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9-28 08:27

从进化论角度看桂东桂西的文化差异


从进化论看桂东桂西文化差异



    本人爱看广西资讯台的探索时空节目,且常看不辍,多年来看过的不少节目中,以“遗传基因的自然选择”印象最为深刻。



    记得有一期节目说到了肯尼亚长跑运动长期领先世界的原因,大意是这样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遗传基因的自然选择,二是古代肯尼亚某些部落特殊的生存方式——偷和抢。古代肯尼亚有些部落偷和抢盛行,因为“抢”(当然包括“偷”,“偷”被发现则成了“抢”),被抢者追逐行抢者在古代肯尼亚草原上司空见惯,那些跑得快且耐力好的人,行抢时抢到的东西多,被抢时他追回财产的可能性也比耐力差的人要大,因而这些人在部落里成为比较富有的人。正因为富有,其养活后代的数量也比一般人多,这样经过多代的自然选择,跑得快且耐力好的人占部落总人口中的比例越来越高,最后这些部落长跑总体成绩比别的部落要好。因此可以说:是偷和抢造就了肯尼亚人辉煌的长跑成绩。



    还有一期节目,说的是同样的食物摄入量,部分人却比其他人胖的原因,大意是这样的:那些容易发胖的人,他们体内有一种“贫困基因”,所谓贫困基因是指在贫困条件下,一部分人体内有一种基因,能使其本体在较低的食物摄入量条件下仍能最大限度地吸收食物里的营养,以保证其维持正常的新陈代谢。这样,体内有贫困基因的人,在食物充足的时候就容易发胖。而且,如果史上某地闹饥荒的时间越长久,那么那些有贫困基因的人就有较大机会存活下来,以至于这地方的人最后剩下的都是有贫困基因的,待食物量充足后,该地的胖子比例比别的地方要多。



    从以上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人类进化中的基因自然选择与不同群体的生产、生活和生存方式密切相关,那些能够适应社会环境和生存环境的基因,被选中并繁衍下来的机会就更多。这种选择,本质上已不再是单纯的自然选择,而是具有一定的社会性,我在此姑且称之为“社会选择”吧。



    我们再来看一下犹太人为什么善于经商。有句话说(大意):世界上90%的智慧藏在华人的大脑中,而90%的财富则掌握在犹太人手中。华人有没有那么高的智慧不确定,但犹太人普遍富有,这却是真的。如果追溯犹太人在中世纪时的历史,很容易发现他们在那个时代并不富有,相反还属于生存状况极差的种族。当古代希伯莱人因外族入侵和迫害而被迫迁离巴勒斯坦地区的时候,他们流落到欧洲各地,没有土地,也不受当地原住民的欢迎,他们更多地靠做买卖赚点差价谋生,可以想像在当时封建生产方式(自然经济,很少商品交换)下他们的生活是何等艰难,这样,那些善于经商的犹太人生存的机会较大,繁衍后代的数量也比普通犹太人多,这样,“善经商的基因”(这是我胡扯的,可能别的称呼更合适,特指那些经商者对生存经验的总结,下文的“人文基因”也属这个范畴,指人类对各自生存经验的总结并形成的传世古训或自然人的群体潜意识)更多地被选中并繁衍下来。当人类进入资本主义时代,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时候,这些犹太人就会如鱼得水,迅速暴富。



    现在,我们来看看桂东人与桂西人的文化差异。我在别的帖子说过,桂东人特别是玉林人比桂西人要大胆、勤奋、吃得苦,他们到桂西“打工”,当老板的比例比那些桂西人在桂东当老板的比例要高(不管桂西人服不服,这就是事实,我自己作为桂西人主动承认这一点,但不代表桂西人)。此前很多豆友也多有谈及,但基本上从汉族与壮族的民族文化差异去寻根探源,这很容易被某些卫道士强扣民族歧视的帽子。其实不同地域文化中工仔与老板的差异,并非民族因素使然,而是史上各地不同的生产、生活和生存方式以及赖之进化的“社会选择”造成的。桂东地势平坦,历史上受中原文化影响较早,农耕文化登峰造极,当外来人口(主要是客家人)迁来此地,想从耕地中再抠出多一点的米米糊口已不可能,因而这些外来人为生存只能寻求他法,于是商业和手工业这些在封建社会时代被称为“末业”的活儿也被他们利用起来。在长期的社会选择之后,那些善于在极端条件下生存(即能吃苦)、在经商中发家致富的人,其“人文基因”繁衍下来的机会比其他人多,具有这种能在后来商业社会中大放异彩的人文基因的人在人群中的比例越来越多,进而影响到整个桂东生活圈的文化,使桂东有更多能吃苦耐劳且商业头脑发达的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这样的文化极易走强。相反,桂西山多林密,地广人稀,未开发土地较多,人均土地资源丰富,外来人口也不多,在农耕社会时代,这样的生存环境相对桂东而言,桂西人极易生存,“什么都不做,光是捡野果都能混个大半辈子”,这样,社会选择对桂西人的影响不大,各种“人文基因”,包括好吃懒做的、勤劳勇敢的、傻不拉叽的、古灵精怪的都繁衍了下来,有商业头脑的人在人群中的比例保持在较低水平,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桂西的杂家文化形衰势弱。



    所以,桂东桂西的文化差异,与民族无关,而只与史上自然条件、生产、生活、生存方式及赖此基础的社会选择相关。




类别: 我的原创 |  评论(6) |  浏览(39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6 条评论
[游客] 陈之(未登录用户) 2009-09-29 10:2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www(未登录用户) 2009-09-28 23:0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南宁波斯猫(未登录用户) 2009-09-28 17:4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宋宏延(未登录用户) 2009-09-28 15:31 Says:
【评论未审核】
马特 2009-09-28 14:5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xianxianabc(未登录用户) 2009-09-28 14:56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