有人在“诉说”她的好,而她的形象,也便在此时,在我的心中,“名师”渐渐地取代了当年的“小姐姐”。而我将要成为她的同事,至少在表面上可以和她“并肩齐眉”了!



        2003年暑假的某一天,学校团购的手提电脑送到的时候,我去领电脑时正好碰上莲姐,她把我当成了卖电脑的人,她问我“什么都装了吗?”我告诉她我不知道,我只是新来的老师,这是我第一次跟她说上话,倘若在平时,对别的女孩,我会贫嘴补上一句“以前你是我的偶像”的,但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不说。岁月能磨去人的很多棱角,即使到后来靖西老乡会上与莲姐“聊文学”,她说到她很欣赏我的文章时,这于我,算是多年的梦想终于成真,但我已经没有了粪土离骚的年少轻狂,也得意不起来了。



    到了百高,看到莲姐的机会就多了,我们踢球时,常看到她在跑道上和她的学生们一起跑步;我们打排球的时候,常见她拿着乒乓球拍从球场边走过;青年教师“继续教育”的时候,她常给我们上示范课。老实说,我从未做过她的学生,听她的课也只是在她给别人上课的时候,有时我真的很羡慕那些学生,他们能碰上这么好的老师,而我却不能。不过有时我私下里也埋怨过她,她为什么就不是英语老师呢?如果是,我的英语不会这么差。当然,莲姐还是好好地做着她的语文老师,她评上了特级教师,还获得“我最喜欢的老师”等各种各样的荣誉称号。有时我会想,做她的学生固然好,而做她的先生、她的女儿,想必更幸运罢,尽管她在她的博客里写了一篇《我是妈妈的讨债鬼》,但正如某位豆友说的那样,我更倾向于认为她是上天赐给她母亲的一份绝美礼物。



        2008年中秋前的一个晚上,百高田径场聚集了几千名师生和家长,南宁来的某位心理教师正在对大家进行励志、感恩教育,末了,心理专家叫了多位同学到台上对远在家乡的亲人喊出他们的心里话,送上他们的祝福。临近末尾,又有一位女生走上讲台,带着哭腔诉说着莲姐刚刚查出患了胃癌,顿时台上台下她教过的或正在教的学生哭成一片,我当时刚听到这噩耗时心中便极力否认,如果真有“天妒佳人”一说,也千万别牵扯上我们的莲姐!果然,莲姐快步走到台上,拿过话筒声明:纠正一下,我不是患上胃癌,准确的说法是,如果不注意,胃部有癌变的可能。然后她又说了些她其实很幸运等类似的话,她说,多少人到癌症晚期才查得出来,我却在病变前查出,是多么的幸运,也请大家不要太难过。慢慢地,学生们停止了哭泣,此时我发现自己的眼角也噙了泪,眼镜也模糊了。我想,自从邓丽君香消玉殒以后,苍天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妒忌任何一个佳人了。



    这以后的两年,莲姐仍然保持着健朗的形象上着课,更多的荣誉继续无可遏阻地砸向她。她的先生是个医生,医生比我们任何崇拜者都更知道怎么关心她,而我们唯有在心底给她以祝福,愿她“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偶尔我也会把自己发现的论坛上的美文告诉她,教她怎么玩转百色论坛,甚至帮她在红豆开博客,而对网络稍感陌生的她这时候会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很容易让我觉得当年那个跟着她爷爷被游街批斗的丫头片子仿佛触手可及,于是,我隔着历史和时空,以文字为媒介,遥感她的悲欢和沉浮。我在她的空间里读她,转她的文章到论坛上感受大家的评说。记得她在其中一篇里说过,她的生命会因上千学生的参与而增色,我想,论坛上何尝不是如此?每一个回帖都是参与,每一个参与都是为发帖人的生命增色。将来,我们在人生地铁的某个站点回眸,我们会感慨,这真是一段千姿百态、华丽多彩的旅程,我们彼此致谢:因为有你,旅途增色。



    对于一个心仪已久的偶像,纵然不能跟她在同一站点挤上同一节车厢,像我之于莲姐,我也感受到稍滞的邂逅仍使我的前路华彩骤增。

Tags: 路上有你   少年心事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3) |  浏览(389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游客] 游客(未登录用户) 2010-10-22 15:0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游客(未登录用户) 2010-10-22 15:0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