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7-25 17:13

我曾与传销擦肩而过

我曾与传销擦肩而过



    “万恶”的传销活动,其最初与我不期而遇时并非如现在这般面目狰狞。



    那是1996年的事儿了,我那年刚大学毕业。



    那年71日上午发毕业证,下午同学们就纷纷离开混了四年的母校了。我为了能跟某漂亮师妹一起回南宁,因而无来由地多呆了些日子,直到712日才离校,就在那些日子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传销,也知道了传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并从此宣告我不会被这后来能传遍大江南北的发财梦所迷惑,此后虽多次被邀参加各种老鼠会仍能屹立不倒。那些误入传销组织的人,在我看来,更多的是可怜而不是厌恶。



    印象中大约是同学们离校后的第二天傍晚,我去踢球回来,遇上一个算是与我认识的研究生,他跟我说了这么一句:今晚到研究生**号教室开会,我问是什么会,他说是“发财大会”。当时觉得这话从他嘴里讲出来是何等的庄严神圣,因为我对他算是略知一二,他是工作以后才考研的,来自河南,当时开了三家珠宝店,年收入80万元,他说的发财大会莫非是想叫我帮他打杂?我心里颇为高兴,赶紧洗澡吃饭然后就去到他说的那间研究生用的小教室。



    会上,我发现来的基本上都是我们班的几个还未离校的同学,研究生发财哥先给我们自己看一份宣传画册,是AL公司的,画册里介绍了传销的基本流程,还说到了几个钻石级的经理的年收入是好几千万美元,其基本的升级原理是这样的:你发展的下线越多越大,级别就越升,收入也越高,而高收入主要来自下线销售额的提成。发财哥给我们讲了一个活例子,他说跟我们同一级的政治系的某个文学青年就是我校第一个吃传销“螃蟹”的人,不过他做的不是AL产品,而是WM的产品,据说先发了,后来又收手了。这文学青年我是认得的,他是校文学社和记者团的精英,我看过他与睡我上铺的兄弟之间的“文人相倾”,有一次睡我上铺的兄弟在编一份诗刊时没有选中他的作品,那家伙就跑到我们宿舍门口指着睡我上铺的兄弟的脑门说:“***,***(睡我上铺的兄弟的姓名)!”那家伙毕业以后第二天,要骑自行车去敦煌,结果刚出发不久就被系校两级领导派人去抓回来了,据说是因为他父母亲来学校要人,导致他最终没能圆敦煌梦。当时我听到发财哥说起这个文学青年,就觉得传销不是正常人做的,那我做不做呢?当时发财哥也没有强迫我们加入,也没强迫我们买他的AL产品,就是说,做不做,完全是我们的自愿,于是我们几个同学约好,等我们分别返回老家后,就在老家那里发展下线。应该说,传销刚来的时候,是没有强买强卖的恶劣行径的,我很庆幸自己是在其早期发展阶段就接触到这个东西。



    我怀着发财的幻想回到了老家,我老家靖西太小,我想做大点的,就是整个百色地区,我要做就做百色地区的传销第一人,否则发展不了那么多下线。如果说我曾经想做传销,那也就只是那几天而已了。我知道,除非你是某几百万人中的第一个,否则不会有下线可以发展,因为下线也要看看有没有发展可能,人口基数太小是不可能发展下线的,因为这些产品的刚性需求也不高,人口基数太少是发不了财的,如果每个潜在下线都如我这么想,就不会有人加入甘愿成为下线了。说实话,我只高兴了几天,等我回到乡下老家,发现我的亲哥也主动地问起传销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发财梦落空了,因为连乡下人都想做传销,说明百色这鸟地方的传销已经具备相当规模,我已经永远成不了百色传销的第一人,再做下去已经不可能发财。就这样,传销曾经与我邂逅,却已经没有缘分让我发财,从此我不再涉足传销“恶”谷。



    我不做传销,是因为我知道我成不了本地的第一人,但是,别人可没有像我这么高的觉悟,我发现有很多我所认识的人还是做起了传销,加入了“组织”。尽管有时我也会碰上一些赚了些小钱的地方经理,但总的来说传销者大部分是不赚钱的,很多时候大家去参加老鼠会,在会上的欢呼其实只是彻夜寒冬中互相取暖互相打气而已,我觉得他们好可怜。



    这期间我也偶然参加过一些老鼠会,第一次,是19969月那时,一个高中时同班的挺漂亮的女同学叫去的,白天见到她时她说晚上她有个演讲,叫我去捧场,我当晚就去看了,除了看到与会的有几个美女可以让我胡思乱想一下外,其他的我不太感兴趣,那位美女同学想发展我这个下线也未成功。当时那美女要求我先买她做的WM产品,我自己要先“试用”,她的这个要求让我知道传销已经没有前途可言,因为它已经发展到只有求潜在下线来消费自己的产品了,你想想,这一定是没有人屁颠屁颠地来买他们的产品了,才会想到以试用的名义卖给自己人。后来在田东,1997年底,我又遇上一个初中同学,他也入了传销窝,有一天晚上他叫我跟他去他的一个“朋友”家聊天,我跟他去了,发现所谓的“朋友”并不是什么年纪相仿的“朋友”,而是一群大妈,几个大妈在某个大妈的家里试用一个摇摆器,然后大家就说了些在我看来是互相取暖的话,当然,我没有买,也没加入成为下线,也许她们很失望。直到这时,传销也还未到强买强卖的阶段。此后,传销逐渐被定性为“非法”,我那些同学也不再做了,我也自然一直都没有加入任何传销组织。



    近年来,外界盛传广西是传销者的天堂,我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每天去百色江滨路骑行时经常看到一群操着标准的北方普通话,一见面就握手拥抱的男女,他们说这些人就是搞传销的。他们现在已经发展到强买强卖了,去年夏天的某个晚上,在百色人民公园,发生了一起命案,凶手投案自首,据说这场命案是下线杀死上线的“传销内讧”,这种以命相拼的内讧说明传销已经发展到了强买强卖和控制人身自由的新阶段了,传销组织也就逐渐成了黑恶组织。我再次庆幸自己在传销业的早期发展阶段曾经悠闲地在其门口徘徊。


Tags: 传销   擦肩而过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4) |  浏览(476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马特 2010-07-27 16:15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born(未登录用户) 2010-07-27 15:54 Says:
【评论未审核】
马特 2010-07-27 08:2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海鸥飞处(未登录用户) 2010-07-26 19:5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