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8-18 02:43

鲁冰花





鲁冰花



    读高中那时首次听到甑妮唱的那首《鲁冰花》,我就想知道鲁冰花到底是哪一种花,长成什么样子,问了很多同学,他们也基本不知道,只有几位女生似乎稍微懂一点,她们说鲁冰花就是“路边花”,凡是长在路边的,叫不出名的开花的杂草都可叫作“路边花”,只是叫“路边花”不算好听,所以就给它们封了个“鲁冰花”的大号,这就文雅多了。当时我就想,如此说来,那右江河谷一带农村路边或田边种来做篱笆的那些“篱笆花”,也可以叫鲁冰花了,记得有位女生说鲁冰花长得毛茸茸的,估计她说的也就是这些篱笆花。



    每年7月,右江河谷农村各处路边的鲁冰花就开了,毛茸茸的,看起来有点像白樱花,只是比樱花小些。正好这些花儿都长在路边,如果你到农村去走走,你的视线所及,尽是这些毛茸茸的小花儿,你会觉得漫山遍野都是鲁冰花。偏偏这些花儿花期特别长,直到10月底仍可看到盛开的鲁冰花。也许正因了它“漫山遍野都是”,且“花期达四个多月”,使得右江河谷一带的人们很少去关注这些地位卑微的“篱笆花儿”,而我对这些花儿颇有感触,想来是因为这些花儿与我的一位美女朋友攀上了关系吧。当时美女所在的学校周围长满了这些鲁冰花,我认识她,要追溯到2002年的暑假。



    200272229日,百色地区普通话测试员资格考试考前培训会在教师培训中心举行,我有幸参加了这个培训班,正是在这个培训中认识了很多美女老师,包括上文提到的那一位,后来我一直叫她“小芹菜”,当时分组时她刚好跟我同组,吃饭时同一桌,我听到她自我介绍时说她叫“蔡小芹”,其实她不叫这个名,是我听错了,不过我就直接将这个“蔡小芹”转换称为“小芹菜”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小芹菜就说她知道我是谁,并在饭桌上跟别人介绍起了我这个混蛋,后来我才知道她也来自田东县,当时田东全县第一次普测成绩仅有三人上90分,我是其中之一,所以她来之前已经知道有我这么一个混蛋了。



    顺便说一下,我们这个培训班里女学员特别多,很多人也就中师刚毕业一两年,在我眼中全是年纪比我小五六岁的小女生。班里也有些男学员,但几乎都是来自边远山村的男教师,在这样的培训会上他们显得很腼腆,而我则相反,那几位上课的老师我虽然不太认识,但她们的上头,即那几位国测员是我在百色学院(当时叫右江师专)的“狗肉”,所以我在这样的班里显得很惹火,特别是在说话练习中我讲了一个关于“打开心结”的故事之后,全班的人都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女学员们叫我“心结”(当时参加过这个培训的人看到这里应该都记得我马特首是谁)。在这个班里,平时闲聊中,我知道很多老师来自农村小学,也正因此,我体会到他们的艰辛,毕竟在百色这样的落后地区,一般要到乡镇一级才开设有初中(田东平马镇有几个村也有初中学校,但都离县城很近),而小学就不同了,再怎么偏远的村都设有小学,很多年轻有为的中师毕业生在他们十八九岁的时候就下到村里了,有些一辈子的光阴就全部献给了农村。当然,大家闲聊时,他们不会说自己有多高尚,而只是实话实说地讲到,他们对这样的培训看得很重,因为如果考试通过了,获得省级普通话测试员资格,他们就有更多的机会可以调到乡镇中心校或县城的学校,一些人甚至可以借此改行,比如到电视台做记者。有位男学员普通话基础实在太差,他也说了实话,他说这次来参加培训,目的就是真正地提高自己,至于借此调入中心校,那是“十年计划”的事儿了,现在想借此搞调动还不太现实。小芹菜那时在平马镇某村小学,南昆铁路过她所在学校的附近,她说起她那学校时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火车一响,学生们就知道准备放学了。而她的目标,当然也是要通过这种培训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水平,争取调入县城。如果说他们的目标很低俗,那我的目标简直就是龌龊了,我也说实话,我参加这样的培训,目的就是每个周末考试时的酬劳,据说有二百五上下,这比我当年一个月的课时补贴还要高。



    转眼一周培训课就结束了,最遗憾的是这个拥有众多美女的培训班没有合影,组委会那几位饲料狼友仔也如我这般觉得“遗憾之至”。结束前我们先在百色测试,谁要是考不到90分就不必去南宁了,结果有部分人被刷了下来,我那组小女生比较多,可塑性强,女的居然都考过了,男的被刷了几个,包括那个说过“十年计划”的猛男。于是,我们一伙人在两天后“浩浩荡荡”地向南宁进发。小芹菜家在火车站附近,车过田东后不久,她就找到从百色始发的“组织”了。当时的测试都定点在东葛路区党校,我在上一年曾参加过这样的测试,所以轻车熟路,很快就带着那些小女生们到党校报到,不过当时大家都很穷,住不起30元一晚的空调房,都想去住十块钱一晚的教室改装房,我可不想像他们这样,就提议说今晚别亏待了自己,等明天考过了再换到便宜房吧。结果他们很多人同意了,于是“能住便宜房”成了考得过的借代语。第二天考试结果出来后,真正能去住便宜房的人不多,我们组众多美女中好像只有三个住上了,其中一位就是现在凌云电视台的小郭记者,她当时刚刚中师毕业,但已经在右江师专读在职本科了,当时她十九岁,是我们这个班年纪最小的,后来好像广西电视台“寻找金花”节目上还见到她成了凌云金花之一,多争气的小女生啊,那时她考了93点几分,是我们百色籍考生的最高分。同组的另外几位,平果的甜妹、阿秋和小燕子,田东的小芹菜和另一只小燕子,还有四塘的阿莲都没考过。由于多数人都没考过,所以大家都还可以心安理得地“就地解散”,各自回家了。小芹菜知道我的底细,算是旧识,而且都要回田东,所以就一起坐快班回来了。当时她们给我以“震撼”的是:她们叫我去打探“二运”那边的快班票价及时间,她们在火车站等,当我回来的时候,居然见她们一个个如石像一般在原地等我,而小芹菜更是其中最纯朴的一位:她就靠着售票室墙角,抱着行李袋坐在地板上!可脸上分明是高兴的,让我感觉她是一位热爱生活,懂得体会幸福的美人儿。



    那次培训后的暑假,我为了在调离之前逛遍田东县各乡镇,我去了一趟那拔镇,路上注意到了小芹菜说过的她所在的那所小学,返回的时候我特意在那小学的门口下了车。这所小学与田东县各村的小学差不多,“最漂亮的房子是学校”,这是当时“普九”攻坚时的口号,田东县各村都做到了这一点,小芹菜所在的学校教学楼很漂亮,对面及两边是瓦房,中间就是运动场了,这与各村小学的布局基本一致,但是,这学校给我很深印象的是围墙外长满了鲁冰花,特别是经过学校门口的乡村公路(现在已经改建成三级油路了)两边的篱笆花开得正欢。公路上过往的车辆扬起很多灰尘,这些亚乔木篱笆的枝条和叶子上早已蒙上了一层黄灰,只有那些新开的毛茸花儿还是白灿灿的,也许明天它们也会如叶子般灰黄,但想必会有明日新开的花儿继续宣泄着那柔白动人的灿烂。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想到要看一看这些篱笆花的花期到底有多长,它会不会持续到秋末。从此,每次坐车经过长有篱笆花的地方,我就会想到要看看这花儿开完了没有,直到现在仍保留这种习惯,就在去年11月底,我还在东怀煤矿附近高速路下的地道口拍到了还在盛开的鲁冰花。



    应该说,小芹菜所在的小学比许多大石山区的小学条件要好些,但与县城的学校比,那就很艰苦了,而小芹菜从她家所在的村来到这里上课,更惨,学校与她家之间没有公路,她只能沿铁路线走,而且途经田东县枪毙犯人的地方,她可能不知道这路经过刑场,因为我从来没听到她说过走在那条小路上会感到害怕,但在我想像中,一个女孩子在冬天拂晓时(因为要赶早)走过那地方,的确有些毛骨悚然。不过,后来跟小芹菜接触多了,我知道她是个胆大心细的女孩,她只在周末回家,平时住在学校,她说同校的几位老师都是县城来的,她们都当天往返,所以每天晚上就只有她一人在学校住,她说那些妖魔鬼怪倒是不用怕,村里人都很纯朴,也没什么坏人,晚上最怕的就是寂寞,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后来就让她弟妹来跟她读书。有一天晚上小芹菜打电话给我,我从电话里听到有很多小孩的说话声,听着挺热闹的,问她,她说是学校附近屯子的小孩到学校里做家庭作业,因为学校里有小芹菜老师辅导,不同年级的学生都爱到学校做作业,老师也因此而不至于感到孤寂。



    接下来的那个秋季学期,我曾两次到小芹菜的学校。那时我还很少上网(主要是没有电脑),业余活动除了打球就是画画,我的绘画水平很低,除了“画得像”,没有任何艺术可言,但是由于有一些朋友常来问要我的画去“糊墙”,所以我兴致很高,而且每次练习作画时都把画保留下来,等以后让他们自己来选去“糊墙”。正好那个学期各乡镇都搞什么中小学教师技能比赛,小芹菜被她所在学校推荐去参加比赛,她打电话叫我帮她找一位美术老师教她画简笔画,电话中她还说到比赛有上课和才艺表演,其中才艺表演还设有画简笔画这一项,而她自信别的还行,就是画画不太好,所以想找人教点基本功。我那时觉得自己虽然“半路出家”,但要教最最基本的画技,而且她自己要求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画完就行”,想来教会她“按时完成”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就自告奋勇地说不用请了,我教你,她居然也欢欢喜喜地白捡了便宜般地同意了。于是,那个秋天的某一天中午,我第二次来到那所乡村小学,小芹菜先请我吃午饭,然后就开始教她画画,地点是学校里的一间旧瓦房教室,“普九”后堆满了杂物,看得出小芹菜事先整理并打扫了一下,辟出了一间半大的“画室”,但是那架势着实让我感到后怕,原来她那些学生大多数人中午都不回家,一大群孩子都围过来看,而且纷纷拿起粉笔在地板上跟着画起来。小芹菜说:“没事的,他们好奇,也没人真正教过他们画画,所以都觉得机会难得,他们还希望你常来呢——如果可以的话。”我知道国画中有“写意”和“工笔”之分,但据说比赛是用粉笔画的,所以我临时改“教”他们(不只是她了)用粉笔“写意”,但想想所谓简笔画应该更像“工笔”,于是就按工笔的技法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小丛竹子,详细讲了一些技法,就让他们自己练了,我当时也不管他们学得怎样,只知道孩子们喜欢表扬,我就一个劲地表扬他们。末了,当我宣布“下课”的时候,孩子们在小芹菜的带动下热烈地鼓起掌来,害得我有些飘飘然。下午两点左右,我要回县城了,小芹菜送我到校门口等车,我又看到了那些篱笆花儿,仍然白灿灿地盛开着,我忽然有一种让这些花儿“入画”的冲动,我问小芹菜:你注意过这些花儿吗?她说,没有,也许像你这样喜欢画画的人才会注意吧。我说,自从暑假那时我自己一个人来到这之后,我开始注意这些篱笆花,每次坐车,两眼总在搜寻着窗外掠过的树木,看看有没有“鲁冰花”,而且,如果把人跟花比的话,我觉得你像这些花儿。她笑了笑,问为什么,我当时也没想好怎么回答,只说“反正就这样觉得”。末了,小芹菜说:你回去画这些花花草草送我几幅吧,你这么一说,我也喜欢这些篱笆花了。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好,就画这些花儿。



    第三次去那所学校,自然是送画去给小芹菜了,当时已近晚秋,稻谷都收割完了,田野一片开阔,什么叫秋高气爽,你只有到农村去才更能体会到。上次我返回后,就开始研究怎么画篱笆花,还好,很快就画了几幅,看着挺像的(我的鉴赏水平就这样了,呵呵),这次来之前还专门问小芹菜“要不要我的练笔去糊墙”,她说要,越多越好,于是我把那些被朋友们拣剩的画全部拿来给她。那天她没有搞特别的欢迎仪式,但孩子们仍然热情洋溢地围上来,欢呼雀跃地抢看“城里来的美术老师”的亲笔画,有几个大点的孩子看到几幅有篱笆花的画就说道:老师,我们学校!原来他们已经对学校外边那些花儿极为熟悉,以至一看到篱笆花就想到了自己学校。孩子们很羡慕小芹菜老师一下子得了这么多美丽的画(我很厚颜无耻的,呵呵),眼神流露出渴望,最后,小芹菜让他们跟她一起给这些画命名,我从未在意的画,小芹菜居然给了它们一个个好听的名,有“鲁冰花”、“大草原”、“两棵树”,还有“奔马”、“瘦竹”等等,有了名字,看着好像这些画都有了生命,原来给画起名也能增色,多好的一个老师啊。



    后来,小芹菜告诉我,她去参加教师技能比赛,得了一等奖,还说“多亏了你的那几幅画,我在上课时用上,这一下就把别人都比下去了”。我想也许她说的是恭维话呢,就说“应该是你的实力起决定作用”。应该说双方都说客套话,但都很高兴,话也实在。这篱笆花助了小芹菜一臂之力,也给我带来了好运,当时我的女友见我画的篱笆花很特别,就捡了两幅我教她画的画分别署上我和她的大名寄去参加《教师报》的书法绘画比赛,还弄了个全国一等奖。



    2003年的时候,我那折腾了一年的工作调动问题终于通了。那年七月,小芹菜问我什么时候走,她要送我一些东西,我们约好了地点,我到车站门口等她,见她拿了一大袋东西,提着挺重的,原来是刚刚收上来的花生,她说是她家种的,“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只能送花生了,很村姑吧?”听着连旁边那些不认识的人都笑了。



    我调离田东后不久,小芹菜也有了好消息,她由于在教师技能比赛中出奇制胜,县城的某小学看中了她,将她调到了县城。到了2004年的时候,小芹菜先后在县里、市里夺得小学教师优质课比赛第一名,到了秋季学期,正赶上鲁冰花开的时节,小芹菜代表百色市参加自治区的中小学教师优质课比赛,又获得全区一等奖。每一次获得新的荣誉,她总是很开心地将好消息告诉我,让我这样的“路边朋友”分享她的快乐。



    每一次看到鲁冰花就会想起她,每一次见到她都会聊起鲁冰花,但是我总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要将她与这些触目皆是的篱笆花儿联系起来,也许真的纯粹是因为那次去她们学校正好看到了鲁冰花,此外再无别的原因。又或者,鲁冰花的花期长,而且每天都有新的花骨朵儿绽开,象征着人的青春活力,象征着年轻人爱做梦。遥想当年,我们从四面八方不同的岗位来到那个培训班,都有各自的梦想,但这只是人生大梦想中的一个小梦想,小梦碎了,可以再来,或再做另一个小梦,并为圆“大梦”而不懈地努力,终究有美梦成真的时候!由于当年田东县不放人,我和那个田东小燕子用了一年时间才能调走(她是去北海)。就在调到百色的那一年,我又再次到区党校参加区语委办的测试员资格考试,前次培训时的同学——平果坡造的甜妹、阿秋、小燕子也来,她们都考上成了省测员;而小芹菜虽然没有再考,但她顺利地从农村小学调到了县城小学;当时培训班里以帅闻名的一个小伙子——隆林的阿山也在那一年以同等学历参加高考并考上了广西民院;四塘那个长得酷像赵薇的阿莲,在04年的百色商品交易会上,我看到她在右江区展厅当讲解员,想必已经到政府部门工作了吧。



    现在,鲁冰花又盛开了,那一期的兄弟姐妹们,你们都圆梦了吗?已经圆梦的是不是又有新的梦想呢?







Tags: 鲁冰花   篱笆花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0) |  浏览(411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