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9-30 12:41

[国庆征文]60年,三代人不同的等待

60年,三代人不同的等待



        1949年秋天,老家村头的老桂树下,每天都有一个五岁的男孩翘首等待父亲的到来。男孩记得,父亲是在当年清明节前被一帮大兵抓走的,同村那些没来得及躲藏的青壮年都一起被抓走了,自那以后到桂树下等待父亲回家的小孩不少,且从清明节一直等到秋天。那年稻谷刚抽穗的时候,被抓走的人陆续回到家,到桂树下等待的小孩也渐渐少了,据那些先回家的人说,他们刚准备向省会桂林进发,便听说共军已破长江天险,大家料定此去必定凶多吉少,便纷纷伺机逃跑,但男孩的父亲,却因为识字较多,被长官带在身边,没有机会逃跑,也不知道去向,这样,男孩成为最后一个在桂树下等待的人,有时候他妈妈也来,桂树下正好有个庙,逢初一或十五,妈妈会来到庙里烧香祈福,希望上天开恩让孩子的父亲能安全回家。



    那一年的中秋节,男孩跟着来烧香的妈妈,早早地来到村头桂树下,此时桂花开得正欢,早已习惯等待的男孩无心顾及这些弥漫着香味的花儿,两眼只盯着村前小路延伸到山隘口的那一段。以前,别人的父亲就是在那儿出现的,只记得那儿有人一浮头,桂树下就一阵骚动,然后就有人从队伍中跑出,喜极而泣地去迎接那做了桂系逃兵的亲人。男孩多么渴望自己有一天能成为跑出队伍的那个幸运儿。然而,半年来无尽的等待令他近乎绝望,他的父亲终究没有在那个山隘口出现。但是,那一天注定要让他的心情大落大起:当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家时,却看到父亲已经在家里了!一身褴褛,瘦骨如材,手里还拿着新掰下的玉米棒儿,原来他是从村后的山路回到家的!他说,走了一个多月的山路才回到家,饿了就吃生玉米。这位“识字较多”的桂系逃兵就是我的爷爷,那等待的男孩便是我的父亲。广西全境解放后,我爷爷被上边安排到镇上小学当国文老师,村里人知道我们的国家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我爷爷告诉他们的。



    转眼30年过去,1979年的秋天,那年我五岁,也像当年我的父亲那样,每天在村头桂树下等待老爸回来。等待的理由有很多,如果赶上圩日,老爸去赶集,回来时会买来一些美味可口的糖饼,往往这些糖饼就“藏”在老爸单车头上挂着的竹篮里,只稍翻开盖在篮上的报纸,便可看见那可人的美味碎食儿了,然后我就会爬上自行车后架,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跟着老爸回家。那时我老爸是赤脚医生,每天都准时按社员们上工的时间出门,到村里各个小队去巡诊,傍晚的时候,我总爱在村头桂树下等老爸回来,虽然多数时候他并未带什么好吃的回来,但偶尔也会撞上好运,有时他正好给那些自留地里种有瓜果的村里人医好了病,他们会叫“好大夫”老爸捎上一两个果子回家,那时没有“中奖”这一说,如果有,我一定觉得那一天我中了头彩。1979年的秋天,责任田还未分到各家各户,但我记得那一年村里很多人家的自留地都种了小麦。就在那年秋天,小麦收割后,听说镇上新开的一家商店有面条卖,不用粮票,可以直接用小麦去换,那是一个面条当菜吃的年代,这样的消息让山村里炸开了锅,村民们纷纷将家里的小麦拿到镇上换面条,而我这样的小屁孩,又习惯地来到了村头桂树下,跟很多大人小孩一起等待着“面条进村”。那天傍晚,一支驮着一担担面条的自行车队伍浩浩荡荡地回村了,夕阳西下,村前碎石小路上一派烟尘滚滚,这一画面,竟成为我印象中最美的乡村景致。当时我们家收到的小麦不多,所换到的面条极少,但是,正如我老爸说的,这只是个开头,以后就更有希望了。从此,桂树下等待的人们都满怀希望。



    又一个30年过去,2009年的国庆节,我的小孩正好四岁半,他已经不知道村头老桂树的等待往事,村里很多人都在外工作,生活小康化和电话的普及已使桂树下的等待不再继续。前些天带小孩送月饼回老家,看到老桂树下面已是杂草丛生,难觅往日的“繁华”。最近晚上讲故事给孩子听时,他老想听我儿时的琐事,他记得我曾讲过“爸爸”在桂树下等“爷爷”买面条回来的故事,当他看到老桂树下边杂草丛生时说了一句:“爸爸,树下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你怎么等啊?”听他这么一说,我注意到以前被我们坐得光滑的石板已积满污垢,看得出没人在树下等待已有相当“岁月”了。我问他:“你有没有等过哪个呢?”他脱口而出说:“有啊,就是星期五放学后等爸爸妈妈到幼儿园接我。”哦,原来这就是他的等待啊?我和爱人跟他约好,星期五晚上我们有空,可以带他去肯德基。其实他每天下午放学后都在等我们去接他,而我们每次都带上一样小玩意儿给他,有牛奶、鸡腿或是小玩具,但这在他的心中,有吃有玩已不值得等待了,只有去肯德基这种在他心中比较有“情调”的美事才值得让他站在教室外的围栏内“望穿秋水”那么一下。正是:一样的等待,不一样的感情。



    新中国建国六十年了,正好一个甲子,同样是等待,三代人却有不同的心境,不知道下一个三十年后,我的孙辈,他们所等待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灿烂未来?

Tags: 60年   等待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2) |  浏览(417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游客] 千叶花开(未登录用户) 2009-10-01 12:15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追声逐影(未登录用户) 2009-09-30 21:4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