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163
用户名:  马特首
昵称:  马特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4-03 18:03

读陶行知论文集随记

读陶行知论文集随记


近日看了陶行知教育论文集,心中有颇多感慨。


感慨一:“生活即教育,教学做合一”,我们有多少学校能做到“教学做合一”呢?


陶先生说:“教学做是一件事,不是三件事。我们要在做上教,在做上学。不在做上用功夫,教固不成为教,学也不成为学。 ”我们现在很习惯地把“做”看成实验课了,其实陶先生说的“做”应该是广义的,不只是上实验课那么简单。广义的“做”要求我们的教育必须让学生参与社会活动,在生活中学习,在学习中生活。回想我们当年读高中的时候,进出校门是自由的,每学年都有春秋游,每年的植树节前后还要走到城郊亲手种树,可现在的学生有这样的吗?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教育变得如此乏味?我想,归根到底是社会、学校对升学率的盲目追求造成的。素质教育喊了近二十年了,至今很多省份仍未完全比较贯彻落实,是什么原因呢?中考、高考是指挥棒,如果不能在高考、中考改革中注入素质教育因素,素质教育仍然只能空喊。正好前些日子看到媒体报道,说是山东省处罚了一批违反素质教育的学校。但是,光处罚学校是不够的,没能从高考指挥棒上着手进行改革,处罚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感慨二: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可是我们在教学中敢于放手让兴趣引导学生自主学习吗?


在我们的教育工作中,我们所谓的“兴趣”仅限于学校里开课的那几个科目,特别是那些高考科目,哪个学生如果对高考科目之外的专业产生了兴趣,那是必须先为高考让路的,否则你可能考不上大学,而社会上对学历的苛刻要求最终会削平这些有着浓厚“另类兴趣”的人才,让他们淹没在一片标准化教育下调教出来的庸才大海之中,而仅仅成其为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


我想起前年看到《读者》上的一篇文章,大概是说两份名单引发的思考吧,其中一份名单中有李鸿章、袁世凯、洪秀全等近代史上耳熟能详的人物,另一份名单上的人则鲜有听闻,我只认得其中的“王寿彭”和“张謇”两人,张謇在高中历史课本上也曾提到,他是晚清状元,后来成为著名的实业家,读过高中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他并不奇怪。至于王寿彭,我是从一些奇闻轶事的书中了解到的,他是因为名字取得好,又赶上慈嬉六十大寿时的恩科考试,主考官为了让慈嬉看到科榜第一行即为“王寿彭”,好似天意暗示她如彭祖一般长寿,因而最后主考官让他得了状元。既然两人都是状元,我想这一份名单中的人也应该都是状元吧,果然不出所料,再看下去,文中说前一组名单是科场失意者,后一份则是科场得意者。显然,科场失意者的历史知名度要比那些科场得意者要高出很多,你看袁世凯、洪秀全之流,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呢?从这我们可得出这样的信息:科场失意者,未必就成不了大器,而科场得意者,也未必就能成就伟业。现在,我们来看看我们的高考,各省历年的高考状元,大学毕业后都成了什么?这可能还没有人作统计,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各行各业中成大器者,没有一名高考状元!我们当然不能就此武断地宣称这是中国高考制度的失败,但可以肯定,中国的受教育者,在其学习成长的各个环节上,肯定都碰上不利于其个人潜能发展的时段。也可以这么说:受教育者的兴趣在其成长的过程中没有被正确引导,甚至被打压,以至他后来不得不放弃他最喜欢的专业领域,在别的领域上穷其一生而碌碌无为。


由此而言,我们的基础教育是不是面太窄,而专业知识又太宽泛?如果一定要读得好书才能成就伟业,那么连小学都不愿读完的成龙又能有怎样的成就呢?


也许,对整个国家的基础教育进行大的伤筋动骨的改革尚不现实,但如果由一些社会精英先按照人成长的规律,创设一种另类的育才机制让兴趣去引导人的成长,最大限度地令受教育者在其最感兴趣的领域里发挥他的潜能,我想,这样总可以实施吧?说实话,我们不得不佩服童话大王郑渊洁,他对郑亚旗的培养,真的是那么的另类。


很多小朋友很爱玩电游,但是这种“奇技淫巧”将来在他就学的成长之路上会不会受到支持和鼓励呢?陶先生说:“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你别忙着把他们赶跑。你可不要等到坐火轮、点电灯、学微积分,才认识他们是你当年的小学生。”玩电游当然不可能被鼓励,但如果能正确引导,的比如让这样的兴趣将孩子引向学习软件编辑,那这些玩家中没准就出一个牛顿。这确实是教育工作者和为人父母者最应该深思的问题。


感慨三:怎样才能让学习成为学生的自觉行动?


陶行知先生说:“生活、工作、学习倘使都能自动,则教育之收效定能事半功倍。所以我们特别注意自动力之培养,使它关注于全部的生活工作学习之中。自动是自觉的行动,而不是自发的行动。自觉的行动,需要适当的培养而后可以实现。”笔者有很多朋友是实践老师,他们最头痛的就是很多初中生非常厌学,还有人专门做过调查,发现厌学初中生占学生总数的1/3左右。他们说,这样的学生,让他们坐在教室里听课,教室在他们的眼中简直如同牢房。这些学生的厌学“境界”太高了。但是,我们最应该想的是:为什么他们那么厌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问题:小学低年级的学生鲜有厌学者。这说明,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此间一定有一部分学生曾感到学习极为不爽。至于为何不爽,我想一是他们无法在这个领域获得愉悦体验,这些人兴许他另有专长;二是他们在这过程从未体验到学习是个人成长的一种需要。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首先,我们要承认教育的创新本质,传统的科目设置束缚了一部分另有专长的学生个体,应该建立一种鼓励学生发展个人“正面潜能”的机制,扩大教育的外延,而不应只拘泥于学制里所规定的教学科目。其次,创设一种健全的社会教育体制,让那些在学龄期厌学的人,在他们工作和生活中感到有学习必要的时候适时让他们“回炉”再接受教育。


笔者感慨很多,上面暂述及几点。总而言之,要解决这些问题,最终都应归结为考试制度特别是高考制度和形式的改革。

Tags: 陶行知   论文集   随记  


类别: 偶务正业 |  评论(2) |  浏览(444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游客] 马特首(未登录用户) 2009-04-03 18:0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马特首(未登录用户) 2009-04-03 18:0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