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0-28 13:07

“终生为父”是对为师者的最高期待

“终生为父”是对为师者的最高期待



    “如果每个学生都考得好,个个都上名牌大学,将来你跟谁买猪肉去?”这是我在大四那年去实习时一位资深老师跟我说的话。那时我带的班是实习学校初一年级唯一的“普九重点班”,这个所谓的“重点班”,是指最有可能流失学生,需要重点监督以保证“一个都不能少”的班,全班仅十三名学生,据原班主任说是“集中了全年级的‘牛鬼蛇神’”,是老师们逐个到家里去求,他们才来读书的。我那时使出浑身解数想把他们教好,但收效甚微。实习结束时,我不断地向原班主任表示歉意,我没能带好这个班,也许是他为了鼓励我,我见他用了一大堆好话对我的班主任工作作出评价,最后又说了这一句话。



    我再次听到类似的话,是在毕业后不久,我听同学科组的一位老师说的。当时我跟他探讨为什么同样的老师教,偏偏就有一部分学生考得不好,那位老师笑着说道:“这个社会分工很细,有些岗位不需要太高深的知识,总得有人适合各式各样的岗位和工种,没准你去买肉时,卖肉的那个屠夫,就是你当年的学生,但他的收入绝不比你低。”也许,较早听到这句话让我受益匪浅,它能让我在后来的教育教学工作中对那些所谓的差生保有基本的宽容,而正是这种宽容,让我在与学生们相处中感受到不少的乐趣,即便是在带所谓的后进班的时候,我仍能从中感受到无尽的快乐。



    前些日子,有一位我以前在县中时的同事请我去吃饭,并声明不是他请的客,而是一个当年我教过的学生阿鹏请的,他说出了阿鹏的大名,但我却记不得了,只知道那同事去接我的班时,阿鹏是班里成绩比较差的学生之一。不过,那晚我一入座,就认出了阿鹏,我记得当年我教的班里他的成绩不算好,人却很乖巧老实,而且对老师和长辈非常有礼貌,当晚看他的举止,待人接物依然是非常得体,而且作为年轻小伙子,他属于很帅气的那一种。席间我们聊起了当年他所在的那个班,当时全班才39人,却集中了全年级的“牛鬼蛇神”,是三个文科班里最“后进”的班,当时学校对这个班有特别安排,除了班主任之外,还安排一个极少责骂学生的老师做辅导员,这个辅导员就是我了。我给他们上过几次班会课,以聊天的方式跟他们“探讨人生”,我在多次跟他们交心谈话中阐明了我的所想:



    人生很长,高中三年仅是人生长河中的一小段,而你们在这一小段上正好流经平缓的河床,所以这一段的你们没有美丽的浪花,没有深邃的漩涡,平静如长江之源沱沱河,但将来你们也会有虎跳峡的惊涛骇浪,也会有长江口的浩渺烟波。作为老师,我很感谢你们对我敞开心扉,因为你们成绩差,高中三年也许会成为你们人生当中最羞于启齿的经历,但你们却把自己最羞于启齿的这一段不光彩经历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了学校里所有的老师,所以,你们一定是老师最好的朋友,因为最羞于启齿的经历只能跟最好的朋友讲。



    我记得当我在班会上作出这段总结性发言时,他们报予热烈的掌声。后来,我就成了他们的好朋友,男生打足球时叫我一起上场踢球,女生有排球班际赛时要我做教练,他们办墙报和班刊时向我约稿,我当然也乐意“跟他们一般见识”。这样,那一年,除了考试成绩不好,那个班拿了当年的演讲比赛、黑板报比赛等多个“歪门邪道”奖项的第一名。



    我仅教了那个班一个学年,他们上高三那年,我正好调离了原单位。这次再见到阿鹏,距那时已经六年多了,他们就算补习一年再读四年大学,现在也都毕业了。我问阿鹏以前一些同学的近况,阿鹏都详细地如实相告。他自己现在是自治区某司法部门一把手的专职司机,他这次到百色是来参加司法考试的。原班里的班长,那个斯文的女孩,现在是县委机关“公务员的干活”。当时班里最漂亮的女孩,念大专时学的是越语,现在在河内,为广东某集团驻越南的总代理做翻译工作。当时经常逃课的那个男生,现在在华银铝某车间做领班。因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而自称“班里最没出息”的家伙,现在承包了一个鱼塘,日子过得比多数同学都滋润……



    我常听一些老师说,那些成绩不太好的学生,毕业以后混得好的,都记得老师,都非常感激老师,我想,以他们的标准,阿鹏便在此列。但是,我觉得,老师不应因此而“贪功”,将这些学生的感激当成自己当年“成功”对之进行思想转化的佐证。再说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到底怎样才算是“混得好”呢?混得好不好是不是都以收入高低来衡量呢?幸好这个问题我不必回答,而可以单纯地以人的自身感受来说事。其实,人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示人,当年的“差生”还在校时,他展示给老师的是他最羞于启齿的“不光彩一段”,而且因为成绩差,他在校时给自己锚定的成功标准也比较低,待他毕业后,找到了他认为的能实现他的人生价值的好工作,他自然先想到要把这些高兴的事儿跟当年的老师讲,一则美其名曰“报师恩”,二则可以改变自己此前在老师心目中的“后进”形象。而那些在校期间成绩好的学生,他先前给自己锚定的成功标准比较高,但眼下的成就离他的目标尚有距离,因而他认为自己毕业后比读书时更“不光彩”了,即,在他的眼中,他的人生最羞于启齿的一段正是在他毕业后的大部分时光中,因此他不愿向当年的老师展示他现在的失落,而其实他的成就可能比以前的“差生”还高些。我教过的学生中也有成绩非常好的,其中有一位女生,人长得漂亮,成绩也好,高考时超了重点线50分,但那一年用她的话说是“仅考上了西大”,大学毕业后她没找到心仪的工作,在南宁很多公司间不停地跳槽,以前的同学也都很少跟她联系上,直到前年考上了公务员,她才开始重新回到老师和同学们中来。眼前的阿鹏,以及他那些“小有成就”的同学,应该都认为自己现在很混得开吧?如果我以铜臭熏心的标准来评判,那他们的收入是不错的,日子想必也过得甚是滋润。



    那晚阿鹏每说完一个同学的情况就敬我一次酒,而且可能喝高了,不断地重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也许他说的是客套话,但在我想来,我更希望他说的是真心话,这并非说我要他们一辈子感激我,而是因为这句话包含有对一位为人师者垂范一生的严要求。作为一个老师,“终生为父”是一种高境界,正所谓“功夫在诗外”,要达到“终生为父”的境界,要求是很高的:一是要你垂范一生,一辈子始终如一;二是要你在为师的短暂“一日”中,将你的人格魅力和对学生的关爱全息展示。一个老师要达到这样的高要求,最基本的一点是做到关爱每一个学生,不以学习成绩之高低取人,对每一位学生平等对待。新华社20091011日发表的温家宝总理的署名文章《教育大计教师为本》一文中说道:“(教师)要关爱每一名学生,关心每一名学生的成长进步,努力成为学生的良师益友,成为学生健康成长的指导者和引路人。”显然,温总理在文中强调了这一点:关爱每一名学生,这是教师最基本的要求。



    回想以前教阿鹏那一届学生时,我现在暗自庆幸我能够做到关爱每一名学生,包括如阿鹏这样的所谓“后进生”。如果有人问我教了那届学生有什么收获,我最想说的是:那届学生都成了对社会有用的人,这就是我所认为的最大收获。每一年的教师节,各种媒体都会发一些表现老师“伟大的烛光精神”的文章,文中往往会出现被采访的部分高中教师的豪言壮语:“……虽然很累,但每次高考后看到自己所教的学生纷纷考取重点大学时,我知道我的付出有了回报,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很多人看到这样的文章时,并不认为这句话有点不妥,感觉老师都是这样“高尚”的吧,其实非也,这只是文章执笔者想当然的杜撰,而真正可担“终生为父”的老师,学生考得好固然可喜,但纵然所教学生“仅仅勉强毕业”,他也为学生们感到无比的高兴。正如我在上文所说的,高中三年仅是人生长河中的一小段,教师不能仅凭这三年“以小看大”地预估学生的未来,更不能以此作为喜厌学生的依据,而应如温总理所要求的那样:关爱每一个学生!这样的师者才无愧于“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严要求和高期待。

Tags: 终生为父   师者   最高期待  


类别: 我的原创 |  评论(8) |  浏览(468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8 条评论
[游客] 马特(未登录用户) 2009-10-28 21:1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百禾(未登录用户) 2009-10-28 16:2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