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6-05 16:16

高考杂忆

高考杂忆

转眼,又是一年高考时。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高考记忆,我对高考的记忆很杂,有我自己当年的亲临考场之杂碎,也有当老师后参加高考监考工作时的所见所闻。现在,我想到什么写什么,随便记记,赚些豆豆。

(一)我心中的奥林匹克

当年念高三的时候,最后一个学期开学前,我偶然买到一本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指导书,我那时数学常在班里考第一,所以很喜欢这本书。本来,爱看奥赛指导没有错,但是,我那时很天真,自己看完这些古灵精怪的题目和课本上没有的一些定理后,就美滋滋地想着高考的时候,如果试题中有这么一个难题,比如“抽屉原理”什么的,那我就大赚了。后来这样的想法变成了愿望,而且这个愿望越来越强烈,到考前几天,我自己认定今年的数学题肯定会出一道只有我懂而别人都不懂答的奥林匹克题。结果,那年数学考得很容易,真***。当老师后,发现其实考前每个科都有考试大纲的,考试范围不会超出大纲。可是,当年可没有哪位老师告诉我这一点,不过,我现在倒是在自己所带的每一届毕业班上强调:考试不会超出大纲。

(二)高考时考生是大爷!

每一个人都把高考看得很神圣,的确,在现在的中国,只有高考是唯一“公正廉明”的,考完了,分数摆在那,高校录不录取,全由分数决定。而别的考试就未必了,后面的“面试”太***不好说了。不过,高考前学生被灌输的那些规矩,什么答题要规范啦,什么考试时一动也不能动啦,全是吓唬人的。我那年高考时,记得考英语的时候,当时书写垫子是自带的,我们班有位女生,她所带的垫子据说沾了汗,竟然把英语答题卡给粘贴上了,她也不知道,就把那张答题卡一起带回了家。那天的监考老师忙得要命,当时又没有电话,老师们坐上警车硬是在天黑前赶到她家把那张答题卡找到了,悬啊,那几个老师脸白得不能再白了,简直要吓死。我想,如果那张答题卡在路上弄丢了,这事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时候考生真的是大爷啊。

(三)“考场现形记”

记得我当老师后的最初几年,高考考室布置要求不是很严格,大约是1997年至1999年,有一年的高考语文试题有个填空,好像是要填“不积跬步”后面的一句话,我当时看到了这个题目,知道应该是“无以至千里”,但很多考生都不能填,后来我发现教室的墙上挂着的名言警句中就有这一句。怎么办呢?是不是要把它撤下来?我毕竟是新手,就先问问跟我一起监考的一位大哥,他说,我们不吭声就得了,没有人发现的,就算发现了也是他的福分。果然,那天的语文考试都没有学生发现墙上挂的好东东。直到第二天下午开考前,有位无聊学生用眼“扫荡”教室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大秘密,他说了出来,很多学生当场扼腕长叹。不过,以后考场布置时就要求把教室里所有有文字的东西全部撤下,只留一只钟和一面小国旗。

(四)瞎指挥的领导

老实说,高考监考碰上自以为是又瞎指挥的领导真他妈不爽。当年我还在某县的时候,连续几年都碰上某两位一搓样的领导,真是的,老师不爽,考生更不爽。

那几年,每年高考前的监考员培训会上,那两位领导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第一年觉得他们还挺重视高考的,后来每一年的讲话基本上都一样,永远都是“关系到千家万户”,也永远都要“所有工作都要为高考让路”,还要所有老师“千方百计、百计千方”地为考生着想。所有的内容年年一搓样。那几年的高考工作出的事故也最多。

某年,某局为了防止考生自带草稿纸,天才领导想到了用非白色的稿纸,结果稿纸有绿、蓝、红等不同的着色,那年考数学时刚好用上粉红色的稿纸,结果那些用蓝色笔作答的考生,当场在考场上呕吐了,其中原因,谁想试的话自己用蓝色笔在红纸上写字,然后盯着看,看看你一个钟头之内会不会吐。那年的高考,整个县的成绩都很差,以往每年上本科线的人数都是不断增长的,那年一下降了1/3,不知道那些考生恨不恨这些领导。

又某年,当时英语考试考听力时仍用调频收音“耳”机,为了保证声音质量不受干扰,某领导又下令听力考试时将所有交流电全部关掉,发射台也不能用交流电,他们想到了用干电池,结果那点干电池在听力考试进行到一半时没电了!后来征得自治区考试院同意,考试延长五分钟,但听力考试只能在最后的十分钟重新进行,且播放的录音从停的那一句话开始,很多考生后来反映说,前半段全忘完了。结果那年全县的上线人数又比上一年低。

再有一年,就是发大水那一年,2001年。本来我们高中老师已经安排了监考培训了,但考场尚未布置好,谁知不晓得哪个冒号又来了通知,说高中老师一律不能参加高考监考。第二天我们看到有很多乡下来的初中老师又重新开培训会,然后布置考场。我那时好不容易在高考期间得自由一次,就离开那个鸟地方了。后来突发大水,他们又突然通知我去靖西异地监考,可大水令我哪也去不了,最后换了别人。后来,我在7日那天,即高考的第一天到那里“看洪水”,才听说监考老师在装订试卷的工作中出了大乱子,因为这些老师几乎没有人参加过高考的监考工作,谁都不知道怎么做。我们的“冒号”真的太英明了。

还有一年,某领导为了显示她在考务工作中“发挥了作用”,居然反常规地要求把用不到的课桌椅搬到教室的左侧,而平时一般都放在后面的。很多老师本来已经按往年的要求布置好了考场,后来在她“视察”的时候,又被叫回来按她的要求重新布置,不知道那一年的考生会不会觉得窗口不透风?就在那一年,很多老师想到了“行政污染”这个新词。

(五)“谢谢老师”

我当教师后,除了2001年没有监考,其余年份都被安排到了,即使是上边有“毕业班的老师不能参加当年的监考”的规定,我仍然没躲过任何一次。这么多年的监考,对某些特别考生的印象应该很深吧?其实我们每次监考都是抽签决定考场号的,很少有重复监考一间考室,所以记得的特色学生不会很多,倒是有位女生令我永远忘不了她。那是2002年的时候,她是个很懂得感恩的美人儿,每次我们发试卷或发书写垫板到她面前时,她总会轻声说“谢谢老师”,这是在我的“监考史”上未曾见过的,真可谓“史无前例”,而且看来还“后无来者”呢,想想现在的学生有礼貌的没几个了。后来我就记住了这女生的姓名,一个多月后的高考录取榜上再见到她的姓名时,我注意到她考上了桂林医学院。

(六)考试期间求自由

虽说监考是每个老师的职责,但每年的高考,很多老师是不想监考的,好不容易得自由嘛。一般来讲,毕业班的老师不用监考,但也有事做,因为要带领学生赶赴考场啊什么的,总之会有事给你做。有没有可能在高考期间自在逍遥呢?有的,最佳时机是你有直系亲属参加高考的时候,不过这种情况毕竟不多,现在实行计划生育,很多老师只要一个小孩,所以一辈子也就有那么一次高考自由,而且据说那时的“自由”比平时被抓去监考还紧张。不过,我倒是看到了几个家伙自由了三年,只是名称不太好。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规定,说是如果某监考员在一次监考中出错,那么他/她将被剥夺后三年的“监考权利”,真是麻麻爽啊,不过我从来不敢以出错求得自由,倒是见过一个家伙在他新毕业的头一年监考时出了错,发答题卡时发错了AB卷,后来就见他自由了三年,也没见他被处分,看来这样子也真爽啊。不过,在监考成人高考的时候,我曾花钱买了两天自由,怎样做呢?那就是自己也报名参加考试,比如你是语文老师,那你报个名考什么政治教育“专升本”就行了,2002年我真的去报了名,然后就拿着准考证去领导面前幌了幌,真的赢得几天自由,报名费总共130多元,还行。不过,可笑的是,我后来以0分的成绩,居然也收到了某高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哈,这年头,什么鸟事都有。




Tags: 高考杂忆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1) |  浏览(32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游客] 乐了(未登录用户) 2009-09-18 21:1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