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4-06 22:48

"姚书记"

姚书记

他是边城的一个小丐,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姚,据传他父亲曾说过这么一些话,大意是我这儿子呀,要是当年有钱供他读书,现在应该当上县委书记了,正因了这掌故,边城好事者称他为“姚书记”,尔后这一尊称便在边城一带传开,边城群众便都这么称呼他了。

姚书记可能在20岁以前曾是个苦命人,但弱冠之年后则成了个快乐的人儿,因为他疯了,每天的生活基本如此:起床——穿衣戴帽——去县城——乞讨——回家。

早上,姚书记穿上不少的遮羞布,以只露出手脚脸为准,然后郑重地戴上大盖帽,步行20公里左右到县城,大约九点钟的时候他可以走到县城。至于他吃什么,那倒是不用愁了,边城有的是粉店,他只稍在某个粉店门口站一站,就会有好心的店家自动送出一些别人吃剩的粉,有时干脆就是满装新烫的一碗粉。姚书记吃饱“喝”足后,会到县府公告栏一带溜达,或是到县委大院外直着眼往里瞧个不停,弄得人家守门的老头都不好意思起来,这时守门老头解围的办法就是:找个正巧在旁边的小学生,叫他去命令姚书记“立正”“稍息”一番,姚书记照着做以后,守门老头就叫小孩再发号令“目标——体育场,预备——跑”,如此一来姚书记便照着“一二一”的步频跑向县体育中心,等到他再返回,守门老头至少已经享受了一个钟头的清静了。下午五点,姚书记再次向街边小吃店乞点油团后,便开始踱回他那比县城更靠近边境的家。如果是冬天白昼短,他下午回家的时间可能提前至四点。姚书记回家时走别人未曾走的路,即他只在公路边的水沟里走,碰上雨天沟中有水,他就到公路沟外的草地上走。县城里一些小学生曾为此纳闷,问其故,答曰:路上被车撞死的多为乞丐,本人须得小心些。小学生们长大后回想他这句话,感觉他这话还真在理,大城市里真有那么一些除了德什么都不缺的有钱人比较喜欢开车试着撞乞丐。

1985年时候的边城,电影院门前有几棵榕树,一个小花圃围着几座钟乳石倒立成的假山小池,这里,是乞丐们晚上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他们在这里集中后,一起等着旁边的百货大楼歇业下班,然后纷纷挪到百货大楼门口遮风挡雨的地方睡觉。那年代的乞丐还未完全“丐化”,他们是一群自甘接受“资本家”剥削的劳动者,白天他们会到一些小店门口溜达看有没有活做,做完了,老板赏一碗饭吃,赶上好年节还能赏些久未谋面的可爱钱儿,其地位应该相当于现在的“苏维埃”。那时我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学生,常跟几个同学跑去那跟丐帮聊天,言谈中得知其实他们挺羡慕姚书记的,你想吧,一个有家且有文化的人,都不用像他们这般干活也能领到别人的赏赐,多惬意啊。有个丐老大说:“我要是姚书记,就不来县城混了。至少傍晚的时候他还有家可以回,我们只能在百货大楼下屈身。”

1985年底的一个晚上,我们一群小学生听说姚书记被公安局抓了,据说他强奸了一个二中的女生。这事很快在边境小县城迅速地传开,我们赶紧在晚上早早来到电影院门口等其他乞丐。晚上九点的时候,那个健谈的丐老大先到了,我们当中牵头的就问他:“听说姚书记是个强奸犯?”老丐瞪大了眼睛说:“马耳黑你,谁说姚书记的坏话,我跟他没完!姚书记每天天黑前都走回老家了,那个案子是晚上发生的,不可能是他。真正的强奸犯是那个经常不说话的阿二。”后来还有些大人过来跟他们聊天,大伙儿才确认有个不说话的年轻点的乞丐不见了。被抓去了的原来是他!

这事以后,大人们叫我们不要再跟乞丐们说话,街上很多店家也不愿请他们干活儿了,我们分明看到那个老点的乞丐每天晚上都比上次见到的好像更瘦了些,据说此后他们就真正地“丐化”了。而姚书记仍然享受免费的剩饭,只是很多店家都不愿要他帮做事,他也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那顶标识他是“书记”的公安大盖帽则依旧且似乎永远戴在他的头上。

2001年的三月,那顶标识“书记”身份的大盖帽出现在右江河谷的一个县城里,大盖帽的主人,穿着旧警服,扎着草绳做的精神带,下身着旧式的蓝警裤,脚底趿着一双女式高跟鞋,手里提着赵本山那个一样的皮包,腋窝夹着好几个空饮料瓶,胸前交叉的两根草绳后面分别系着两个袋子,里边也装满了空瓶子。那天我一看到他,便感觉他就是姚书记!儿时的玩世不恭劲又回来了,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打招呼,也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只想证实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姚书记,便像儿时那样与他隔着几步远便吆喝起来:“立正——”,眼前这位山寨警察还真立了正,应该是他了!我想。

我们平时走“苏维埃”睡觉的地方时偶尔跟其中几个说说话,有天晚上我问了其中一位苏大佬,他说前几天夜里睡觉时忽然被嘈杂声惊醒,起来发现不知从哪来的一辆货车,几个穿制服的人硬是从车上卸下一群乞丐,其中就有个戴大盖帽的神丐,第二天就见他捡到了好多空瓶子,别人的饭碗怕是被他抢了。末了他还说,把流浪人员拉到外县流放,这样的事儿见多了,上次那个什么鸟会我们还差点被拉去外地呢。我想了想,嗬,那个什么兴边富民现场会这几天不正在开着吗?!如果,姚书记真的是姚书记,那被流放的人会是谁呢?或者有点良心地说:会不会还有人被流放呢?!

本文论坛地址:http://hongdou.gxnews.com.cn/forumview.asp?topic_id=4087589



类别: 城南旧事 |  评论(5) |  浏览(347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游客] 某某某(未登录用户) 2009-07-22 00:0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小语(未登录用户) 2009-05-22 19:4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宁馨点点(未登录用户) 2009-04-08 10:1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游客(未登录用户) 2009-04-07 12:5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游客(未登录用户) 2009-04-07 12:5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